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化传媒网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文化交流 > 新闻

王亚彬:奥利佛奖获奖剧目的中国编舞

 

王亚彬 晓 明 摄

本报记者 宋佳烜

4月10日,2017年奥利佛奖颁奖晚会在英国伦敦皇家阿尔伯特剧场举行。奥利佛奖是英国舞台艺术最高荣誉奖项,相当于美国戏剧界的托尼奖。当晚颁发的26个奖项中,英国国家芭蕾舞团的三段体舞蹈作品《她说》和新版芭蕾《吉赛尔》获得杰出舞蹈成就奖。来自中国的青年舞蹈家王亚彬正是《她说》的三位编舞之一。如此,她不仅成为英国国家芭蕾舞团历史上第一位邀请委约创作的中国人,更成为第一位参与创编奥利佛奖获奖作品的中国人。

第一次见到王亚彬是在上海国际艺术节“扶青计划”《青衣》的排练舞台上。在她的身上,你能看到很多“矛盾”——台下的她不施粉黛、淡然如水,台上却热情似火、充满能量;采访前她温婉可爱,谈及作品和创作却深沉冷静;她热爱东方文化,痴迷于用舞蹈诠释古典艺术之美,而同时,她又长于借鉴与包容西方舞蹈语汇,一次次尝试让东西方舞蹈艺术碰撞出绚烂火花……近日,王亚彬再次接受本报记者的专访,分享了有关《她说》的故事。

“过去一些年,通过‘亚彬和她的朋友们’这个系列品牌创作的舞蹈,尤其是舞蹈作品《生长》在国家大剧院首演后,我们得以在一些国家和重要的国际艺术节上演出,可能由此吸引了英国国家芭蕾舞团艺术总监塔玛拉·罗霍的注意。”谈及如何与英国国家芭蕾舞团结缘,王亚彬说。

2014年,塔玛拉·罗霍向王亚彬发出邀请,为该团发起的“全球女性编舞计划——She Said(她说)”这一崭新演出季进行创作。塔玛拉·罗霍特邀3位世界级女性编舞家共同创作,除王亚彬外,还有曾为荷兰国家芭蕾舞团、古巴国家芭蕾舞团等工作的哥伦比亚编舞安娜贝尔·洛佩兹·奥乔亚和曾为艾尔文·艾利美国舞蹈剧院和悉尼舞蹈团工作过的加拿大编舞艾卓尔·巴顿。

“我从希腊古典悲剧《美狄亚》中获得灵感,创排了现代芭蕾《M—道》,其中M正写可代表男性,反过来代表女性,‘道’则反映了面对世间一切的思想方法中蕴含的规律和法则。特别是通过为西方人所熟悉的《美狄亚》所表现的两性矛盾对立到极致时,对人们固有的‘经验思维’的反思,引起人们对其中之‘道’的追求。”王亚彬如此诠释自己的作品。

“过去的影视、舞台剧中,美狄亚的形象被塑造成暴虐的‘女性’。”王亚彬希望用作品去重塑美狄亚的形象。她引用一句话来诠释对美狄亚的理解:“比爱人的爱更强烈的是爱人的恨,他们所留下的创伤是无法治愈的。”“我觉得这才是还原本真面目的美狄亚。”王亚彬说。

塔玛拉·罗霍希望3位来自不同文化背景的女性舞蹈艺术家,可以用各自的作品发出不同的声音。王亚彬从西方经典中获取灵感,却选择了用“中国元素呈现世界故事”:在编舞方面,汲取中国古典舞中最精髓的“气韵”“圆性动律”以及“下沉与直立的对抗”,来完成新作的动作编排;在舞台呈现方面,要求舞美设计以“丝绸”元素来置景;与托尼奖获得者、音乐家乔瑟琳·普珂一起寻找具有东方色彩的音色……“我在北京舞蹈学院接受了10年的中国古典舞训练,中国传统文化潜移默化地渗透在我的体内。我特别庆幸传统文化带给我的积淀,我非常清晰地意识到该如何运用它们来进行创作,如何以当代性表达来呈现。”王亚彬说。英国《卫报》的评论也证明了这一点:“她的作品以一种含蓄的方式展现出了人性的欲望……”这也许就是塔玛拉·罗霍创意这次不同文化背景的女性编舞计划的目的——通过汇集“文化交融”的艺术作品,倾听女性编舞的声音。

《她说》在英国上演后,王亚彬编舞的《M—道》备受好评。《泰晤士报》给出了四星评价并撰文:“这是一部令人难忘的作品,暗暗涌动着对美狄亚的强烈同情,并以芭蕾动作的柔软力量来呼应乔瑟琳·普珂华丽而充满不祥之感的配乐。”《卫报》则评论:“王亚彬的编舞风格极具技巧性,十分唯美。她的作品以一种含蓄的方式展现出人性的欲望,同时又在呈现的过程中数次深入浅出。”饰演美狄亚的英国国家芭蕾舞团主演劳瑞塔·萨默斯加尔也对王亚彬赞赏有加:“和王亚彬一起为《M—道》工作的经历非常令人赞叹。我学到一种完全不同的舞蹈风格,她赋予所有角色可以出演的机会,这是非常少见的。”

这次合作也让王亚彬感慨良多。“我认为,聚集在‘巴别塔’下的交流和沟通最重要,无论结果怎样,人们由于有了这种交流沟通的渴望才走在一起,并创作出一些有意思、超越文化背景的艺术作品。交流与沟通是一切发展的基石,同时也是最困难的。”她说,“希望我可以继续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破纪录是一件脑洞大开、有意思的事情。未来,我还会致力于创作品质高的艺术作品,并把它们带到世界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