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机织汉锦”:“五星出东方利中国”锦成功复制

“五星出东方利中国”汉代织锦1995年在新疆尼雅遗址出土,轰动世界。中国丝绸博物馆的研究人员经过一年多的努力,成功地“以汉机织汉锦”,用复原的西汉提花织机织出了“五星锦”。

在中国丝绸博物馆的织造馆里,博物馆技术部研究馆员罗群手持梭子,脚踩踏板,正在一台“滑框式一勾多综提花机”上织造“五星锦”。复制的“五星锦”幅宽48厘米,已经织出21厘米的长度。

这台机器的原型是2012年出土于成都老官山汉墓的西汉提花机模型。2014年,作为国家文物局“指南针计划”的专项课题,中国丝绸博物馆牵头成都博物院、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和浙江工业大学之江学院按1∶6的比例成功将其复原。

中国丝绸博物馆馆长赵丰说,提花技术是纺织史上的里程碑,其核心技术就是编制提花程序,把它贮存在织机的综片或是连接综眼的综线上,可以说是电报、计算机等近现代科技的先声。

2015年,经国家文物局批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文物部门和中国丝绸博物馆合作复原“五星锦”。罗群回顾说,最繁重的工作是“穿综”,要把10470根经线在84片花综和2片地综上穿插到位,为此,他们从2017年2月起,忙活了将近一年。

“真可谓‘错综复杂’,而且要织出来方知‘穿综’是否正确。84综应该是上限,再增加综片,给丝线施加的张力就太大了。现代纺织‘五星锦’也要用最先进而非普通的电脑提花机,可见汉代织锦工艺的精湛。”

之所以要使用如此多的经线,一方面是因为在唐代以前,中国人织的是“经锦”,即用经线生成花纹的锦,像“五星锦”就用上了五种色彩的经线,以红、黄、蓝、白、绿五色对应五行,体现了汉代一度流行的黄老哲学思想,另一方面则是“五星锦”或是由幅度更大的锦裁剪的,因此复原幅度可以更大,以利裁剪。赵丰介绍,他们将“五星锦”和其他多片汉锦作了对比,最终把复原的文字确定为“五星出东方利中国诛南羌四夷服单于降与天无极”。

不过,“汉机织汉锦”进度并不快。罗群说,史书有“六十日成一匹,匹值万钱”的记载,当时就算一个老练的织工,一天也只能织出约13厘米长的锦,由此可见,锦在当时何等贵重,“匹值万钱”也不足为奇。

在5月20日举行的课题中期研讨会上,当时的尼雅考古队队员、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齐东方教授说,成功复原让他重温了发现“五星锦”的兴奋,更为他推测“五星锦”是蜀锦提供力证。同为考古队队员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文物局副局长李军则对“五星锦”出土时的光彩照人记忆犹新,建议进一步研究其染料工艺。国家文物局博物馆与社会文物司巡视员罗静表示,复原工作成功挖掘诠释了文物的历史、艺术和科学等多方面价值,对研究丝绸之路历史意义重大。赵丰介绍,接下来他们还将运用高科技手段,进一步探究汉锦中蚕丝产地、染料使用等课题。

(记者 冯 源)

文章来源:新华社 责任编辑:路雪

相关阅读:

热点新闻

精彩专题

更多»

主管单位: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和旅游部主办单位:中国文化传媒集团

关于我们 | 网上读报 | 网站地图 | 广告刊例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本网声明 | 版权声明

京ICP证11060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0004 京网文[2010]0444-036 ISP许可证B2-2011008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2631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293-5 禁止利用互联网等从事违法行为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3213130 63213114

© 2017 中国文化传媒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