济南钟楼:“大鸣小扣更风流”

  2019年7月下旬,济南钟楼台基修缮保护工程宣告完成,这一始建于明代的钟楼台基雄姿初现。

  在我国,凡是有点儿历史的城市,往往都有钟楼或鼓楼。当年,钟楼的作用是报时和报警。正因为它们的重要性,所以钟楼往往建在城市的中心地带,是一座城市的地标性建筑。

  去过大明湖的朋友都知道,在大明湖路与县西巷的丁字路口处,有一个高大的砖砌台基,这里就是明清时期钟楼的所在地,也是目前济南市区最古老的建筑之一。据史料记载,这个台基遗址以及以北的明湖居,就是钟楼寺的旧址。不过济南的钟楼与其他城市的不一样,它们最初是建在寺庙之中。

  济南钟楼的故事开始的时间是金代。那时候,在如今县西巷的附近,有个非常有名的寺庙,叫开元寺。在2003年夏,济南市考古研究所在县西巷考古发掘中,发现一处重要佛教文化遗存,其中包括一座北宋砖筑地宫、两座佛教造像窖藏坑,以及众多散落在地层中的石刻造像等文物。地宫底部嵌有一方石碑,记载地宫的建造情况,而碑名为《开元寺修杂宝经藏地宫记》。这次考古发掘,证明了宋代济南城存在过开元寺,位置在今县西巷一带。

  在这开元寺中,有一口古钟,高2.4米,直径1.8米,重达8吨,为寺中的镇寺之宝。这口钟的传说有很多。据说,某朝一百姓因受了冤屈去找皇帝申冤,昏庸的皇帝根本不理会这事,此人申冤无门,一气之下便跑到铸钟的冶铁作坊,并纵身跳进炽热、翻滚的铁水里。当时,皇帝限定造钟的工期快到,已不可能重炼铁水,工匠们只好用这炉铁水铸造了钟。因这钟内熔有冤屈的灵魂,故每撞钟时,钟声里便有隐隐的哀嚎声。这口传有哀声的钟,就是悬挂于开元寺的明昌钟。

  而据史书记载,北宋末年,济南开元寺一刘姓和尚,曾率僧兵到东京汴梁(今河南开封)勤王,抗击金兵,著于史册。为了表示对和尚的敬重和纪念,济南的百姓于金明昌年间(公元1190年~1195年)集资铸造了这口重一万六千斤的大铁钟,并在开元寺内建有一座高大的钟楼,用以悬挂此钟。钟上覆盖着莲花花纹和八卦图饰,因为它太过庞大,故而有“齐鲁第一钟”的美誉。

  那这个钟当时是用来干啥的?当然是报时用的。中国有句话,叫做晨钟暮鼓,早晨敲钟,晚上击鼓。老百姓听到钟声,就要起床劳作。

  到了明初,当时的按察使司还在青州,按规定,它所有的机构必须搬到济南办公。这是济南历史上第一次成为省级政治中心。可小小的济南城,哪有这么多地方给这些部门机构办公呢?官员们想新建,可国库空空,只能凑合了。按察使司看好了原来济南府署的地方,这里靠着大明湖,风景不错。那济南府署呢,没办法,上级来了,只能搬走,看上了开元寺的地方。那开元寺呢?官方给说法,佛慧山有地方,去那儿吧!

  寺庙走了,寺产也是能带走多少带走多少,但和尚们对庙中那个大钟发了愁,搬一个大钟上山,在一个没有起重机、没有重卡的年代,无异于天方夜谭。那怎么办,干脆留下来给济南府处理吧!

  明洪武三年(公元1370年),济南知府陈修来到了新修好的府衙,看到和尚们留下来的大钟哭笑不得:想扔,可是这口大钟有报时的功能;想留,一口大钟立在院子里,实在有碍观瞻。看到知府愁眉不展,在旁边的济南士绅们出了个主意:要不咱们新建一座钟楼,把这口钟移走吧!

