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田野文物原地生辉

让田野文物原地生辉

记者走访几处文物现场 修缮保护措施明显

在本市市域范围内,广泛分布着大量田野文物,其中很多是在人迹罕至之处,致使保护工作压力很大。但近年来,随着文物部门逐年加大监管力度,市民文保意识不断提高,田野文物保护状况已逐渐改善。连日来,北京晨报记者在海淀、昌平、门头沟等地走访发现,不少石刻文物都已经得到了妥善的保护。

地点一:海淀北法海寺

北法海寺位于海淀区西山林场的山间,与石景山的法海寺相对应。相传为元代“山中第一大寺”宏教寺的旧址。北京晨报记者曾多次到北法海寺探访,在修缮以前,仅存一座完好的山门,隐藏在灌木丛里。山门外的石狮已经破损不堪。

由于北法海寺遗址的围墙一度存在多处缺口,登山的人们可以比较容易地进到院中,草丛里丢弃了不少垃圾。顺治皇帝的御笔碑上也满是墨迹,疑为一些拓片爱好者所为。

近日,北京晨报记者再次来到西山林场,顺着登山步道一直上行,在半山腰就看到了北法海寺的指示牌,只是牌上写着暂未开放的字样(图左)。走到寺院下面,可见昔日的断壁残垣已经修葺完整,外面围着蓝色施工围挡。虽然不能进到院中,但已可以看到里面修复的殿宇房屋。

北京晨报记者了解到,西山林场北法海寺遗址保护工程于2016年3月10日开工。此前于2014年底完成了“北法海寺遗址与静福寺遗址一期考古勘探”,2015年6月完成了“北法海寺修缮项目设计”,2015年12月完成了“北法海寺遗址保护工程”施工及监理的招投标工作。这次修缮主要实施内容为北法海寺中路四重大殿原遗存清理保护,中、南、北路建筑修复,庭院内外全部地面的铺装恢复及院墙的修缮及修复等。相关部门曾表示,作为北京西山文化带重要的组成部分,北法海寺的修复将进一步丰富西山国家森林公园的景观完整性及文化功能。

地点二:昌平文物石刻园

昌平文物石刻园位于昌平公园内,隶属于昌平区博物馆。园内立有神道石刻、碑刻、经幢、上下马石、石供器等石刻60余件,都是从昌平区内收集来的石刻文物,年代多为清代以前。

这些文物来自不同的文物遗址,因为多种原因原址不再具备存放条件,才被运至公园内集中展示保护。市民可于每周六8时至10时免费参观游览。北京晨报记者来到文物石刻园时,园区并未对外开放,但隔着铁栅栏也可以看到里面的石刻文物,每件文物前面都设有说明牌,讲述着它的来历(图中)。不时有市民经过此处,会隔着护栏浏览里面的石刻文物,还不时用手机拍照。

北京晨报记者了解到,文物石刻园位于昌平公园西南角,占地面积达1000平方米。该园始建于2001年11月,2003年文物石刻园被公布为区级文物保护单位。据昌平区文化委相关负责人介绍,建园时,为便于市民参观文物石刻,园内未设置隔离设施。但有部分游客文物保护意识不强,经常出现踩踏、涂抹文物石刻的行为,甚至有人在上面喷涂小广告。昌平区文化委及昌平公园管理处曾采取设置探头、专人劝阻等方式,对文物石刻加以保护,但收效甚微。

为保护文物石刻,防止其损坏、丢失,文物石刻园自2014年5月起开始安装隔离护栏,进行封闭式管理,并实施定期开园闭园。其中,部分重要石刻已运回昌平博物馆保管,被喷涂小广告的石刻已清理干净。

地点三:万佛堂塔

这座古塔位于门头沟区永定镇万佛堂村旁山坡上,修建于明代,属于门头沟区级文物保护单位。虽然进村就能望见半山腰的塔身,但要近距离一观它的风采还真是不容易。最令人称奇的是,在村内路上,抬头就能看到古塔,可走到山根底下却看不见了。

北京晨报记者找到一条长满杂草的羊肠小道,这条路可能是以前上山植树的人走出来的,因为道路是围绕着山上的树木,盘桓向山上走的。由于脚下有不少没有种树的树坑,还被荆棘杂草掩盖,走起来需要格外小心。这时古塔也是时隐时现,走几步就要停下来,寻找古塔的位置,生怕走错了方向。用了大约半个小时时间,才终于突破杂草的包围,走到了塔下。

