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唱艺术 让更多孩子敢做梦能圆梦

近年来,随着公共文化服务网络不断拓展,基层群众的文化生活愈加精彩。其中,易于参与、互动性强的合唱艺术受到各个年龄层的欢迎,愈益普及;尤其随着美育工作的有力推进,少年儿童合唱团体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广大青少年合唱爱好者通过各类比赛、展演、交流、培训活动,尽享合唱之美。然而,受经济水平、群众基础、文化观念等因素的影响,我国少儿合唱艺术发展也呈现出不平衡不充分的特点,在偏远地区和残疾少儿群体中更为突出。

缺资金、缺教师、缺场地,在文化基础设施和资源相对短缺的山区乡村,孩子的文化渴求如何满足?受视力、肢体障碍的束缚,残疾少年的艺术梦想怎样实现?

云南昆明禄劝乡村学校少年宫“崇德小学彝苗童声合唱团”、北京德清基金会支持的“快乐合唱3+1”项目、湖南长沙特殊教育学校“翼之梦”盲童合唱团的基层文艺工作者们正用积极的行动探寻着答案。

走进来、带出去 百灵歌声传山外

7月17日早6点,启程赴贵州遵义参演第九届中国少年儿童合唱节;20日晚,赶到北京参加“金帆音乐厅.飞越彩虹”公益交流音乐会演出;21日,参加第十四届中国国际合唱节大师班学习;22日,参加合唱节比赛;23日,与其他省参加合唱节的10支合唱团交流音乐会演出……这张安排紧凑的行程表来自云南昆明禄劝乡村学校少年宫“崇德小学彝苗童声合唱团”,对于团里不少连县城都没去过的孩子来说,这段北上的“神奇旅程”实在是企盼已久的惊喜。

孩子们以大山为舞台歌唱

“以前我对着大山唱歌,只听到自己的回声;现在站在聚光灯下,听见的是隆隆的掌声。这让我更自信,更想坚持唱下去。”12岁的孟萌这股执着和认真劲儿亦是合唱团所有孩子的心灵写照。“他们平时话不多,歌声更像他们的语言。一说要训练、演出,他们状态立刻就不一样了。”4年前,昆明市音乐家协会合唱学会会长左伟刚来到禄劝乡村学校时,这里缺音乐老师,看着来自周边50个贫困山村的600多个学生,他下决心要让艺术教育走进当地校园。从那至今,左伟每周三都从昆明驱车来学校教孩子们唱歌,风雨无阻。

辛勤付出的不止常任指挥左伟一个,刘晓耕、孟大鹏、吴灵芬,张冰等来自音乐作曲、指挥、钢琴伴奏领域的专家也义务投入到这项艺术教育事业中,“行家坐镇”渐成常态。强大的专业后援带来系统的训练,他们用爱与艺术滋养着孩子们纯真的心灵,唤醒天籁之音。在大家的无私帮助下,这支大山里走出的新队伍先后赢得国际合唱节A级合唱团、中国童声合唱节比赛A组金奖第一名、中国少年儿童合唱节“最受欢迎”合唱团等高级别荣誉。

合唱团收货满满荣誉

如今,合唱团口碑越来越响,甚至成了地方知名文化品牌,引来临近县乡生源慕名而至。而伴随申请加入合唱团的学生数量不断增加,对成员的筛选和培训工作更加繁重,仅靠专家已远远不能满足日常训练需求。“到不同年级开始抢教室的时候,我们意识到排练机会不均可能造成严重后果。”校长孙存邦回忆新机制推行前夕,合唱团运行的焦灼,仍有急迫感。

发现问题后,学校迅速上报教育和文化主管部门,并得到优先选调音乐教师、以文化场馆为第二排练场的回复;同时,推进局部试点工作,最终确定“同年级按水平分班,组班成团,设排练表”的方案,形成分级培训、灵活调配的机制,提高了训练效率。此外,合唱团跨班培训时间难协调、成员流动性大、教师疲于转场等问题也得到缓解。

