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专访:美国演艺专家方美昂谈中国舞台艺术作品走出去

6月28日,来自美国的演艺专家,现任香港西九文化区表演艺术总监的方美昂(Alison Friedman),在北京接受了中国文化传媒网记者的独家专访。方美昂是“乒乓策划”的总监和创始人,目前还兼任国际演艺协会董事局成员。围绕“中国演艺走出去”“演艺作品的艺术性和市场性”“艺术基金资助及艺术品自身盈利模式”“中国传统文化如何对外传播”等话题,方美昂从自己多年将中国演艺产品送到国际舞台的经验,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乒乓策划” 的名字源于中美交好的标志性事件“乒乓外交”,作为美国本土的非营利性机构,在2010年创立后的几年中,他们已把50多部来自中国各地的艺术作品带到了五大洲60多个国家进行巡演及交流,而在这其中,“乒乓策划”最关注的是与中国演艺市场的交流与互动。

中国文化传媒网:“乒乓策划”有一句口号“Bringing China and the World Together Through the performing Arts.”(通过表演艺术为中国与世界搭建桥梁),那么“乒乓策划”具体是如何在中国开展工作,又是如何把中国的舞台艺术作品带到国际舞台上的?

方美昂:我从创建“乒乓策划”开始看着它逐渐成长,到把它交付别人运营与管理,“乒乓策划”在中国开展的所有工作都离不开众多合作伙伴、政府机构和艺术团体的支持与帮助。“乒乓策划”就像一座桥梁和催化剂,它深知美国对中国优秀艺术的需求,也能寻找到中国富有特色及思想厚度的艺术作品,并在每次的需求对接与推荐中累积获得两国艺术家对“乒乓策划”这一品牌艺术审美性的认可与信任。我们也在这一信任的基础上,依靠多渠道社会资金的支持,逐渐加大对中国优秀青年艺术家及中小院团的宣传力度,使中国演艺走出去的市场更具生态化。

中国文化传媒网:演艺市场的生态化应该如何更好地的理解?

方美昂:我们整体的演出生态,和大自然的生态系统一样,需要多元化、多样化的发展,不同规模的剧团、国营剧团与个人剧团、现代剧团与传统剧团都要和谐发展,齐头并进,这样的市场才是健康并且可持续的。

中国文化传媒网:陶身体剧场是不是就是对这种演艺市场生态观念的应用?

方美昂:是的,过去我们往外输送的演艺节目通常是比较大型的节目,费用与耗时都很高,可行性相对较低。而我们的努力是使一些体量较小、年轻活跃的高质量院团也能够走出去。我们和陶身体剧场已经合作了很多年,从2008年最开始建团只有两个人,到现在发展到十多个人,已经有过上百次演出并走过50多个国家。陶身体剧场在走出去的过程中不断成长,它也是中国首个应邀在美国林肯中心艺术节、英国爱丁堡国际艺术节、澳大利亚悉尼歌剧院和法国巴黎城市剧院演出的现代舞团,极大地丰富了中国演艺走出去的生态环境。

中国文化传媒网:在艺术院团获取各类资助帮助自身走出去方面,你有何建议?

方美昂:政府的资助固然很重要,但院团自身的资金来源渠道也很重要。举例来说,虽然美国政府对艺术支持较少,但各州和地方级政府的支持相对较多,除此之外还有独立的基金会拨款、公司企业赞助及个人捐赠等方式,让不同种类的艺术团体能都找到合适自己的资金来源方。院团如果单靠一个渠道的资金支撑,是很不稳定的,保持渠道多样化,是团队走出去的一个必要支撑条件。

中国文化传媒网:以目前的实践来看,中国演艺产品走出去主要精力集中于舞剧,因为舞剧不需要语言,没有台词和旁白,比较容易紧靠肢体语言与各国观众产生互动。在这一方面,陶身体剧场也是很成功的案例,是否还有其他方面的案例经验可以和我们分享?

方美昂:除了舞剧,我们比较成功的演艺交流案例其实是话剧,虽然话剧非常依靠语言来表达内容,但语言问题不应该成为阻断文化交流的障碍。这其中存在两个层面的问题:一是交流国家对字幕这一翻译形式的接纳程度。在这方面,欧洲由于本身就是多语种地区,对演出看字幕的接纳度较高;中国对字幕的接纳程度也很好,引进国外话剧较容易;美国对字幕接纳程度最低,引进难度也最高;二是翻译能否到位。这种到位不单是指语言层面的,也包含文化层面和表演艺术层面。翻译不光是字幕,而是和剧本本身的多角度融合问题,字幕既不能像看书,也不能像独白,还要符合当地文化,并和舞台上的表演合时合拍。总之,很多细节的处理都会影响一个舞台剧或话剧能否成功地走出国门。在这方面比较成功的案例有孟京辉的《两只狗的生活意见》和国家话剧院的《青蛇》,《两只狗的生活意见》在美国肯尼迪艺术中心取得很大的成功,这之中也有我们的推荐。

中国文化传媒网:您选择合作艺术家或者优秀作品的标准是什么?

