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鹿与光明之徽 法尼斯琥珀金币小考

三分之一斯塔德金币

在古希腊钱币中,有一组早期琥珀金钱币极为特殊。它们的产地为小亚细亚西海岸的以弗所城,为斯塔德、三分之一斯塔德、六分之一斯塔德、十二分之一斯塔德、二十四分之一斯塔德、四十八分之一斯塔德和九十六分之一斯塔德。这批钱币主要以牡鹿为主要图案,其中,斯塔德与三分之一斯塔德为牡鹿的全身像,其余为半身像或头像。这批钱币之所以如此著名,是因为其斯塔德与三分之一斯塔德为铭文钱币,其中,斯塔德的铭文为“ΦАΝΕΟΣΕΙΜΙ”,其意为“吾乃法尼斯之徽”,三分之一斯塔德的铭文仅为“ΦANEOΣ”。其中,法尼斯斯塔德目前所见有两版,即大字版与小字版。

这批钱币极具历史价值,系因该式钱币为目前所见最早的希腊铭文钱币之一,也因钱币铭文中所提及的“法尼斯”一词。铭文中的“法尼斯”为何人,或其寓意为何?目前仍旧众说纷纭。“法尼斯”一词并非钱币所独有,在古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的《历史》一书中就有提及。史载:“(法老)阿马西斯的雇佣武士、‘睿武明断’的哈利卡纳苏斯人法尼斯,与其君有隙而深衔之,遂逃逸,乘船渡(波斯国王)冈比西斯处……法尼斯以埃及之虚实具关白冈氏”。根据希罗多德的记载可知,此处的“法尼斯”系哈利卡纳苏斯人,他的活动年代应在公元前530年左右。然而,此“法尼斯”系彼“法尼斯”耶?早在19世纪,近代古典学家佩西·嘉德纳就提出,他可能是希罗多德所提及的“法尼斯”,嘉德纳结合文献记载及钱币铭文证据,认为“法尼斯”或是哈利卡纳苏斯的僭主。但学者克莱伊先生却认为,这批牡鹿版钱币的发行时间应在公元前7世纪末,与文献记载的“法尼斯”相差近100年,此“法尼斯”遂非彼“法尼斯”。然而,克莱伊假设,雇佣兵法尼斯的祖父可能亦名曰“法尼斯”,后者可能在公元前7世纪末担任过哈利卡纳苏斯的君主。此外,大英博物馆所藏乃见于哈利卡纳苏斯。克莱伊先生因此而得出结论:该版钱币应铸造于哈城,阳面牡鹿应为法氏(武士祖)私人之徽。

带有牡鹿图案的金币

笔者以为,法尼斯祖孙同名之说应属臆断,并无直接证据支持。虽然大英博物馆所藏的小字版钱币传为哈利卡纳苏斯所见,但2012年在以弗所发现了一批法尼斯铭文钱币,其中有大字版2枚,小字版4枚,另有三分之一斯塔德法尼斯铭文钱币以及大量小法尼斯钱币。因此,该窖藏表明法尼斯钱币应是以弗所发行,而非哈利卡纳苏斯,希罗多德《历史》中虽有记述,但二者之关系明显无证据可佐。故而此处的“法尼斯”与哈利卡纳苏斯的法尼斯无关。

早在20世纪初,就有学者认为,在古希腊语中,“法尼斯”有代表光明之意。“法尼斯”应为徽号而非人名,此铭文或可译作“吾乃光明之徽”。另外,古希腊的生育女神亦名为法尼斯。钱币的主要图案——牡鹿则是以弗所城隍阿尔特米斯神的主要标志。由此可以推测,这批钱币应与神祇密切相关,它可能代表阿尔特米斯神,或法尼斯神。而这一推测也得到了考古映证:在古代世界最伟大的建筑、世界七大奇迹之一的以弗所的阿尔特米斯神庙的地基里,也曾出土过法尼斯钱币。1904年-1905年,考古人员在清理神庙地基时,发现了93枚琥珀金币。部分钱币出土在石缝内,其中,19枚钱币共置在一陶罐之内。此即为阿尔特米斯神庙地基窖藏。1984年,大英博物馆再次主持发掘了阿尔特米斯遗址,出土了一批极具考古价值的琥珀金币。此窖藏称之为阿尔特米斯第二窖藏。根据地基中所出土的大量可作为断代标尺的珠宝首饰、象牙雕像和其它文物,可以推算这些琥珀金币的发行时间应是在公元前6世纪中叶,它们可能是克罗伊索斯财施阿尔特米斯神庙时放置在地基内,以为奠基之用。据此可知,这些琥珀金币的铸造时间至晚在公元前7世纪末、公元前6世纪初。由于有较为精准的年代标尺,阿尔特米斯神庙地基窖藏便成为了最具考古价值的早期窖藏币之一。在这些窖藏中,出土了13种琥珀金钱币,其中包含了法尼斯系列的小面额琥珀金币。

文章来源:雅昌 责任编辑:路雪

相关阅读:

热点新闻

精彩专题

更多»

主管单位: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主办单位:中国文化传媒集团

关于我们 | 网上读报 | 网站地图 | 广告刊例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本网声明 | 版权声明

京ICP证11060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0004 京网文[2010]0444-036 ISP许可证B2-2011008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2631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293-5 禁止利用互联网等从事违法行为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3213130 63213114

© 2017 中国文化传媒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