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真正改变的,并不只是几个电竞少年

 

2017年KPL王者荣耀职业联赛秋季赛总决赛现场

 

电竞已衍生为一种青年文化形态,包含新型职业、商业包装、粉丝经济等诸多维度

2017,电竞文化电竞少年初养成

和电竞选手张宇辰的两次见面,如同画风错落的电影剪辑。23岁的他,在电竞圈更为人熟知的名字是,“老帅”。

第一次见面,在上海杨浦的一个小区,AG超玩会《王者荣耀》基地。张宇辰悠闲歪坐在椅子上,一边远程语音指导他人打游戏,一边和队友轻松地聊天。基地空间和任何普通男孩的家一样:电脑、泡面、外卖餐盒……还有一只冬眠的仓鼠,一只满屋子乱蹿的小狗“冬瓜”。

接受采访的张宇辰,拘谨,羞涩。他还不习惯自己被当作电竞偶像,更不习惯于阐述、分析成名经验与因果。

第二次见面,在深圳湾体育中心“春茧”体育馆,2017年KPL王者荣耀职业联赛秋季赛总决赛打响前。“老帅”张宇辰,和其他5名网络人气票选的KPL(King Pro League)选手,与李易峰、欧豪、张继科、苏炳添一道进行明星表演赛。当张宇辰登台,万人观众席爆发出热烈的欢呼。

竞技台上的张宇辰,自信,从容。他习惯在驰骋已久的游戏赛场检阅自己,更习惯在新战局中归纳实实在在的得失。

而电竞真正改变的,并不只是几个电竞少年。电竞已衍生为一种青年文化形态,包含新型职业、商业包装、粉丝经济等诸多维度。

根据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伽马数据、国际数据公司联合发布的《2017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2017年中国电子竞技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达到730.5亿元,同比增长44.8%:其中,客户端电竞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达到384.0亿元,同比增长15.2%;移动电竞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达到346.5亿元,同比增长102.2%。

探究数字背后的深层意义,是电竞文化之于年轻一代的吸引力,乃至归属感。

2017年,你电竞了没?

从“路人”到职业选手,感谢时代给我们这么好的条件

张宇辰生于1994年,辽宁沈阳人,现为AG超玩会《王者荣耀》项目选手,被粉丝称为“国服第一中单”。

23岁,以电竞圈为参考系,是一个略显大龄的年纪。在他所属的俱乐部里,其他选手的年龄大多在18~20岁。

张宇辰觉得自己和同龄队友相比,经历已相当丰富。“我接触社会比较久,大概有三四年。吃了一些苦,碰到一些事情,所以我算同龄人里比较成熟的。”张宇辰所说的接触社会,是背井离乡独自在外闯荡,换了三四份工作都不太满意,一度陷入迷茫。

2015年10月,《王者荣耀》上线,12月,张宇辰工作之余开始玩这款游戏。越玩越喜欢,还开了游戏直播。他的直播路数不是个人秀场,而更接近于“技术流”。“可能游戏主播都愿意打一些比较秀、carry(带动全场)的风格,我那个时候更多想有教学的意义,把我对游戏的理解和我觉得正确的方式教给大家。”

因为在游戏直播里的出色表现,张宇辰被人邀请去打职业赛,组战队,参加KPL比赛。不到两年,他的人生轨迹就被一款游戏改变了。

电竞选手这个新型职业,让张宇辰的生命在与社会过招的几年生涯,第一次写进了“喜欢”二字。“其实我从小就比较崇拜这个行业,觉得很厉害,很酷。我没想过自己也可以打职业赛,我挺幸运的,有人认可,有这个机会,从一个‘路人’的状态,慢慢走到了今天。”

现在每一天,张宇辰这样度过:中午十一二点起床,“随便打两局游戏等吃饭”,下午两点开始训练赛,一直持续到晚上6点,吃晚饭,休息半个小时,继续晚上的训练,凌晨1点左右结束。训练时间至少在10小时,中间穿插着开会、复盘等队内交流,全天日程排得满满当当。

“没有自己的私人时间,所有时间都放在游戏里了。”张宇辰总结。

他感慨,在上一辈电竞人叱咤风云的时候,自己年纪尚小,并无对所谓事业、职业态度的认知,只是单纯觉得那些电竞人很辛苦,每天需要泡网吧、吃泡面,训练十几二十个小时不睡觉,有种“为国争光的感觉”。

现在,自己也进了专业俱乐部,张宇辰的感受是“关注度高了,职业更规范了,生活待遇好很多”。“俱乐部有专门负责我们伙食、身体的工作人员,还有负责外联的人,感谢时代给我们这么好的条件,去做这样一个事情。”

理性对待“造星”机制和粉丝经济,电竞核心还是提升自我

国内电竞行业发展到现阶段,“造星”机制是重要组成部分。

腾讯互娱移动电竞业务部总经理、KPL联盟主席张易加说,电竞“造星”机制模仿NBA选秀,希望比赛本身提供舞台,让电竞职业选手成为明星。“通过他们不断进取的故事和成长历程,来呈现电竞本身的魅力,从而把电竞正能量的文化能传递给观众,也会带来商业价值。”

