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期“艺海问道”文化论坛探讨少儿舞蹈教育的聚焦与导正

 

 记者 卢 旭 摄

时间:2018年6月26日

地点:中国文化报社8楼会议室

与会人员:

吕艺生 北京舞蹈学院原院长、教授

余大鸣 火箭军政治部文工团原副团长、大校军衔,

国家一级编导

郭 田 北京舞蹈学院考级院院长、教授

田培培 首都师范大学音乐学院副院长、教授,

博士生导师

董 丽 中华女子学院儿童发展与教育学院副教授

马守则 守则艺术中心艺术总监、现代舞编导

金 娟 中国艺术研究院舞蹈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宋合意 中国文化报社总编辑

徐 涟 中国文化报社副总编辑

高 昌 中国文化报社理论部主任

主持人: 徐 涟

少儿舞蹈教育不单是社会问题,也需要学术梳理

徐 涟:少儿舞蹈教育以前更多作为一个社会问题,从社会关注度来说,它是焦点,也成为亮点。在综艺节目里面,在群文赛场上,少儿舞蹈常常有非常强的表现力,不论技术技巧,还是风格样式,都有非常出色的优秀节目,得到大家的一致赞扬。由此出现的少儿舞蹈热潮,以及社会各类培训机构层出不穷,背后有喜有忧。我们认为,少儿舞蹈教育不单纯是社会问题,确确实实需要我们进行学术上的梳理。

一方面,近年来少儿舞蹈教育作为实施少儿素质教育,改进少儿美育教学,提高少儿审美和人文素养,促进少儿健康成长的艺术形式,引起全社会的广泛关注。各种少儿舞蹈培训、展演、比赛层出不穷,中国少儿舞蹈教育的培训人数和从业人数呈现直线上升的趋势。

另一方面,随着少儿舞蹈的飞速发展,少儿舞蹈在教育、创作和表演方面呈现出技术技巧化、成人化的发展趋势,缺乏童真、童趣,这一现象虽较早引起广泛的关注,但一直未能得到有效解决。而市场化的推波助澜,使得少儿舞蹈的意义与价值认知发生混乱,各类机构争相举办和参与各种少儿舞蹈比赛和展演,功利性目的取代了素质教育的引领。

由此引发我们一系列思考和探讨:少儿舞蹈教育的根本目的是什么?方式、方法、途径是什么?这种教育是要达到专业化、技术化的程度呢,还是更多把它作为少儿艺术熏陶、艺术培养在精神上或者是身体上的陶冶?在关注社会焦点的同时,我们把少儿舞蹈教育作为本期“艺海问道”文化论坛的主题,进行学术探讨。

“艺海问道”论坛从2014年7月份举办以来,一直以文化艺术界普遍关心关注的普遍现象、焦点话题,各个艺术门类发生发展交融现状及其本质规律,还有大众文化生活中热点、难点为话题。今天邀请各位专家前来,探讨的话题即是对大众文化生活的热点、难点问题,进行较为全面和深入的理论梳理。

学习舞蹈与从事舞蹈事业要保持“初心”

宋合意:这次论坛主题是关于“少儿舞蹈教育”。《中国文化报》对包括舞蹈在内的艺术教育一直比较重视,对这一社会关心的现象和热点问题经常给以关注。艺术教育取得了很大的成绩,但也存在让人不以为然的现象和这样那样的问题,需要交流、探讨,以寻求共识与解决之策。

今天,在全社会普遍期待加强素质教育的背景下,我们聚焦少儿舞蹈艺术教育,就是希望通过分析、总结经验,探讨其发展的趋势与规律,并试图促动一些难点和问题的解决。

在少儿艺术教育包括舞蹈教育当中,保持“初心”特别重要。孩子们为什么要学习舞蹈、学习艺术?为什么让孩子们学习舞蹈?学校和老师以及课外培训机构进行舞蹈教育的目的是什么?这值得认真探究,时时回望与思考。

艺术能够修养身心,促进人的全面发展。国家整体艺术教育质量提高,人民群众整体艺术素养提升,对文化事业繁荣兴盛是重要基础和发展动力。因此,我们期待艺术教育能得到大力推动,少儿舞蹈教育能得到长足的健康发展。

