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跨年”新姿势,你get了吗?

没有小鲜肉、不请流量明星,收视率却不断攀升,这样的“知识跨年”新姿势,你get到了吗?2018跨年夜,这个赛道有了更多的参与者。与其说这是“知识焦虑症”的集体表现,不如说是人人渴望改变升级、主动跳出舒适区的“求知纪大爆发”。

收视爆棚,选择知识跨年会成常态吗?

得到APP创始人罗振宇《时间的朋友》这一跨年演讲如约于2017年12月31日晚与大家见面,地点从深圳换到了上海,门票在预售后不久就全部售罄。当晚,记者在现场看到,万人以上的场馆几乎座无虚席,随机采访有不少观众来自深圳、重庆、成都,还有从国外飞回来观看的。

2018年元旦,多家媒体打出了“知识跨年”的招牌,浙江卫视推出“2018思想跨年盛典”。主持人马东与高晓松、吴晓波、张召忠等名嘴一道畅所欲言,科技智库甲子光年创始人张一甲等一众科技人物的亮相,更是有种“打破次元壁”的即视感。

知识“跨年”的基础,是从2016年知识付费的兴起。得到、知乎、果壳分答、喜马拉雅、微博问答等知识付费平台或平地而起,或更加火爆,这一年也被称为知识付费元年。2017年,知识付费趋势加速发展:豆瓣网推出首款付费产品“豆瓣时间”;喜马拉雅推出的“知识狂欢节”销售总额突破1.96亿,增长率高达300%;流量大户今日头条,也在年底放出消息,拟加入知识付费混战大军……

依据中国互联网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第38次全国互联网发展统计报告》,“企鹅智酷”对1736名网友进行了在线调查,结果显示55.3%的网民有过为知识付费的行为,满意度达38%;为知识付费的首要驱动力是“获得针对性的专业知识/见解”(74.2%),其次是节省时间和精力成本、积累经验提升自我,分别占比50.8%和47.3%。

2017年8月,知识付费用户突破5000万,市场预测行业全年经济规模达500亿元。“这背后深层次的原因在于中国人对学习的需求日益强烈。”罗振宇说,“中国版权环境的改善和在线支付习惯的养成,也为知识服务的成立和爆发做好了最重要的铺垫。”

知识有价,学习“焦虑症”是坏事吗?

如果从内容上看,知识付费主要分为三类:第一类是行业垂直知识的“互联网化”;第二类是职业等技能培训;第三类是生活兴趣爱好的“再包装”,类似插花、烹饪等。尽管冠以“知识分享”等名头,其“终身学习”和“线上培训”的本质没有发生变化。

曾有微信公众号作者讲述朋友的故事:早上刷牙听“得到”,吃早饭时听喜马拉雅,地铁上刷知乎,睡前还要订阅好几个专栏,最后“白发皱纹多了,但工作没有加薪,旅游梦想没有实现”。这种“有人喊着岁月静好,而时代却在大河奔流”“你必须不停奔跑,才能留在原地”的焦虑感,似乎让每个人都患上了一种“知识危机症”。

但是,在机器、市场、竞争、用户都在快速迭代的今日,与其说知识付费是中产阶级知识焦虑的“止痛剂”,不如说是普通人渴望改变升级的“助推器”。

罗振宇认为,焦虑背后的答案是“中国式机会”的崛起。全球的各大消费品类都会有中国品牌的一席之地,日常生意中积累的知识和经验变得价值连城,这个“平凡创新”时代将赋予每个普通人改变的新机会。

高效率、实用性、专业性始终是知识付费的前提和基础。《好好说话》主创之一周玄毅说,在知识付费的时代,过去需要用一个书柜才能装下的知识,现在都能以极其精致的方式推送给用户。用户在无数个碎片化的时间段内所关注的知识,都是无数专业人士用极其专注的精神加工而成的。

击破圈层,让知识分享打破“回音壁效应”

在信息分发变成算法优先的今日,消费者需要更多“击破圈层”的方式,例如通过传统电视台直播“知识网红”等,来打破“回音壁效应”。记者在罗振宇的跨年演讲现场碰到一位来自北京的六旬老人,她说自己并不知道知识付费为何物,但愿意前来学习新词。

罗振宇认为,互联网带有强烈的茧房效应,在互联网上,人们容易把自己裹在一个越来越紧、越来越狭窄的小茧房里面,而通过与电视台的合作,利用电视击破圈层,有助于让原本不是互联网核心用户的人,也能突破自己的茧房。

对于知识分享而言,供给端一度非常分散、弹性,是知识付费者的坚持让分散供给变为稳定且具黏性的供给成为可能。果壳首席执行官姬十三说,分享经济势必将改变人们对知识的重新管理,新的应用场景让人们可以自由地交易自己的智力。

20多年前,杨致远制定了互联网免费、开放和盈利的规则。如今,他参与开创的雅虎帝国风光不再,但免费、开放和盈利的精神却留存了下来。长远来看,从碎片式知识的“喂养”到定制化知识的“思考”,让懒人模式变成学有所得,是所有知识服务商和用户在未来需要共同努力的。

(周琳)

文章来源:新华网 责任编辑:周伟

相关阅读:

热点新闻

精彩专题

更多»

主管单位: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主办单位:中国文化传媒集团

关于我们 | 网上读报 | 网站地图 | 广告刊例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本网声明 | 版权声明

京ICP证11060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0004 京网文[2010]0444-036 ISP许可证B2-2011008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2631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293-5 禁止利用互联网等从事违法行为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3213130 63213114

© 2017 中国文化传媒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