训练有了保障,如何巩固效果成重要命题。该校教务处负责人介绍:“我们与本县和昆明市级初高中积极联系,争取有合唱功底的孩子从小学毕业后能进入同一个班,延续排练状态。禄劝县最好的初中现已确定设音乐特色班,并提供助学金,支持热衷合唱的孩子们继续前行。”

随着硬件设备、师资短板渐渐补齐,合唱团发展整体向好,但仍要面临资金缺口这道难以跨越的坎儿。“像7月这样密集的出行,合唱团一年仅有一次机会,还得是在有资金支持的情况下。”孙存邦语气中带着些许遗憾。

尽管有县级财政和深圳松禾成长关爱基金会等社会资金的支持,每年30万元至50万元的缺口仍是横亘在这支贫困县少儿合唱团面的难言之憾。当地政府和学校也期盼,通过各方努力建立起长效持久的专项资金链条,将小百灵的歌声传得更远,让孩子们走得更远。

“有氧”教育 童声点亮童心

79个合唱团、7个县、278所中小学、6997个班级、1028名音乐教师、409396名乡村中小学生……这组数字绘出了“快乐合唱3+1”项目的足迹和成绩。“音乐下乡行”“合唱训练营”“音乐背包客”“中小学合唱比赛”,这些时髦的名词已经为湖南安仁、通道、桑植、龙山、江华、隆回和汝城的孩子们熟知。

2015年,一场文化志愿行动让北京德清公益基金会,湖南省教育基金会、音协合唱专业委员会和教育学会中小学音乐教学研究专业委员会几家机构“碰了头”,他们对边远贫困地区中小学音乐教育的共同关注,成了项目从酝酿到执行的持续动力。政府牵头推广、协会全程参与、企业策划活动的模式也渐渐有了雏形。“‘快乐合唱3+1’是一种有节奏的、时间线长、效果持久的‘有氧教育’,能给教师以鼓舞,给学生以希望。”北京德清公益基金会理事长李克梅表示。

“生存的重压之下,贫困乡村的孩子往往无心或者没有机会享受文化乐趣,但这不代表他们没有渴求。文化服务越往下走,越要耐心。”湖南省合唱专业委员会会长周跃峰这几年一直致力于做好一件事,“让文化公益项目带着孩子们成长,让合唱重塑价值观。”

“快乐合唱3+1”已扩散至湖南七个县域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项目实施三年多来,愿意参与合唱活动的孩子越来越多,音乐破开贫困乡村封闭保守的思想坚冰,让有艺术天赋的孩子看到了生活的希望。“希望以后成为一个音乐老师,把自己的知识变成大家的知识,让更多人知道合唱的好。”郴州市安仁县排山中学127班学生王英质朴的言语中满是真诚。曾经,因贫困和孤独怕生的性格,她多次拒绝报名合唱团。现在,她是队里的主力,音准、音色都比较突出。排山中学音乐老师谭清玲表示,孩子们放声歌唱的过程也是打开心门的过程,需要更多的关怀和鼓励。而见到王英的变化之后,最高兴的还是她父母:“参加合唱团,孩子可以不用花一分钱就学习自己喜欢的项目,学音乐不再是实现不了的梦想。孩子变开朗了、自信了,学习积极性也提高了,这份快乐更是千金难换。”

基金会和专业委员会的努力也得到了地方文化主管部门的肯定。湖南省文化厅把对口支持本省贫困地区乡村学校合唱事业纳入工作计划,抽调文艺专干定期开展“快乐合唱”进校园活动,同时联合音协合唱专业委员会,分批评估合唱团水平,优秀的队伍可优先参加“欢乐潇湘”等地方文化品牌活动。依托“音乐背包客”单元,项目广泛招募各大高校音乐专业学生,提高文化志愿服务的专业性水平,也让孩子们找到榜样。此外,中国合唱协会也以此为推广示例,参与到项目深入实施和作品征集中来。各方循序渐进的帮扶,让项目模式日臻成熟,更让孩子脸上的笑容多起来,歌声更加温暖。团里的孩子都说:“以前最大的精神追求就是与外出打工的爸妈团聚,现在最希望的是他们能看到我在台上唱歌。”

