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如一夜春风来,街头艺人遍地开

今年4月成都高调招募街头艺人引发广泛关注,其实成都并非此项措施国内首创,上海五年前就开始实行街头艺人持证上岗,2015年深圳街头艺人也开始持证上岗,为何国内各大城市纷纷推动此事,又如何平衡城市管理与街头艺术?请看详细报道:

上海:五年来持证街头艺人从8人增至123人

长宁金虹桥商场下沉式广场,成为众多海内外街头艺人展示才艺的大舞台。记者 蒋迪雯 摄

今年是上海持证街头艺人上岗第5年。昨天,上海首个街头艺人交流示范基地在静安公园广场成立,各怀技艺的街头艺人排练交流,创新制作具有群体优势的节目。新近持证上岗的街头艺人也可以在这里“实习”,有前辈传经送宝,他们可以尽快熟悉街头表演规范。

五年来,上海街头艺人的管理模式,吸引多个外地城市前来考察取经。今年“五一”前夕,上海在原有静安、长宁两区的基础上,持证街头艺人表演点新增徐汇区和虹口区。目前,上海持证街头艺人总量达到123人,每个周末在全市4个中心城区16个表演点进行逾百场次演出。

蓬勃发展背后,离不开主管部门的精准管理。上海持证街头艺人除要求具有一定艺术水准,热爱街头表演,具有文明素养外,上海市演出行业协会还与每位艺人签订“不扰民、不设摊、不违章”等上岗守则,街头演出遵循“定点、定时、定人、定事”原则,上岗证定时更换,如有违规行为、随意改变演出时间、地点、内容,将被取消表演资格。

2014年10月25日,上海颁发首批街头艺人上岗证,首批8位持证上岗街头艺人开始在静安嘉里中心附近路段试演,揭开上海演艺行业发展新篇章。2015年6月和10月,第2批、第3批持证街头艺人上岗,得益于前一年的示范效应,报名热情空前高涨。以第3批街头艺人为例,候选者共有80多人,最后选出受市民欢迎的口琴、排箫、冬不拉以及大环特技表演等十多个种类的14位艺人。

与首批试水者相比,如今越来越多街头艺人呈现高学历、具有热爱艺术和职业表演的特点,他们中三分之二是25岁到35岁的年轻艺人。在网络报名筛选中,市演出行业协会尤其重视艺人文化水平,“有些民间艺人不识字,入选可能性为零”。

2015年,上海试点街头艺人演出一周年之际,表演点从静安区扩大到长宁区。首届上海街头艺术联合展演暨街头艺人一周年特别活动上,中国台北“水晶球达人”胡启志、美国小丑演员塔克、瑞士吉他手安迪、巴西滑稽高跷表演者李奥纳多等,与上海街头艺人同台演出。(记者 诸葛漪)

成都:街头艺人持证上岗 成“悦耳”风景

“五一”小长假,成都街头艺人招募项目选拔的首批47位街头艺人(团队)持证上岗,在成都IFS、宽窄巷子、东郊记忆等地表演,让音乐带着市民和游客在成都的街头走一走。

今年3月底,成都市文广新局正式公布2018年首批30个街头艺术表演试点点位,满足要求的街头表演者,通过选拔后持证上岗,有242名个人和114个团队报名,有100位街头艺人(团体)进入复试,最后选拔出首批47位街头艺人。在“五一”假期,他们的“街头艺术”成为了成都的一道文化新风景。

四月二十九日,持证街头艺人在春熙路表演。杨树 摄(视觉四川)

街头艺人有了表演证。杨树 摄(视觉四川)

阿朱表演萨克斯。受访者供图

哈哈曲艺社在街头表演。受访者供图

【快乐的孩子爱歌唱】乐队主唱庄祖宜在表演。丁丁 摄

为什么各大城市纷纷开始选择包容街头艺人,并发证进行引导管理呢?看看评论家们的分析:

