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应抵御物质化与功利化

胡弦诗歌研讨会在京举行,请听这位江苏诗人直言——

诗歌,应抵御物质化与功利化

由省作家协会、北京大学中国诗歌研究院、南京大学新文学研究中心诗歌研究所共同主办的胡弦诗歌研讨会近日在京举行。作为一个在全国具有重要影响的诗人,胡弦在研讨会上表示,在喧哗的全媒体时代,诗歌应回归初心,回归审美,抵御物质化与功利化,真正起到慰藉心灵、涵养文化的作用。

文学评论家汪政认为,“大到星辰,小到一个蟋蟀,一个蝴蝶,甚至一粒尘埃,都被胡弦所感怀和书写。”胡弦出生于徐州铜山农村,在他的回忆中,童年记忆、乡村生活对自己的性格、心理以及人文素养都产生了重要影响。“我出生的村庄,包括黄河故道和我上过学教过书的几个镇子——它们仍保持了几千年农耕文化的风貌,这样的乡愁是我性格、心理乃至人文素养的源头之一。” 胡弦认为,乡村生活、自然风物具有极大的丰富性,它是无限的,不管怎样诠释,仍含有太多的未知,回忆会帮助我们重新思考。胡弦在一首诗中写道,“来自同一个过去,却已无法/在未来中相遇:我们寻找的深刻性/被表面化。”胡弦说,其实,这样的“乡愁”不但对诗人具有重要意义,对当下的每一个人来说,都显得弥足珍贵,她时时提醒我们回望来时的路,从而探索当下乃至未来的意义。

中小学教师、报社记者编辑、文化馆馆员……胡弦曾经换过很多工作,这些经历对他来说,已经成为一笔“财富”。诗人吉狄马加认为,胡弦善于捕捉日常生活中一些个体生命体验,读者很快能触摸到心灵中那种很柔软的东西。南京大学文学院教授王彬彬认为,胡弦的诗继承了中国新诗的一个传统,即“始于小终于小”,写的也都是比较日常的经验。胡弦认为,某种意义上,我们每个人都生活在无奈与琐屑中,不过,诗歌常常给我们以深深的慰藉,“上世纪90年代以来,文学日趋边缘化,诗歌更是边缘中的边缘,但我还是选择了诗歌,读到好诗会觉得是莫大的享受,想出一个好句子则会让我激动得颤栗,尤其是对于未知的虚构世界的触摸和自己心灵的重新辨认,带着一种前往彼岸世界的强烈、持续的刺激和愉悦。”

研讨会上,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陈晓明认为,胡弦的诗有一种诗心,是一种原初性、朴素性的诗,鲜明而纯粹。胡弦一开始的写作以乡村生活为主,后来则进行了各种尝试,民谣、口语,典雅的古语,都糅和在诗里。“把握一种语言,给它打上自己的烙印,这是一种难以言传的感觉和状态。”专访中,胡弦在历数这些年来走马灯一样的“诗歌流派”后说,如今,诗坛上不少诗人比较浮躁,往往几首诗甚至一首诗出来后,就想着为自己“跑马圈地”,然后就变着花样炒作,“这样的行为,其实与诗歌背道而驰。真正的诗人,应该非常纯粹,不为流俗所裹挟,并在思想、境界上创造一个高地,从而提供一个‘精神圣地’。”

中国有非常优秀的古典诗歌传统,新诗也迎来百年纪念,加上西方现代诗的输入,诗人应该以什么态度面对或远或近的文化传统?胡弦深有感触地说,中国古典诗歌源远流长,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瑰宝,其中蕴含着中国文化的密码和基因,仍在当下体现出她独特的气质和魅力。而且,中国古诗中,有许多具有“现代化”的元素,如人与自我、自然、社会的“密切”关系。西方诗歌传统与中国文化传统并不冲突,如西方一些诗歌流派创立时,也会从中国古诗中寻找可借鉴的依据。因此,诗人应该吸收各种营养,不可偏废。胡弦进一步说,其实,不但是诗歌界,整个文化界乃至日常生活,在当下的“文化热”中,都应该做到兼容并蓄。

近年来,胡弦诗歌创作备受瞩目,频频获得各种奖项。对此,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谢冕说,胡弦的诗歌写出了希望、苦难、悲伤和欢乐。诗人叶延滨认为,胡弦在诗歌中表达了一个诗人的悲悯。对此,胡弦回应说,一个诗人应该在“遵循内心”与“现实关怀”之间达到平衡。“遵循内心”也可以理解为初心。人的心会随着生活走出很远,但一个诗人,会努力保有自己的赤子之心,所以,写诗总是伴随着修炼和净化,如同一门心学,“优秀的诗人,一定会心怀天下,观照现实,这样,诗歌创作也才能真正拥有活力和魅力。”

全媒体时代,“诗歌热”正日渐成为一种现实,如何评价如今愈演愈烈的网络、微信上的各种诗歌创作?对此,胡弦保持着宽容的态度,“这种‘业余创作’具有草根性、大众化特点,应该说,这其中有不少创作体现了当下大众寻找心灵慰藉乃至自我实现的努力。” 但同时,胡弦对当下社会的物质化与功利化表现出“诗人的忧虑”,“很多人每天都在精心算计着银行卡上的数字,生活的点点滴滴都充斥着排场与攀比,这样的人生是迷失的,甚至是悲哀的。”胡弦说,他平时经常阅读微信朋友圈中的各类诗歌,“我们乐见更多的人读诗,写诗,带着思索和自己的灵魂生活,带着自己的体温与社会的冷暖去‘再造一个空间’,从而抵御物质化与功利化。”

(记者 贾梦雨 实习生 林惠虹)

热点新闻

精彩专题

更多»

主管单位: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主办单位:中国文化传媒集团

关于我们 | 网上读报 | 网站地图 | 广告刊例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本网声明 | 版权声明

京ICP证11060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0004 京网文[2010]0444-036 ISP许可证B2-2011008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2631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293-5 禁止利用互联网等从事违法行为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3213130 63213114

© 2017 中国文化传媒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