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时代,好声音需要好耳朵——有声阅读:何从觅知音

日前,12集大型广播纪实文学《梁家河》正在热播,以极富感染力的声音、极为专业的音频制作,讲述习近平总书记在梁家河的知青生活,记录梁家河几十年翻天覆地的巨变。恢弘的时代强音已从梁家河的黄土地上喷薄而出,在神州大地回响,随着《梁家河》在“热搜榜”运势长虹,有声阅读再次为人们津津乐道,成为街谈巷议的热门话题。

近年来,有声阅读作为数字化阅读的重要形式,满足了人们快节奏、短时间、多场合、随时随地获取信息的需求,逐渐成为国民阅读量新增长点。据今年4月发布的《第十五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报告》显示,2017年我国国民听书率为22.8%,其中10.4%的听书人选择“移动有声APP平台”听书,习惯通过“广播”和“微信语音推送”听书的人分别有7.4%和5.3%。也正是有声阅读阵地的不断壮大,为音频版《梁家河》的传播提供了丰沃土壤。

音频聚合平台鱼龙混杂

听友期待更多好声音

在这一有声阅读现象级产品的背后,折射出了听众对于优质音频作品的需求与渴望。综观当前喜马拉雅、懒人听书、荔枝FM等综合音频类聚合平台的作品资源,其中不乏优质作品,如经典评书、少儿读书、历史人文品读、教育培训等栏目的音频,但部分内容供给水平还有待提高,不仅一些免费音频节目质量和格调不高,很多打着“知识付费”旗号的“网络声音”也存在着内容创作粗制滥造、朗读播音陈词滥调、情感表达装腔作势等问题。

“有些时候,生活并不像阿甘的那盒巧克力,手机才像。你永远不知道APP里面下一个节目是什么味道,是普通话三乙也达不到的伪段子手,是连贯度支离破碎的朗诵,还是充满低级趣味和荤段子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直播... ”。资深听友小景每日入睡之前,都在喜马拉雅的海量音频作品中搜索伴随入睡的声音,有时只听了几分钟就睡着了,寻找作品的时间却花了十几二十分钟,那些所谓“伴你入睡”的专辑,严重名不副实。

小景后来尝试去一些音频平台搜索很多过去的广播剧,搜到的却多为一些同名剧,搜索我国可查到文字记载的最早广播剧目《恐怖的回忆》,得到的搜索结果却是一个普通话极不标准的主播在调侃他初中时候的语文老师以及那些让他背默的课文。

小景期待的好声音,不是那个沉迷游戏吃鸡推塔逃生的虚拟世界,也不是连环宫斗尔虞我诈夺权争宠的看剧世界,更不是一分钟听完一本书、半小时看完世界史的快餐世界,“那个世界或许更像一个孩子的世界,就像儿时在奶奶家听收音机里单田芳讲评书,《隋唐演义》、《乱世枭雄》、《三侠五义》、《白眉大侠》很多磁带摆满在柜子,听完第一集踮着脚也要去找第二集,听完第一天做着梦还在盼着第二天。也像小时候在姥姥家听电台广播,那时候家里老人怕孩子爱看电视看多了伤眼睛,总是寻一些画面感强的广播剧予以代之,《小喇叭》、《星星火炬》、《小说连播》、《东周列国》,至今还在回忆里留有鲜活的印象。”

良莠不齐、鱼龙混杂,成为观众对当下音频作品的无奈评价。如何提高有声阅读产品质量,引导更优质的有声作品脱颖而出,既是各方创作人群要面临的挑战也是广播领域在新媒体时代新的机遇。

愉悦共鸣

不仅仅是声音

广播纪实文学《梁家河》的成功,不仅代表着国家级广播电视总台的最高制作水准,也代表着我们这个时代的最好声音。

好声音的标准是什么?中国播音学理论重要奠基人、中国传媒大学播音主持艺术学院原院长张颂把好声音凝练为三个层次,即“信息共享、认知共识、愉悦共鸣”。优秀有声作品不论在传统媒介时代还是在新媒体时代,都离不开对这三个层面的精心打磨,在尊重事实的前提下准确传达信息,以求与听众认知产生的共振,最终达到审美与精神层面的愉悦共鸣。

声音离不开内容,没有优质内容的声音不能算作好声音。好声音的呈现也不单在于声音,而是多方创作者通力合作的结果。中国传媒大学播音主持艺术学院曾志华教授对记者表示,“题材内容选择、编辑加工、后期制作及播读者有声语言创作的整体呈现都会影响有声作品的质量。其中,在播读这一重要环节里,演播者需要‘真’和‘贴’,只有做到真情投入、真挚创作、真实再现,才能使优秀的文本经过二度创作,成为让人听起来舒服、感动的优质有声作品。”