  陈修一听,这是个好主意啊!于是,他召集章丘、邹平两县的二百余名民夫,“木瓦石墁,悉宿皆备。旬月,钟楼建成,去府治仅一里,与鼓楼峙立。楼用康和尚院旧地,筑台三层,上立栋宇四级,葺旧殿若干楹,移梵王相,改名镇安院”。

  到明成化十一年(公元1475年),钟楼又被改建了。淄川籍进士毕瑜写下《济南改建钟楼记》,为后人保留了更多信息。他先写道:“历下之有钟楼,旧矣,突兀古寺中,莫详厥始。”到了1475年,皇帝命人对德王府重新整修,对钟楼也一并改建。

  济南府一帮官员周视环度,得隙地于历下亭之东,东城门(齐川门)之西,有块地方方正敞亮,处城之中,便垒石为台,架木为楼,徙故钟悬之。到了第二年四月,新钟楼才落成。“鲸音旦吼,阛阓毕闻,人人若耳提,莫不思蚤作,以勤其政、务其业。阍扣之响应林谷,又若号令,家至肃然,宵禁莫敢犯,其有助于政治也。抑岂少乎?若夫登台一览,佛山叠翠,景湖漾碧,巑耸若岱华,萦迤若清河,鹊桥如虹,趵泉如雷。引青齐跨黄冈(岗),孝有闵子墓,忠有张公祠,历历在目,独得形胜,不既多乎?引而伸之,上接舟霄于咫尺,近仰神京于千里,图怨于未见,悟道于已形,皆于是焉得之,岂徒严旦夕之禁而已哉!”毕瑜如是写道。

  俗话说,风水轮流转,到了明嘉靖二十一年(公元1542年),钟楼所在地被山东省提督学道邹善改为湖南书院,书院北临明湖,绿树荫浓,碧波涟涟,荷香四溢,是一处环境幽雅的学习场所。

  清顺治年间,著名学者施闰章在山东主学政。学院里新建了四照楼、濯缨桥、小石帆亭、石芝、积古斋等建筑,错落有致,构成“四照晴岚”“海棠春雨”“瑶除石芝”“虚舫谈经”“平桥待月”“红栏活水”“瑞蓍书屋”“钟楼霁雪”等学院八景。

  原本清修地,后世文学所,这种物是人非、沧海桑田的感觉让清朝的诗人范坰感慨不已,他在一首诗中写道:“康和尚院建钟楼,清夜闻声警梵修。佛地改为文学地,大鸣小扣更风流。”

  清光绪三十一年(公元1905年),科举停止,学院遂废,这里改为山东客籍高等学堂。客籍系指本地以外的学员而言,山东各高等学堂的客籍学生悉数拨入该学堂就学。

  钟楼在抗日战争时期已坍塌毁坏,但地基仍在。那金朝时铸造的古钟,于1992年自钟楼寺的废墟底座上,迁移到大明湖南丰祠东北角的晏公台,为此钟修建的亭上有“明昌钟亭”四个大字的匾额,是由济南当代书法家魏启厚先生于1993年书写的。

  2007年,大明湖景区扩建,钟楼台基遗址并入景区。钟楼台基遗址是济南市目前少有的明代建筑,作为老城区的重要组成部分,遗址有其独特的历史价值与文物价值,也成为大明湖新景点“明湖晨钟”的组成部分。

文章来源:大众日报 责任编辑:王林

相关阅读:

热点新闻

精彩专题

更多»

主管单位: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和旅游部主办单位:中国文化传媒集团

关于我们 | 网上读报 | 网站地图 | 广告刊例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本网声明 | 版权声明

京ICP证11060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0004 京网文[2010]0444-036 ISP许可证B2-2011008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2631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293-5 禁止利用互联网等从事违法行为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3213130 63213114

© 2017 中国文化传媒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