方美昂:我们选择合作艺术家的重要标准是他们可以有个人独特的观点,清楚自己要表达什么,并拥有独特的表达方式。相比于一些国内外大制作的演出,一些优秀的青年导演更缺少资金支持,所以也会更注重内容的表达,使其展现出的作品更具内涵和深度。中国青年话剧导演王翀就是很好的例子,我们2012年相识,我发现他有很独特的表达方式,而且舞台语言及手法丰富,所以我们开始逐渐开展深度合作,形成作品并取得成功。

中国文化传媒网:在你看来艺术作品和产品的分界在哪里,艺术作品的成功如何界定?

方美昂:我们可以从三方面来看这个问题。首先,是时效性问题。一般情况下艺术产品具有“一次性”、“可复制性”强的特点。优秀的文化作品则是既具时代感又有永恒性,它们不被市场所驱动,就像现在大家依然对《天鹅湖》、《霸王别姬》情有独钟。其次,作品和市场不应分离。艺术家需要生存,需要体现自身价值。在市场层面,我们的价值观需要改变,要加强对好作品的审美能力;在价值层面,对于艺术我们不能只看市场是否给予他价值,也要从社会价值、艺术价值等多角度予以肯定。就像非遗文化问题,如果只依靠市场导向,很多非遗就会失去生存的土壤,无法传承。第三,市场的成功只能作为艺术创作的结果,而非努力的目标。艺术创作的目标应是优秀的作品,艺术家们要首先考虑如何把作品做好,之后再考虑如何将之变为产品。以好的作品为前提,搭配因地制宜的包装宣传效果,一些产品便会自然而然得到市场的认可和效益。但不可否认的是,始终会有一小部分优秀的作品,无法变为好的市场产品,像昆曲和京剧。这其中有各类复杂原因,但我们要承认它们对社会、艺术、历史、人类的价值依然是深远的。

中国文化传媒网:你是不是说,我们的艺术工作者首先还是应该专注于优秀作品的创作,先不要考虑市场?

方美昂:没错。我认为全世界的艺术家都正面临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不论是美国、中国内地还是中国香港,很多艺术基金的支持,多以结果为导向,而不关注艺术家创作的过程。有些甚至只有在你产品出来之后,才会提供资金。这些资助机制都不利于艺术家们安静下来深入思考,挖掘出真正只属于他们的东西。

中国文化传媒网:在舞蹈和话剧之外,还有哪些植根于中国传统文化的艺术形式,是可以走向世界舞台去与全世界分享的?

方美昂:肯定是有的,但成功与否要看我们具体怎么应用。传统艺术面临的挑战和现当代艺术不一样,它更具有独特性。很多人说艺术没有国界,但我认为,其实还是有的。因为传统文化,包括非遗,它们不仅是一种说话的语言,更是一种艺术的语言。如果观众没有学过这个艺术语言,哪怕你理解它说话的语言,依然会听不懂、看不懂。以京剧、昆曲为例,我有一个朋友,她是一个在四川学川剧的美国女孩,她有一个非常好的建议。她说:真正感受京剧或者昆曲,要先去排练厅,看演员们不穿戏服、不化妆,纯肢体语言与内心戏的排练,才能真正感受到他们的情感,并更深刻的理解之后服饰与妆容对他们与舞台的意义。所以,很多中国传统文化要走出去,全世界也都有着很大的市场需求,但是我们不能把作品直接拿给他们,前期还有很多路要走。

中国文化传媒网:为了传统文化走出去,我们的作品应该做哪些准备工作?

方美昂:如果作品本身很优秀的话,尽量不要更改内容,主要考虑如何包装。包装的作用是要让国外艺术策划人和观众来了解这个作品。包装与宣传的过程不能表面化,可以从两个方面入手:第一,学会类比当地文化。第二,讲述故事发生的背景,与它感动本地人的文化原因。

中国文化传媒网:我们知道你最近到了香港西九文化区担任表演艺术总监,未来这个地区也将成为亚太地区很重要的文化聚集地,请谈谈你的新工作。

方美昂:香港西九文化区正在建设不同的艺术中心,包括表演艺术中心、戏曲中心、音乐中心、艺术综合剧院、展览大厅、博物馆、自由空间等,这个项目最早是由香港政府启动,但整体运营模式偏向非营利组织。我们的目标与责任,是推广亚洲最好的艺术家到世界,并吸引全世界艺术爱好者来到这里看艺术表演,这样也可以使我们的中国文化更好地在这个平台上与世界文化交流融合。

中国文化传媒网记者 林瑞华、任韧、杜英杰、王娅玲/采访报道

热点新闻

精彩专题

更多»

主管单位: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和旅游部主办单位:中国文化传媒集团

关于我们 | 网上读报 | 网站地图 | 广告刊例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本网声明 | 版权声明

京ICP证11060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0004 京网文[2010]0444-036 ISP许可证B2-2011008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2631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293-5 禁止利用互联网等从事违法行为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3213130 63213114

© 2017 中国文化传媒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