参加论坛的各位专家、艺术家在艺术教育方面有各自的经验、心得与思想沉淀,通过论坛及其传播与大家分享,想必对少儿舞蹈教育会有所裨益。

少儿舞蹈美育需精心呵护

吕艺生:改革开放以后,特别是近年来我们少儿舞蹈美育有一个很好的势头,以2015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全面加强和改进学校美育工作的意见》为标志,这一文件使少儿舞蹈教育迎来了春天,这一文件的出台标志着面向全体学生的舞蹈教育开始了,对舞蹈教育有跨时代的重要意义。我把它看成是我们舞蹈教育工作者天大的事,我也非常希望舞蹈界不要错过这个机会,要认真地学习和研究,把这个事情做好。虽然,近年来舞蹈界特别是舞蹈教育界为少儿做了不少事情,但是也要看到一些不利于少儿发展的现象,无论教育还是创作中都存在一些问题,我思考一下归纳为三点。一是功利性的问题。30年前,北京舞蹈学院创建中国第一套中国舞考级,我当时是直接的领导者,真实的“初心”是为了普及舞蹈,但没有想到考级在今天会泛滥。有的考级教材胡编乱造,实际是在蒙骗孩子和家长,而且造成了少儿舞蹈“阴盛阳衰”的现象。特别是曾经一度将舞蹈特长和升学挂钩,使得本来可以全面发展的孩子成为文化课的逃离者,家长成了功利的最大促成者也是受害者。很多学校也为了通过这个渠道拿奖,为学校增添光彩。这些根本不是以美育为目的。二是伪科学的问题。在泛滥成灾的社会培训机构里面,到处标榜自己的教材是科学的,甚至打出“科学发现”的旗号。把专业院校基本功课拿到幼儿园上,为了拿奖,按照专业团体的要求给幼儿排节目,奖励迷惑了很多人的眼睛,让大家一时看不清楚。在这种情况下,少儿舞蹈创作难免要走弯路。这其中,专业舞蹈比赛的负面影响很大。自从专业舞蹈比赛开展以来,舞蹈创作无缘无故搬腿、无缘无故地玩技巧现象日益严重,全社会都误认为中国舞就是搬腿、下腰、翻跟头……三是普通教育专业化的问题。我发现普通的中小学甚至是社会培训机构大讲专业化。一提到舞蹈教育就是专业舞蹈教育的照搬,把专业舞蹈学院现成的东西拿到社会机构、拿到中小学,创作风格形式很单一,直接影响到了少儿舞蹈的创作。中小学的舞蹈教师大都来自专业院校或者专业团体,从训练到创作照搬都是很正常的。极少数有觉悟的编舞者才懂得照顾少儿的特点。在学校舞蹈美育当中拿专业化当做目标不是个别现象,把拿奖作为唯一的目的就把美育“立德树人”的根本任务丢掉了。我建议:对社会舞蹈培训机构要做严格的整顿,对舞蹈培训机构的假科学、伪科学必须取缔。所有中小学社会培训机构的舞蹈课,除了专为特长生和舞蹈社团所上的课以外,不能把专业院校的专业课照搬,要用新的教育理念研发符合普通学校教育教学规律的舞蹈教材。淡化少儿舞蹈比赛的功利性,在相关活动当中,应当强化对孩子创造性的鼓励。努力培养舞蹈美育教师,摆脱专业院校单纯的培养技能性、职业性人才的模式。鼓励专业舞蹈人才走向美育岗位,但是要经过重新培训,让他们有明确的教育思想、先进教育理念,做真正能完成立德树人这一根本任务的新型舞蹈教育人才。

要重视广大农村、民族地区的少儿舞蹈教育

余大鸣:我是土家族,身在军队,经常去不同的地区采风。深感少数民族地区和广大农村的少儿舞蹈教育要引起高度关注。农村和少数民族地区,和大都市一道承载着中华民族文化的根底。像我给学生上课时总说:“你们现在的创作都是坐在课堂里、寝室里,走捷径,你们不深入农村田野,不去亲近大自然、亲近乡村,已经失去了生活创作的源头,所以创作时往往很难发现也很难表现新时代社会生活发生变化以后人们的精神风貌。”

