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化传媒网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文化长廊

昆曲《春江花月夜》将首登北京

 

昆曲《春江花月夜》剧照

  

李 泓

两年前,“昆曲王子”张军领衔主演的当代昆剧《春江花月夜》在上海首演,3场演出近5000张戏票悉数售罄,剧院破例加座仍供不应求,火爆程度在戏曲演出市场实属罕见。今年3月17日、18日,昆曲《春江花月夜》将首次登陆北京,在北京天桥艺术中心上演一段逾越生死时空、直面浩瀚宇宙的爱情故事。

13天写出的原创昆曲《春江花月夜》

这部原创昆曲取材于唐代诗人张若虚的同名诗篇,是“80后”编剧罗周花了13天时间写出的,而故事情节全凭大胆想象,它最终能够以今天的面貌呈现在观众面前,离不开在首届青年戏剧编剧专修班的“打磨”。罗周还记得,这部作品由著名剧作家盛和煜点评。在点评前一天晚上,盛和煜把她叫过去问:“你的《春江花月夜》写的是什么?”出乎意料的是,罗周张口回答:“我写的是人和宇宙。”

直到现在,罗周依然这样回答同样的问题,包括给春江剧组的广告文案人员。但大家对此都觉得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们还跟我抱怨,怎么去设计‘人和宇宙’的广告呢?”但令罗周感动的是,盛和煜对她的回答非常满意。“他说,如果你回答是写的爱情或者别的什么,那就小了,有限了,你这样回答说明你是有想法的,我很欣慰。”

回想起盛和煜曾对她说,这部作品最大的意义在于“青年知识分子向母语文化的一次致敬”,罗周觉得,之所以受到那么高的关注,并不是因为自己的作品多么了不起。“其实长期在老师、前辈们的心中,一直在担心一些传统文化在渐渐稀薄或者缺失,会有一种吾道不传的忧虑感。也许他们从《春江花月夜》上看到了,原来年轻一代仍然是可以写这样严谨而有古典情怀的作品的,让他们觉得传统文化在年轻一代身上延续是有希望的。这种薪火相传的感觉才是他们如此青睐这个作品最重要的原因。”

爱与时间 逾越生死时空的重逢

“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望相似。”《春江花月夜》是唐代诗人张若虚的传世名篇,有“孤篇压全唐”之誉,而史料对于张若虚生平事迹的记载却是很少的,诗人何以作出《春江花月夜》?这其中就有着极大的创作空间。

剧中张若虚扬州观灯之时,偶见少女辛夷,意欲一诉渴慕,却被鬼卒错拘而亡,他魂堕幽冥,辗转力争,重返人间,可佳人已白头,自己却还是那个27岁的探花郎。

“穿过生死狭窄的甬道,我们久别重逢。” 张若虚与辛夷有三次相逢,张若虚始终27岁,辛夷分别是16岁,26岁,66岁。导演李小平把这3次见面概括为“微醺”“震惊”“宁静”。“他们到了66岁再次见面时,唱了一句台词‘好一部遥迢心事泪难收’,这种言情式的说白是文辞文脉之间的情致,两人安静地坐在那里,演唱的曲情,唱者的抒情,相互融在一起,通过文字穿透出来。”

让张军感触颇深的是在香港演出时,唱完“小桃红”的唱段,不经意间和66岁的辛夷四目相对,停顿了10秒,差点忘记继续演下去。“我的生命里面有很多等待,因为经历了非常多的生死离别,那一刹那就在想,其实你认不认识我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回来了。”

不断打磨新版本在京首演

“这个戏从读它到现在已经有三四年的时间了。”在张军看来,这部戏的创作历程非常与众不同,“45天关在大剧院的地下室,我们没日没夜地排练,随着时间对我们的打磨,人物融化在了自己的身上,再去看待时间,觉得这出戏和这首诗一样,有它特别隽永的,令人惊叹的地方。”

“这个戏35段唱腔,33个曲牌,《春江花月夜》最后的12分钟,唱到最后人都快傻了,身心到了一个很累,但是很亢奋的状态。”张军说。

两年来,《春江花月夜》已经在上海、南京、台北、重庆、苏州、香港等城市进行了20多场的巡演,演出过程中,主创团队不断打磨和修改演出版本。最初创作的是1.0版本,“想让整个空间更流畅,整个视觉更灵动”,因而升级到2.0版本,在舞台设计、灯光效果等方面作出了调整。如今,再次升级的2.5版本将会在北京首演,导演李小平说:“2.5版本用了室内弦乐的配置,会更润色。”

昆曲的无限可能性来自情感传达

张军从1998年开始致力于昆曲的普及和推广,到现在已有近20年的时间,而让他感触最深的是近5年来人们逐渐地去接受它,被它所感动。“昆曲的无限可能性是来自于情感的传达。”张军解释道。无论昆曲里遵循多少古法,其所传达的情感总是能引起人们的共鸣。

“舞台上的唱念做打,审美空间等,我觉得都是来辅助我们去传达非常隽永和深刻的情感。”张军希望昆曲回到本身越来越雅的状态,这样就会使得戏曲中的情感越来越浓。“这就如同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留白,可以在其中寄托自己的情思。”

张军认为,昆曲就是在爱情、人性、时间之上最超然的部分。“人的一生是可以被时间来计算的,但是你可以在戏里面获得古今中外,情感和时间的穿越。”张军说:“大家会在《春江花月夜》这个戏里面找到关于自己与时间、世界的一些触动的瞬间。”

《春江花月夜》将首次在北京演出,张军希望把最极致的状态呈现给观众。“在香港演出第一场时出了很多汗,我就知道不行,是因为太在意了,在北京的演出会有变化,在意但是不能太使拙劲,演员在台上太在意,劲儿就会使的太大,而这样的角色和这个戏呈现的质感还是非常洒脱的,不过我现在还是很在意的,希望剧场坐的得满满的,到我上台那一刻,该放下的就放下了。”

 

 

 

 

 

 

 

 

 

 

 

 

 

 

 

分享到:

文章来源:

责任编辑:zgwhb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