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馆与家庭阅读

家庭是社会的细胞,家庭阅读也可以说是全民阅读的细胞。在今年世界读书日到来之际,本刊特选取了几则家庭阅读的小故事与读者分享,期待将他们的家庭阅读方式和氛围传递给更多的人,让更多的人在家庭阅读中获得快乐。愿前行的路上,人们与书为友!

家庭阅读是全民阅读最应关注的对象,是全民阅读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古代就有耕读传家的传统,家庭藏书和读书是我们这个民族的传统,如何在新时代实现传统的再生,图书馆在其中可以发挥怎样的作用,是一个值得思考的课题。图书馆业界正式提出关注家庭阅读,是在2006年4月召开的中国图书馆学会第一届科普与阅读指导委员会大会上,当时,第一届阅指委主任王余光在其所作的《让阅读成为我们生活的一部分》主旨报告中,针对我国家庭藏书和读书人比例不断下滑的趋势,提出“重建家庭藏书,让书籍走入每个家庭,让耕读传家的传统在新的时代得到延续”。他还呼吁大众将购书经费列入家庭开支,储备家庭必备的基本藏书,给家庭成员营造良好的阅读环境和氛围,并提出图书馆要采取积极的措施来促进家庭阅读。

家庭是社会的细胞,家庭阅读也可以说是全民阅读的细胞。社会学家对家庭的功能定位主要是经济功能、抚养功能、社会化功能与情感交往功能。家庭阅读是个人作为家庭成员参与阅读活动,是在家庭关系基础上的阅读与共读,表面上看是人与阅读材料的关联,实际上是在累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这种建立在家庭关系上的阅读,一方面是在家庭范围内对阅读材料进行处理与使用,一方面是在活动过程中实现家庭成员间的互动与适应,最终实现家庭的两个重要功能:社会化功能和情感交往功能。目前倡导的亲子阅读、分享阅读、治疗阅读等丰富多彩的家庭阅读方式,其核心功能不外乎以上两点。图书馆介入或推进家庭阅读的出发点和采取的措施,应该是以家庭为主轴,尊重家庭的阅读习惯,找准自己的位置,促进家庭阅读的开展,最终帮助家庭阅读实现以上功能。

在图书馆与家庭阅读的互动中,可以作为的空间很大。总体来说,目前图书馆与家庭的互动还比较欠缺,图书馆的阅读推广活动脱离家庭,家庭的阅读脱离图书馆,彼此游离。这里的主要原因一方面是目前中国家庭普遍缺少图书馆意识和利用图书馆的习惯;另一方面是图书馆在满足家庭阅读需求方面存在着资源、人力和专业技能等不足的情况。比如说家庭阅读实际上是一个复杂的教育过程,需要系统的知识和方法,图书馆员需要承担起家庭阅读领航员的责任,而相关专业知识和专业人员在目前的图书馆界是较为缺乏的。

与此同时,图书馆推进家庭阅读的工作又是一片蓝海,图书馆可以从两个方面着手推动家庭阅读:一是为家庭建立符合其阅读需求的藏书体系。比如举行家庭经典阅读书目推荐等活动,力求逐渐实现图书馆活动与家庭阅读互动的良性循环。这方面图书馆需要发挥聚合的力量,引进学校、妇联以及社会阅读组织,将图书馆的专业触角真正深入到家庭阅读的内部,以期形成“图书馆+家庭”的阅读推广服务模式。二是划分家庭成员的阅读需求等级。比如早期阅读,研究表明6岁以前是一个人智力开发的关键时期,此时的阅读是从听读开始的。图书馆可以介入此时的家庭阅读,为家长提供这方面的咨询和培训,通过专业性的服务推动,让小读者从家庭阅读中获得快乐。

家庭是社会的基本组织单元,家庭阅读是全民阅读最基础的社会性阅读。图书馆尤其是公共图书馆是一个城市的公共书房,也是所有家庭共有的文化客厅,全民阅读离不开图书馆与家庭阅读的互动互利。图书馆之所以可以辅助家庭阅读,原因在于其可以提供更多的免费资源,对于购置力量较弱的家庭,图书馆是实现阅读无障碍的最佳保障;图书馆还可以提供专业性的阅读服务和指导,尤其是可以在家庭藏书体系构建和家庭阅读环境、阅读方法等方面提供帮助。此外,图书馆作为城市的文化客厅或第三文化空间,可以为家庭阅读提供互动交流的场所和平台,可以聚合学校、社会组织和各个家庭的力量,共同推进家庭阅读的开展。

(作者王 冰系深圳图书馆副馆长)

热点新闻

精彩专题

更多»

主管单位: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和旅游部主办单位:中国文化传媒集团

关于我们 | 网上读报 | 网站地图 | 广告刊例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本网声明 | 版权声明

京ICP证11060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0004 京网文[2010]0444-036 ISP许可证B2-2011008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2631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293-5 禁止利用互联网等从事违法行为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3213130 63213114

© 2017 中国文化传媒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