我多年担任大型舞蹈比赛的评委,感觉到题材的雷同、儿童作品的无趣、仿成人严重等一系列问题。我觉得根源在于对“少儿舞蹈的根在哪里”的问题,我们是有所忽视的,过分关注了城市。创作者长期居住在城市而不深入农村生活,所以容易造成作品的雷同。举例来说,苗族、土家族等一些少数民族只有语言没有文字,这些民族的历史、信仰、图腾是在他们的歌、舞、诗歌中传承传诵的。蒙古族、土家族、苗族、侗族等等民族地区的那些孩子们,自小就听着歌声、跳着舞蹈。我们唯有注意到了中华56个民族的文化、语言、歌和舞的多元化特点,才能把民族文化之根脉保存得更全面、更丰富。要提倡向生活学习,注重少儿艺术美育的引导性、服务性。美育会影响人的一生,植根于人的心底。提倡和加大城乡美育的完整教育机制,从根上把这一问题更好地解决。

我从上世纪80年代就介入到中央电视台银河少儿艺术团编舞工作,创作了《小蚂蚁》《山童》等舞蹈作品,切身的感受是,创作少儿作品一定要从“童趣、童知、童欢、童乐”四个要素观察、发掘,真正表达出孩子们的心灵,而不是一切模仿大人。少儿舞蹈教育要迈向孩子的心灵,去呼唤更多的从事艺术教育、创作、表演的人从中学习,真正关注少儿。

我希望借助《中国文化报》等媒体平台,呼吁少儿美育、少儿舞蹈教育要重视农村、少数民族地区。这个重要问题不仅仅涉及训练方式、培训机构,而是要有意识的转变,从根本上去解决。

教育不能有悖良心

郭田:现在,少儿舞蹈美育出现一些乱象是有目共睹的,我所在的北京舞蹈学院考级院这个部门或多或少成为话题聚焦的所在。学习舞蹈的孩子里面有自己喜欢的,有家长逼着来的,各种情况都有。90%的家长都认为孩子以后不一定会走职业化的道路,但仍需有这样受教育的经历。我认为,学舞蹈,目的是通过美育的方式,把一个自然的身体改变为协调的身体,再改变成为美的身体,进行少儿舞蹈培训,最终是要让少儿感知美、认识美,最终创造美,舞蹈教育构成了美育教育中很重要的部分。

搞教育要有良心。良心不是喊口号,而必须体现在具有相对科学系统的教材、训练有素的师资队伍、教育培训硬件符合国家规定。还必须有对培训环节的检验机制,比如北京舞蹈学院的考级。考级是根据青少年儿童不同的生理和心理年龄制定不同的级别,沿着这个级别循序渐进地学习。教材要经过反复实践检验,修改、丰富、完善是正常的过程,但倘若一个星期编一套教材,一个月又换一个教材,对这些问题则应该关注、干预。

考级过程中应戒除“功利性、伪科学”这种心态。普及舞蹈教育不光是教育孩子,也要让家长知道用什么方式学舞蹈才是科学的,我们给过承办单位、合作单位很多建议,例如第一课必须给家长上,只有家长理解了,他们才能支持孩子循序渐进、科学地去学舞蹈。

少儿舞蹈在创作上也存在很突出的问题。本来是成人的舞蹈让小孩去跳就是少儿舞蹈吗?当然不是,因为这不是少儿的视角,里面没有体现少儿的心理、情感。少儿舞蹈创作有它的特殊性,根据少儿的生理条件和心理年龄的不同去取材、去关注他们的表达方式,注入合理的趣味性和情感点,这是非常重要的。

总之,教育不能有悖良心,给少儿好的示范,传达正确的信息,不能极端地把孩子练废了,这些都关乎孩子日后的成长。少儿得到正确的引导和传承,审美的意识才会得到提高。下一代是祖国的未来,为此,我们应该把善心、善行继续下去。

