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夏天演技当道 群嘲少了 点赞多了

杨文杰 /文

  随着上课铃声重新响起,暑期档终于落幕。过去暑期档热剧通常也是观众吐槽的重灾区,今年虽然也不乏顶配的流量剧,但剧情和偶像演员演技的槽点锐减。

  把适合的演员放在合适的位置,是2019年暑期档电视剧在演员使用上的共同特点,这样做的结果是:挨骂少了,新人多了,演技派价值回归了。相对作品而言,不少新老演员成了今年夏天最大的受益者。

  古装剧

  大刀阔斧改编原著

  趟出一条可行之路

  去年下半年延续至今年6月份,多个“头部”古装剧遭遇官宣后又临时撤播的命运,历来最容易出“爆款”的古装剧纷纷将预期调低。但这一局面,随着两度延播的《长安十二时辰》于6月27日突然在优酷开播而峰回路转。

  值得注意的是,《长安十二时辰》《九州缥缈录》《陈情令》等暑期档古装剧都是改编自非常著名的网络小说,基本都在原著粉和普通观众之间实现了最大程度的调和。另外,制作上的精良和诚意也是让观众买账的一个重要原因。

  遗憾的是,这几部制作上可圈可点的作品,终因剧本的功力或者导演讲故事的能力稍欠“火候”,最终都没有达到预期的“爆款”量级。

  现代剧

  电竞剧与亲子剧

  同题竞争双双撞车

  在现代都市剧的战场上,四部大剧巧合地捉对厮杀:《亲爱的,热爱的》《全职高手》主打新鲜的电竞题材,《少年派》《小欢喜》同时聚焦高考家庭喜怒哀乐。其实,这种同题竞争背后也并非全然意外“撞车”,必然性源于业内对新兴电竞题材的开发热情以及对亲子教育题材把握的成熟度。

  从呈现结果上,《亲爱的,热爱的》吸引的仍是喜欢甜蜜爱情的年轻观众群体,网络播出的《全职高手》则是全力以赴呈现原著的电竞大神高燃奋斗故事。但是,这两部剧面对的相同问题是分众明显,并没有完全打通游戏和电视剧的次元壁,在新型年轻化题材的突破上还需后来者继续努力。

  《小欢喜》和《少年派》同属教育话题剧,经过多年磨炼,各方面跟同期其他剧相比都显得游刃有余。但是它们最大的问题是新鲜度缺失。虽然剧作整体上不失水准,但口碑和话题度全靠演员们的表现支撑:《少年派》若是离开了张嘉译的冷幽默和闫妮耍宝的化学反应,《小欢喜》没有了黄磊的定海神针,少了陶虹和沙溢的反差萌,乃至几个“小戏精”的加分,很难达到目前的市场反响。

  分析

  流量归位  演员受益

  演员使用相对理性是今年暑期档的一个好现象——大原则都是把合适的演员放在合适的位置,迷信流量明星的现象没有再出现。

  刘昊然当然是《九州缥缈录》最大的卖点,但是纵观全剧,并没有因为刘昊然而导致整个作品架构的倾斜;易炀千玺在《长安十二时辰》中的电视剧首秀被公认是流量歌星转型演员最成功的案例,“零差评”的结果仰仗的是对角色和演员高度契合的糅合;《全职高手》是杨洋个人职业生涯中好评度最高、演技被群嘲最少的一次。

  另外,《小欢喜》是传统的现实主义创作方法,每场都是戏中有戏,演员选择更是处处透着精心。在家相夫教子十年的陶虹被黄磊三顾茅庐请出山,演活了剧中的强势母亲,这也被称赞为一个“中年女演员教科书般的复出”。

  除去上述所谓“头部”大剧,今年夏天盯准年轻学生群体的“分众”剧目也数量众多,如体育剧《追球》、电竞剧《陪你到世界之巅》、情感剧《七月与安生》、古装“暗探”剧《大宋少年志》、民国剧《烈火军校》、冒险剧《无主之城》以及软科幻喜剧《蛋黄人》等等。

  遗憾的是,今年暑期档虽然热闹多了、骂声小了,但并没有出现如去年的《延禧攻略》、2017年《我的前半生》这样能带动全民话题的“爆款”作品。

文章来源:北京青年报 责任编辑:陈晓悦

相关阅读:

热点新闻

精彩专题

更多»

主管单位: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和旅游部主办单位:中国文化传媒集团

关于我们 | 网上读报 | 网站地图 | 广告刊例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本网声明 | 版权声明

京ICP证11060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0004 京网文[2010]0444-036 ISP许可证B2-2011008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2631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293-5 禁止利用互联网等从事违法行为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3213130 63213114

© 2017 中国文化传媒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