广播纪实文学、广播剧

广播家族“兄弟连”的困境

有声语言艺术作为音频版《梁家河》讲述中国故事的重要载体,在打磨与塑造作品的过程中发挥了不可或缺的作用。有声语言表达有朗读、朗诵、播音、播讲、解说等形式,广播纪实文学的演播者通常只模拟角色,而不扮演角色,其广播尊重原著更具文学性,与之相对应更具有戏剧冲突性的是广播剧。广播剧也称为放送剧、音效剧或声剧,是我国最早对有声语言的运用创作形式之一,在引进之初是为适应电台广播需要而产生的一种艺术形式,至今已有80多年历史。

进入21世纪以来,科学技术迅猛发展,“互联网+”无处不在,新媒体形式层出不穷。手机app、网络平台、数字杂志、数字报纸、数字广播、数字电视、桌面视窗等媒体形态不断冲击着传统媒介的传播方式,不断吸引用户关注度,抢占用户时间,使得广播剧这一传统有声作品形式在发展过程中,面临着严峻挑战。而广播剧的困境,同时也是大部分传统有声语言艺术所面临的困境。

微广播剧

新媒体时代对传统的另一种回归

浙江广播电台主持人阿宝,从事“微广播剧”演播制作多年,他认为,在互联网浪潮冲击下,电视剧的市场开发已逐渐打磨成熟,从卫视部分转向视频网站。但广播剧一直没有很大变化,各级广播电台的广播剧播出量也并不算多。“微广播剧”的出现符合新媒体时代特质,它改进了以纯声音艺术为核心特点的传统广播剧,辅之以图片、视频、文字等多类融合形态,在互联网上融合呈现给受众。“微广播剧”这一融媒体新形态,把传统媒体与新媒体的优势结合起来,使单一媒体的竞争力变为多媒体共同的竞争力。

中国广播剧研究会执行副会长、原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文艺中心戏剧部主任高坦对记者表示,新媒体时代下的“微剧”也是对传统广播剧的另一种回归。当年,中国广播影视大奖对广播剧的评奖分类中,短剧,即单集在20分钟以内的广播剧就已在广播剧的四大评奖类别中,其余三类分别为连续广播剧(3集以上,每集时长25-30分钟)、单本广播剧(2集以内,总时长55-60分钟)和儿童剧(不限集数,每集时长和连续剧相同,但主人公需为少年儿童)。后期,因为广播剧总体评奖名额的逐年减少,短剧与单本剧合并归为单本剧一类评审。近几年,随着微剧的发展,中国广播影视大奖已将原来的短剧类别恢复为比短剧更短的“微剧”,时长限定为8分钟以内。

近年来,“微广播剧”顺应互联网时代发展,凭借其短平快的形态优势和对现实动态,尤其是热点新闻的及时反馈与择优选材,带动了广播剧整体的发展创新及社会影响力。同时,也在调动业内演播人员积极性、培养广播剧制作人员年青队伍方面有着不可或缺的作用(传统广播剧基本是专业演员演播,而“微剧”因其形式较多,电台播音员,主持人均可参与演播)。高坦表示,广播剧求发展,除了国家评奖的带动促进作用之外,更重要的是创作人员要不忘初心,坚持创作源于生活,为听众讲好声音戏剧故事。选取人民关心的话题,深耕内容,雅俗共赏,创新形态,与时俱进。在保证作品质量的前提下,一手抓精品,一手抓市场,学会用两条腿走路,才能逐步走出困境,迎来更长远的发展。

“让听众的耳朵娇贵起来”

有声阅读中的“好声音”,因倾注演播人员心血,对文本内容进行二度创作,而使得播出内容更加精炼、也更具想象空间。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音员小曾对记者表示,目前互联网上的发声平台很多,这是音频艺术百花齐放的好现象,但对一些还未接触过优秀有声作品的听众来说,因为缺少选择路径和判断标准,面对海量音频难免无从下手,这对各大音频聚合平台提出更高的要求,这些平台应以更加审慎负责的态度筛选优质作品,推荐到首页,起到帮听众寻找优秀有声作品的引领作用。同时,想要成为优秀的听众也要有“对艺术理解的基本功、逐步积淀的文学素养和持续学习的能力”。

新时代需要好声音,中国传媒大学播音主持艺术学院曾志华教授认为“好声音”的创作与倡导具有两重意义,一是有助于国家的文化建设和文化传承,增强文化自信;二是好声音可以“让听众的耳朵娇贵起来”,培养人们、尤其是青少年人群的美育修养。有声阅读发展到成长期与爆发期后,应追溯传统、回归品质,让音频作品的内容厚度和播音质量追赶上数量的膨胀。这需要行政管理部门、行业协会、各类传播平台和演播者的共同发力。

中国文化传媒网记者 任韧/文

热点新闻

精彩专题

更多»

主管单位: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和旅游部主办单位:中国文化传媒集团

关于我们 | 网上读报 | 网站地图 | 广告刊例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本网声明 | 版权声明

京ICP证11060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0004 京网文[2010]0444-036 ISP许可证B2-2011008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2631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293-5 禁止利用互联网等从事违法行为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3213130 63213114

© 2017 中国文化传媒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