少儿舞蹈教育教学应分层和分类实施

田培培:目前在全国有数量庞大的校外培训机构,有大量的孩子参与舞蹈学习,这一现象引起了诸多专家的关注。舞蹈教育形态是多元化的,舞蹈考级必定是其中的一种形态。少儿群体的年龄跨度较大,从幼儿阶段到小学低年级再到小学高年级,其身心发展特征截然不同,因此,笼统地将“少儿”这个群类用相同模式去看待与对待并不科学。少儿舞蹈教学应实现何种目标?试想一下,如果少儿学习舞蹈后,不具备用身体进行舞蹈表达的能力,而仅仅是活动了、高兴了,这还是不是少儿舞蹈教学的初衷?舞蹈艺术是多元的、立体的舞台艺术,因此在评价少儿舞蹈教学成效时,不应局限于课堂教学的单一视角而应同时观照舞台艺术的综合视角。

舞蹈教育是舞蹈艺术教学活动形态的总称,具体来说,是通过教学过程使学生掌握舞蹈艺术表达方式。由此,如果舞蹈课程学习结束后,学生不会运用身体进行舞蹈艺术表达,我们可以将其称之为“艺术活动课”或“艺术体验课”等等。简而言之,通过舞蹈教学使学生掌握舞蹈艺术表达的方式,是舞蹈课程的核心要务,其根本原因在于:人需要多种修养,舞蹈学习首先可建构身体语言修养基础,其二可以舞蹈的方式优美地表达情感,其三可培养综合艺术素养。同时,不排除通过学习舞蹈塑造艺术偏好或一技之长。

进而,舞蹈课程需要根据不同学习群类进行设置。目前有两种课程形态,一种是启发式、活动式的课程类型,另一种是组合式的课程类型,在这两大类课程形态中既有强化训练型课程,也有自由快乐型课程。少儿舞蹈教育教学要分层和分类实施,最核心的三个层级即年龄层、水平层、内容层,只有通过清晰的分层,才能科学有效地实施教学理念、方法和评价,所以针对不同的年龄、水平、内容将考级教材细分化是非常重要的。除此之外,还需关注以下分类:校内舞蹈教学、校外舞蹈培训、校内艺术团训练。毫无疑问,上升到校内艺术团和中等职业艺术学校这一层次一定要具备艺术情怀。因此,我们要清楚校内舞蹈教学与校外舞蹈培训的课程内容,艺术团、中等职业学校应如何分类授课,如此才能在教育理念、方法和评价中进一步准确化。

我的一个核心建议是:加快出台教师教学水平测试的标准。只有通过这一测试标准的教师才能进入各种培训机构进行教学,真正做到因材施教。

少儿舞蹈培训市场亟须规范

董丽:随着经济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家长开始注重孩子艺术素质的培养,少儿艺术培训市场繁荣火热。由于少儿舞蹈学习的效果很难找到一个统一的评价标准,这一方面增加了家长和社会对少儿舞蹈培训机构的评价难度,另一方面却也降低了商家进入这个市场的门槛。由此出现的问题是,少儿舞蹈培训机构良莠不齐,乱象丛生。

一、办学观念亟须转变。对于孩子学习舞蹈,很多家长存在认识误区,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衡量孩子学习效果的标准。在家长看来,技能技巧的掌握程度就是检验舞蹈学习成果的“度量尺”。二是盲目跟风。很多家长给孩子报舞蹈班的依据是看它是否“热门”,他们的潜意识里认为,“热门”的自然就是好的。反观一些少儿舞蹈培训机构,当它们面对有着认知误区的家长时,“以市场需求为导向”(实际上就是功利化)的指导思想让它们不仅不去正向引导家长树立正确的教学理念,反而表现为积极迎合。可以说,“功利化”已是目前少儿舞蹈培训市场最大顽症,原本培养孩子舞蹈学习兴趣和素养的摇篮变成了培训机构追求利益最大化的基地。