只见古塔已经经过修缮,周围有一圈护栏(图右),但并未完全封闭,留有供人走上塔基的台阶。塔高约9米,六角形,是五层实心砖塔,塔基为石砌,塔身上装饰有门窗,四周围砖雕均极其精美。

据《门头沟文物见闻》中记载,“万佛堂开山寿塔”建于明代正统元年(1436)。据考为高僧慧进大师舍利灵塔。修缮前,残高约7米。塔基为石质,砖雕须弥座高2.48米,残毁严重,其上为单昂单翘五踩斗拱承托平台,平台上置三层仰莲,承托塔身,塔身龛额石刻“开山寿塔”。砖雕装饰门窗,窗楼纹饰有“万字不到头”、双菱花,门窗上雕如意纹,塔转角处砖雕装饰性圆柱。塔身上为五层密檐,每层密檐之下均有单昂单翘斗拱承托。塔刹已毁,承露盘掉在塔旁。地宫暴露,未见任何遗存物。

■专家说法

窃取田野文物犯法 绝不能碰

北京石刻艺术博物馆石刻专家刘卫东在接受北京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对文物保护常识还要进一步扩大宣传。要让人们明白,在合法的文物市场上,喜欢一件文物可以购买。但不能在田野里看到一件文物,很喜欢就把它拿走了,这显然是不行的。

“以往鉴宝寻宝的宣传已经很多了,让老百姓都了解到了文物的经济价值,大家都想挣钱了,那怎么行呢?”刘卫东说,如果一个人第一次窃取一件田野文物,没有被制止,那他就会发生第二次偷窃行为。还有一些文物贩子,他们本身不会到田野里去偷运文物,但会花钱指使一些人去做。要斩断犯罪黑手,不能只抓到那个现场偷文物的人,他可能只是个搬运工,一定要查出幕后指使者。

刘卫东说,不论是喜欢文物收藏的人、贩卖文物的人,还是那些“搬运工”,都必须清楚,窃取田野文物是犯法的行为,是绝对不能碰的。

刘卫东表示,目前对于田野文物保护主要采取两种方式。第一就是原地保护。包括一些大型不可移动文物,一些石刻文物,都是这样进行保存的。第二种情况就是原地保护已失去价值,就要集中保护。但集中保护不可能解决全部田野文物的保护问题。要想更好保护田野文物,除了要推出被盗(丢失)文物信息发布平台这样的网站,来遏制非法文物交易之外,就是要提高全民的文物保护意识。“如果大家都能自觉保护文物,都练就一双火眼金睛,发现可疑文物就及时报告,那非法文物交易也就真的无处遁形了。”

■记者手记

一砖一石都在记录历史 不容打扰

曾经听一位文物执法者说过,现在的盗窃分子都不是盲目出手的。他们都是先去踩点,然后拿着石刻文物的照片去找买主,有人愿意收购,他们再下手。因为如果没人肯要,在这些唯利是图之辈眼里,一件石刻文物还不及一块石头有价值。

我想,如果耿聚忠墓的龟趺驮碑真能够交易出去,也确实要佩服那位买主,这不是喜爱文物到了极致,而是无知无畏到了极致。您要把驸马爷的墓碑摆在自家花园里么?如果从万佛堂盗走的石佛像有人肯购买,他也不可能得到想要的平安顺意。

无论是盗窃者,还是收赃者,他们都没有想清楚一点,就是这些文物石刻本就是老祖宗留给大家的财产,它们只有回到原来的地方才有意义和价值。而将它藏在自己家里,就立马变成一块失去意义和价值的石头。

在耿聚忠墓遗址,在万佛堂遗址,记者都感到一种让人心生敬畏的气场。这里的一砖一石都有历史钤下的印记,它们只属于这里,不容打扰,不可亵渎。(记者 王歧丰)

热点新闻

精彩专题

更多»

主管单位: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主办单位:中国文化传媒集团

关于我们 | 网上读报 | 网站地图 | 广告刊例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本网声明 | 版权声明

京ICP证11060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0004 京网文[2010]0444-036 ISP许可证B2-2011008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2631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293-5 禁止利用互联网等从事违法行为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3213130 63213114

© 2017 中国文化传媒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