“下一步,我们计划将桑植民歌等融入合唱中。”桑植县合唱指挥指导唐平波透露。他正通过合唱协会联系作曲家,希望能推动地方艺术采风之行,借助专业力量挖掘地方特色音乐,创作新曲目,让合唱团更有文化辨识度,同时增加孩子们对优秀传统文化和当地特色文化的认识,自觉参与传承。

多方合力 让梦想照进现实

“一个人要像一支队伍,一支队伍更要像一个人”,湖南长沙“翼之梦”合唱团的每一个孩子都熟稔这句话。每次排练、上场、歌唱,他们都靠默契寻找彼此,合唱艺术培养的合作精神对于他们早已是生活的必须。

上图为“翼之梦”合唱团成员被推选为观众评委 下图为“翼之梦”合唱团获得世界合唱比赛金奖

“翼之梦”合唱团所在的长沙市特殊教育学校,采用“体艺职2+1”办学,让每个学生拥有一门体育特长、一门艺术特长和一门职业特长,尤其注重通过艺术教育,让孩子们表达自我、快乐成长。这所学校百年历史里,曾成功培养出有国际影响力的盲人舞者和残疾人运动会冠军;成立于2011年的“翼之梦”合唱团也已获合唱界最高奖项——世界合唱比赛金奖,晋级中国合唱团第一梯队。

业界的认可,加上省市级残联专项经费和不间断的社会公益力量介入,合唱团每年最高可拿到上百万元的支持,硬件设施愈加完备,展示平台也越来越多。可表演机会多了,能实现艺术梦想的孩子占比却没有随之增加。

“少儿价值观还未形成,身体有残疾的孩子更敏感。看到别人都在学按摩等实用课程,他就分心;多半家长也只重视职业教育,或者干脆考虑生二胎而对孩子疏于关心。各种信息交叉会影响孩子的人生观,他们一旦陷入职业选择思维惯性,再美好的艺术蓝图都难入心了。”合唱团团长李金妮表示。

且不论残酷的社会竞争和家长的选择,政府相关部门、高校、特殊教育学校之间的“观念之差”也成难题。长沙市特殊教育学校副校长杨军表示:“校级合唱团的管理归口是教育局,活动演出费用通常由残联负担,节目报备又需与文化部门对接。”近年来,合唱团已开始展演团员自己的作品,现场反馈不错。但因缺少输出渠道,孩子们的原创动力一定程度被压抑了。创作缺位、资源“错位”,让残疾少儿合唱曲目创作出现“真空地带”,制约着合唱团长远发展。

对此,有专家建议,应打通政府、学校、企业渠道,从学生的职业规划入手,逐步探索特殊群体艺术特长生的培训和人才转化,为残疾少儿的艺术梦想添砖加瓦。教育部艺术教育委员会委员陈家海认为:“残疾少儿对声音有非常敏锐的感知力,在音准和模仿等方面更有优势,无论是艺术行业还是文化市场,都应该有他们的位置。”

眼下,越来越多的力量参与到特殊地区和特殊群体的少儿歌唱事业中来。未来,我们期待有更多力量参与保障特殊群体文化权益,将公共文化服务延伸到大江南北各个角落,使面向特定地区的美育教育真正扎入基层,让更多孩子敢做梦能圆梦。

中国文化传媒网 王彬 文/图

热点新闻

精彩专题

更多»

主管单位: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和旅游部主办单位:中国文化传媒集团

关于我们 | 网上读报 | 网站地图 | 广告刊例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本网声明 | 版权声明

京ICP证11060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0004 京网文[2010]0444-036 ISP许可证B2-2011008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2631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293-5 禁止利用互联网等从事违法行为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3213130 63213114

© 2017 中国文化传媒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