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化传媒网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环球视野 > 新闻

特朗普“亚洲团队”多为对华强硬派

 

 

 
美国候任总统特朗普1月9日宣布,任命其长女伊万卡的丈夫贾里德·库什纳为白宫高级顾问。特朗普说,这一职位将是政府中“一个关键的领导角色”。 这是2012年4月17日贾里德·库什纳(左)与伊万卡在美国纽约出席特里贝卡电影节活动的资料照片。新华社/路透

美国候任总统特朗普将于1月20日正式就职,而本周将是特朗普从候任总统过渡到正式总统最关键的一周。虽然特朗普大选时曾表现出强烈的反“亚太再平衡”倾向,眼下也不改“大嘴”本性,但从入选特朗普政府“亚洲团队”的成员来看,特朗普或将以更强硬手段推进升级版的“亚太再平衡”战略。华盛顿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中国问题专家葛来仪预言,在特朗普治下,“不会一切如常”。

新政府“亚洲团队”已成形

尽管特朗普近来在谈及亚太问题时立场仍飘忽不定,但未来将影响其亚太政策走向的“亚洲团队”却已悄然成形。

据美国媒体报道,特朗普已提名或考虑提名的“亚洲团队”的核心成员包括:对华鹰派学者彼得·纳瓦罗,出任白宫国家贸易委员会主任;曾长驻中国7年的资深媒体人、伊拉克战争与阿富汗战争老兵、情报专家马修·波廷杰,出任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NSC)亚洲事务资深主管;对中国政策持强烈批评态度的亿万富翁威尔伯·罗斯,出任商务部长;提倡加大贸易保护力度、批评中国“操纵贸易”的罗伯特·莱特希泽,出任美国贸易代表;曾在布什政府时期负责处理东亚及环太平洋地区国家事务的前副助理国务卿薛瑞福和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韩国研究主任、朝鲜问题专家车维德,则很可能分别被提名为美国国务院亚洲事务助理国务卿和国防部亚洲事务副部长。

与此同时,特朗普已提名艾奥瓦州州长特瑞·布兰斯塔德担任下任美国驻华大使;计划提名特朗普权力过渡小组重要成员海格提为下任美国驻日本大使;计划提名美国智库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南亚项目高级研究员阿什利·泰利斯出任美国驻印度大使……

纵观这一团队成员,“知华”与对华强硬是一大共性。比如,亚洲战略专家阿什利·泰利斯曾批评奥巴马政府的对华战略,称“美国将中国融入自由国际秩序的努力不仅已经失败,而且给美国在亚洲的优势地位带来了新威胁”。罗伯特·莱特希泽则是对华强硬贸易路线的头号倡议者,呼吁支持贸易保护主义。曾与中国打过多年交道的威尔伯·罗斯,去年加入特朗普阵营后也开始猛烈攻击中国的对外贸易。

虽然特朗普上任后短时间内很难拿出新版亚太战略的细节,但在这支“亚洲团队”的驱动下,亚洲将是特朗普未来几个月内的政策重点。

《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乔希·罗金1月9日分析说,在上任后的头几个月里,特朗普政府将会着力提升与日、韩等亚洲盟友的关系,密切关注朝鲜的新动向并对其接触政策保持谨慎怀疑态度,甚至还可能重挑“台湾问题”。对此,中国问题专家葛来仪警告称:“(新政府)任何让人质疑美国现行政策的做法都将冒着和中国发生大规模对抗的风险。”乔治·华盛顿大学教授、中国问题专家沈大伟也警告说:“新政府将与中国处处过不去。我不确定他们是否认识到了中国的敏感性或实力。”

“中美贸易战”风险上升

由于特朗普“亚洲团队”有多名核心成员对华持“鹰派”态度,也曾对中国对外贸易发表严厉批评,多名中国问题专家日前都表示“中美贸易战”的风险正在上升。

从特朗普在竞选过程及获胜后对于中国外贸问题的表态,可以看出,就任后,特朗普“亚洲团队”有可能将中国标定为汇率操纵国;全面审查与中国相关的贸易活动,调查中国倾销;有可能将进口关税提升至20%等。特朗普政府针对中国加强贸易保护的一大诉求是增加就业,重振制造业。这一逻辑与上世纪80年代的美日贸易摩擦颇为相似。有分析人士指出,中国应从美日贸易战中吸取教训,尽早重点关注美国新政府可能发起的对华综合贸易限制,并对可能受冲击的偏消费、轻工及科技硬件产业领域制订相应的应对策略。

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卡罗琳·弗罗因德分析说:“美国并非真的希望引爆贸易战,而是想借此迫使中国作出一些能促进全球贸易和美国经济的改变。但是我认为,这不太可能实现。”他认为,一旦新政府引爆贸易战可能将遭到中国的大规模反制措施,比如取消波音飞机订单转向欧洲市场,或是加强对在华美国企业的监管措施等。

虽然“中美贸易战”风险正在上升,但新加坡亚洲贸易中心负责人德比·埃尔姆斯认为,在引爆中美贸易战的最后时刻,美国工商界会出手劝阻特朗普,因为这些美国企业的很大一部分利润都来自中国市场。

美或强力提升亚太军力

亚太安全局势也面临同样的风险。在特朗普“亚洲团队”浮出水面后,有分析人士指出,特朗普上任后很可能会一改奥巴马政府的作派,以强硬手段提出亚太新战略,提升美国在亚洲的存在,尤其是军力存在。

曾在美国海军太平洋舰队任职的特朗普首席战略顾问斯蒂夫·班农,曾指出奥巴马的“亚太再平衡”战略之所以未能取得实质成果,是因为奥巴马未能兑现提升美军在太平洋的能力的承诺,因而确保国防开支将是新政府的一大政策要点。

有望出任特朗普新政府国务卿的雷克斯·蒂勒森日前也向国会议员表示,要加强美国海军在太平洋的存在,“以抗衡中国在南海的军事行动和扩张”。对此,沈大伟警告称,美中之间的对抗情绪可能引发无法控制的事件,“最糟糕的情况是双方可能发生军事冲突。这不是不可能的”。

(陈小茹)

分享到:

文章来源:中国青年报

责任编辑:唐志成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