张宇辰正是腾讯电竞造的一颗“星”。

目前,张宇辰有49万微博粉丝,平日发微博的风格平易而诙谐,还时常添加一条话题“#老帅老帅了#”。人气脱口秀演员王建国还发微博:“今天吃饭,一个服务员小伙儿非说我是王者职业选手老帅,咋解释都不听,最后只能跟他合了影。心疼这个小伙儿,更心疼老帅。”

什么时候感觉自己红了?张宇辰回答:“我们没有那种意识,都在训练,跟外界接触少,不知不觉会突然发现还是有一定影响力的。”一些很久没接触的朋友会很惊讶——“以前认识你时,你什么都不是,现在打职业,还真不错”。

张易加表示,那些符合“造星”潜质的电竞选手,首先必须游戏打得好。在专业过关的基础上,想得到万千粉丝的宠爱,则是诸多元素综合的结果。

“第一,长得帅肯定很有优势;第二,善于沟通,能够很好地表达和跟用户互动;第三,人品好,善于在团队里发挥积极的精神。我们会做年度选手评选,不仅看技术,也看在团队中发挥的作用。”

张易加特别举了张宇辰的例子,“他在团队里是队长,能发挥带头作用,把大家聚集起来,有效应对危机,或者协调团队的矛盾”。

张易加强调,越到后期,“人的品格跟素质会决定他未来能够达到的高度”。他们会坚持这样的选拔方式,挑选和鼓励类似张宇辰的选手,把他们打造成未来的超级明星。

不过,张宇辰显得理性而克制,“不是10个人上场去秀,看谁打得好看,大家愿意看谁。核心还是去提升自己、变强”。

张宇辰说,其实有时候挺心疼自己的粉丝,毕竟这意味着他们在时间和精神上无偿的付出。“坐飞机过来,提前一天住一晚看比赛,有时候环境比较恶劣,比赛场馆又很挤。看比赛的过程蛮舒服,散场的时候是比较难过的。”

张宇辰坦言,平日实在没时间与每个粉丝聊天互动,“你能做的就是打好比赛,赢了他们会开心”。

这是对未来很关键的时间点,俱乐部承担了半个家长的责任

在AG超玩会的上海基地,张宇辰和其他队友日夜生活在同一屋檐下。

白天,他们围坐在长桌电脑前训练,有专人做饭,偶尔自己去热杯奶茶、蒸盘馒头;晚上,他们睡在敞开的“集体卧室”,摆着几张木质上下床;室外的几排落地晾衣架,被少年们的衣物挤占得不留空隙;宠物狗“冬瓜”楼上楼下闲逛,和每个人玩耍。

许多电竞少年是直接从学校来到封闭式训练的俱乐部。AG电子竞技俱乐部副总经理廖新文说,电竞选手们的年纪普遍偏小,他们很多时候“担任了半个家长的责任”。“不仅是让他们出成绩,还要让他们的价值或者说梦想得到体现。在俱乐部这几年,也是一个对他们未来很关键的时间点。”

廖新文表示,队员的家长们都认可和信任俱乐部的管理。俱乐部也会在生活各方面帮助队员,比如帮队员进行财务管理,帮他们存下比赛奖金、工资,再一次性打给家长。

廖新文相信电竞作为新型职业的巨大魅力:这是一个让年轻人感兴趣的行业,大家相处愉快;每个选手都会心存一个关于游戏领域的梦想;这个行业的收入绝不会比传统行业差。

张宇辰觉得,自己和从事传统职业的90后并无差别。“这个年代,还有很多你想不到的职业存在。只要你在做自己觉得有意义、热爱的事情,能实现自我价值,就可以了。”

针对舆论对手游导致青少年沉迷的质疑,张易加表示,未来他们希望培养选手更好的职业素养,在公众面前展现正能量的形象。

对中国电竞行业的发展现状,张易加觉得,现在国内大部分电竞赛事集中于上海,而中国市场这么大,大家有旺盛的需求去不同城市的场馆感受电竞赛事。

张易加表示,KPL从2018年开始会有新尝试:把战队分两个城市,6支在上海,6支在成都;变成两个赛区,最终选出东部赛区冠军和西部赛区的冠军,进行地域化的对话。“这种模式如果能够实验成功,我们会开设更多的城市,让更多观众能够进行线下体验。”

(记者 沈杰群)

热点新闻

精彩专题

更多»

主管单位: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和旅游部主办单位:中国文化传媒集团

关于我们 | 网上读报 | 网站地图 | 广告刊例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本网声明 | 版权声明

京ICP证11060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0004 京网文[2010]0444-036 ISP许可证B2-2011008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2631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293-5 禁止利用互联网等从事违法行为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3213130 63213114

© 2017 中国文化传媒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