二、教师素质亟须提高。培训机构也知道家长在给孩子选择教育培训机构时,首先考虑的就是师资水平。因此培训机构会以教师的各类资格证书和各种比赛的奖状奖杯作为“噱头”显示其师资水平。那么,少儿舞蹈培训机构教师的专业素质及素养真如所“包装”的那般“华丽”吗?我了解到,培训机构中90%以上是兼职教师,如果这些兼职的教师有着“舞蹈专业毕业”的教育背景,已经算是很不错的,但更多培训机构的师资来源是在校专业大学生甚至是非专业大学生等。“懂专业的不懂教育,懂教育的专业不行”似乎是这个行业中普遍存在的现象。培训机构的舞蹈教师大多抱着“打工”的心理,他们把工作当成一种谋生的手段,而不是一项衷心热爱的事业,如此,也就没有那么多的教师责任感与义务观念。

三、课程体系亟须完善。面对火爆热烈的市场需求,在带热了少儿舞蹈培训机构的同时,也带热了相应的课程体系建构。现在随便看看任何一家少儿舞蹈培训机构,发现其课程设置都是琳琅满目的。其中包括中国舞、民族民间舞、芭蕾舞、拉丁舞、爵士舞、街舞、成品舞、技巧等。这些令人眼花缭乱的课程体系背后,实则关联着一门新兴的产业链条——舞蹈考级。由于相关部门缺乏统一规范和管理,舞蹈考级已由最初单纯的舞蹈艺术水平测试,发展到如今经济利益的追求和攫取。试想,当市场上的艺术培训充斥着浓浓的商业化信息,艺术培训机构和舞蹈课程建构者都在追逐商业化、利益化的时候,他们所推崇的舞蹈课程体系,又如何能够体现专业性、科学性、严谨性、艺术性?

期望这个市场健康、规范、持续的发展!

少儿创意舞蹈:回到教育的原点

马守则:如何理解教育?我认为,以传授知识和技能为目的的活动是“教”,以培养品性和素质为目的的活动是“育”。现在,社会太注重对知识的传授而忽略了育人的价值。教育必须超越知识和技能,少儿舞蹈教育也是如此。而且我认为育人才是未来的目标和前途。如果教育只关心考试、学位或者证书,少儿舞蹈普及教育只在乎技术技巧。就好比人失去了信仰,失去它的核心价值。存在于当下教育中的功利主义盛行的价值取向,对我们的儿童舞蹈教育影响至深,非常有害。

我的工作室于2016年10月开办“少儿创意舞蹈师资研修班”,主要进行师资培训。我们的理念是“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不强调参加工作坊的老师直接复制我们的课程,而是希望通过我们的课程,能给予老师们一种思考、灵感、启发和顿悟。我们的终极目标,是希望老师们能够找到创造少儿创意舞蹈教材的源泉,能举一反三,今后能直接尝试创造创意舞蹈课程。关于少儿舞蹈的教育和普及,我觉得目前对教师的培养非常重要。另外,就是如何教育家长,让他们树立起正确的观念,放弃功利心,回到教育的原点。以健康、人性化的方式对少儿舞蹈进行培养。

对于创意舞蹈,很多人理解是不是带少儿玩游戏?貌似是游戏,本质不是,它是在引导少儿的好奇心和想象力。创意舞蹈教育貌似使少儿输在了起点,似乎没有学到什么技术技巧,但是一定会赢在人生的终点,因为它开发了少儿的好奇心、想象力,还有创造能力,包括对艺术的鉴赏能力。一个孩子通过这样的创造艺术教育扩宽了他的思维,今后会使他拥有创造性思维,得以终身受益。

今天,少儿舞蹈教育如火如荼,功利心、急功近利、追名逐利、“伪科学”方法等,严重损害了孩子们的“身”和“心”,“技术化”和“机械化”的少儿舞蹈教育对孩子有害无益。树立孩子们的“三观”、培养他们的情商、提高他们的审美、释放他们的天性、发挥他们的想象力和创造能力,才是目前少儿舞蹈教育的燃眉之急。

教育的重要目的不光是记住知识,更在于使学生学会思考。

技术有价,创意无价。

(记者刘茜整理)

热点新闻

精彩专题

更多»

主管单位: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和旅游部主办单位:中国文化传媒集团

关于我们 | 网上读报 | 网站地图 | 广告刊例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本网声明 | 版权声明

京ICP证11060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0004 京网文[2010]0444-036 ISP许可证B2-2011008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2631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293-5 禁止利用互联网等从事违法行为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3213130 63213114

© 2017 中国文化传媒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