文化不应只停留于大剧院

近日,四川省成都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发布消息称,从4月16日起向社会招募街头艺人。经过选拔培训后,可以于本月月底在成都的指定地点开展街头艺术表演活动。街头艺人除了自己表演的成本开销外,不需要支付包括场地费在内的任何费用,还可以用打开的琴盒乃至二维码等方式,向欣赏其表演的游客寻求“打赏”。

街头艺人是很多城市的常态风景。在巴黎、纽约、莫斯科等欧美城市,时常可见街头艺人,他们或深情弹唱,或埋头画画,有的与行人互动频频,有的与行人互不干扰。而且“高手在民间”,很多街头艺人有一技之长,不乏一些“扫地僧”的角色。

其实,在我们身边,也会看到一些街头艺人的身影。不同城市间,区别只在于有没有形成规模,有没有成为特色,有没有产生代表性艺人。当年的“西单女孩”,只是一位在西单地下通道卖唱的女孩,因为有网友拍摄并且上传其翻唱的《天使的翅膀》,一时间打动了无数人,成了当时的“网红”。北京这座城市成全了“西单女孩”,“西单女孩”又何尝没有成全了北京,让人们看到这座城市的另外一面?

“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有人认可街头艺人的艺术性,补充和丰富了城市文化;有人却认为街头卖艺的无序性,影响了城市的交通和市容。在城市治理中,有序一直是一个重要选项。出于对有序的追求,一些城市对街头艺人表现出了不友好性,严禁在街头卖艺。而街头艺人们,有时甚至要和城管“打游击”。

“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城市治理要避免陷入单一选项,忽视审美需求的多样性。一座给人带来美好感觉的城市,需要有序的一面,但有序不代表刻板,不代表只有一种表情。街头艺人呈现的生气,在很多时候,让城市展示了生机勃勃的一面。对街头艺人的态度,也涉及到底层民生的态度。

而且,现在城市普遍重视文化建设。有很多城市拿出巨资建设大剧院等公共文化设施,每年组织几场大型文化活动,针对文化企业和文化人才还有若干扶持政策。重视文化当然是正确的,可是文化难道只保留在大剧院里吗?一座真正有文化的城市,应该是举手投足间都会散发出文化气质,在大街小巷都弥漫着文化范儿。一座真正有文化自信和文化智慧的城市,一定会正视街头艺人的存在。

当然,事物有两面性,有些街头艺人确实带来了城市治理难题。这个问题,在欧美城市同样存在,他们通常采取的办法,是划出几个广场或步行街允许街头艺术家表演,只要发出的声响不扰民就不会干涉。据了解,上海率先探索街头艺人持证上岗演出,发展至今,上海街头已有120名艺人在全市8个演出点位持证上岗。有情怀有智慧,我们的城市对于街头艺人态度的变化,体现了时代的进步。

一座美好的城市应该是有文化的城市,而城市文化应该作为一种日常呈现,融入到城市的方方面面。现代城市应该重视街头形象设计,培育自己的“街头文化”。胸怀决定格局,格局决定未来。给街头艺人更多宽容,这种胸怀和智慧,带给城市无限想象空间。(毛建国)

给街头艺人留块安放梦想的空地

“五一”小长假期间,成都街头艺人招募项目选拔的首批47位街头艺人(团队)持证上岗,在成都IFS、宽窄巷子、东郊记忆等地表演,成为了成都的一道文化新风景。

文化是多元的,艺术是多样的,剧场里是演出,街头同样是演出,都会有不同受众人群。街头表演对街头艺人来说,是谋生手段,更是追梦之路。然而,很多时候,这些“追梦人”不得不背负着“影响市容”的“罪名”,频频与城市管理者产生摩擦。有人说,一个城市对街头艺人的接纳程度,体现着这个城市的文化包容性高低。一座城市的文化繁荣,也应该有街头艺人的一席之地。

街头表演当然会引起围观,但只要加强管理,并不会给城市交通和安全造成多大影响。其实,成都街头艺人“持证上岗”并非孤例。早在2014年10月,上海市演出行业协会从100名街头艺人中甄选出8位,颁发了“上岗证,允许他们在静安公园进行表演;2015年4月,深圳首批68组取得“街头艺人证”的街头艺人有序展演,成为国内首个“社会组织运作、街头艺人自治”的内地城市。一纸“上岗证”,是对街头艺术的认可,既留住了富有才华的街头艺人,也解决了城市管理者的一块“心病”,值得推广。

坚定文化自信,就要对各种文化形态兼而蓄之,这之中自然也包括街头文化。城市管理者应该采取一种宽容、鼓励甚至倡导的态度,给街头卖艺者留出一块空地,给他们一个发展的空间。(崔桂忠)

草根文化的肥沃土壤

今年5月,上海街头涌出的“艺术流”又增加一批新面孔。上海持证街头艺人表演点再次扩展,除原有静安、长宁两区外,现新增徐汇、虹口两区; 表演点也增至9个。“五一”期间,共有113人次表演达80余场次,仅徐汇区的徐汇公园和东方商厦20人次的演出,就吸引了一万多名观众。

在中国,街头艺人持证上岗演出,上海是首创,它填补了上海文化事业的一个空白。上海的街头艺人演出,无论是上岗人数之多、演出内容之丰富、管理组织之有序、艺术质量之高,都位居全国第一。

街头演出五彩缤纷,体现出一座城市艺术的氛围。纽约、巴黎、伦敦的街头,都有街头艺人的表演,其又被称为街头艺术。人们常能看到这样的场景:有人背着吉他自弹自唱,有人搭起画架现场作画,还有人涂满油彩扮演雕像。朱自清说过:“在巴黎几乎像呼吸空气一样呼吸着艺术气,自然而然就雅起来了。”

一座真正有文化的城市,应该是举手投足间都散发出文化气质,在大街小巷都弥漫着文化范儿。一座真正有文化自信和文化智慧的城市,也一定会正视街头艺人的存在。

2014年10月,上海作为全国首个试点,从最初的8人,发展到首批拥有“执照”30人,再到如今的123人。五年来,上海街头艺人的队伍如“滚雪球”般扩大。值得注意的是,上海街头演出中出现了另一个“多”:行人主动给艺人付钱的行为越来越多。这从一个侧面说明了上海这座城市的文明程度越来越高。

街头艺术五彩缤纷,也体现了市民幸福指数进一步提升。有人在徐汇区演出现场作调研,问一位经常观看演出的老观众:“你为什么经常来看演出?”这位老人回答:“有意思啊!比待在屋子里看电视强。”观众看街头艺人的演出,是一种双向的交流——街头演出为围观者提供人与人会合、交流的机遇,又为他们共同的心理体验提供一种机会。看街头艺人演出,观众与演员的距离,比看舞台演出还近,“当堂反馈”更为直接。据说这位老人经常心甘情愿摸出10元钱,换来一个“有意思”,这个“有意思”也是对“幸福指数”一个生动的诠释。

上海已进入深度老龄化阶段。如何满足老人的文化需求,成为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需从各方面下功夫。街头艺人的演出,丰富了大众的文化生活,可以让一些闷在家里看电视的老人走出家门。这一点,也是街头艺人演出越来越红火的深层次原因之一。

上海是个海派城市,接受外来文化的条件比许多内地城市便捷。上海街头艺人增加、外国街头艺人加盟,也促进了观光旅游的发展。

街头艺人的出现,不是一场选秀,不是一种应景活动,而是为文化发展提供了一个常态化、可持续、可复制的模式。街头艺人队伍在上海的产生和不断扩大不是偶然的,街头艺术具有促进文化发展和传播的功能,它是孕育草根文化的一片肥沃土壤。(吴兴人)

热点新闻

精彩专题

更多»

主管单位: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和旅游部主办单位:中国文化传媒集团

关于我们 | 网上读报 | 网站地图 | 广告刊例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本网声明 | 版权声明

京ICP证11060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0004 京网文[2010]0444-036 ISP许可证B2-2011008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2631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293-5 禁止利用互联网等从事违法行为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3213130 63213114

© 2017 中国文化传媒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