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中国的漆艺美学

漆艺是一门根植于东方具有浓郁民族性的艺术,有着辉煌的历史。同许多艺术门类一样,在新的时代环境下,又面临着新的发展机遇和挑战。新时期漆艺术所涵盖的文化维度,早已超出了传统漆艺的范畴,在当代漆艺家们种种艺术语言探索和尝试的背后,当代观念关照下的“漆艺意识”,成为他们推动漆艺美学变革过程中的一种文化自觉。漆艺发展创新之路今后应该怎样走?如何在多元文化格局中拓展中国漆艺的内涵及外延,使之在当今的艺术发展潮流中呈现出生机勃勃的面貌,是当代中国漆艺家所面临的新的问题。本期专题我们邀请了中国漆艺界的专家,对中国当代漆艺的理念、创新、实验与发展各抒己见,以期展现当代漆艺创作的新思维。

当代漆画材料语言实验

在过去的一段时间内,漆画受千年来传统漆工艺影响,“平、光、亮”被作为评判漆画的标准,而新时期漆艺术所能承载的文化容量早已超出了传统漆艺的范畴,需要更加丰富的载体和表现形式来体现漆艺家精神层面上的思考成果。因此,漆画材料的使用绝不再孤立,对新型材料的探索和运用势在必行,它使得当代漆艺家能够更加自由地展示自己的艺术观念,也重新审视隐藏在漆画中的大漆精神的外化。

作为一门以漆为主要媒介材料的艺术形式,中国漆艺术一开始就是以大漆为中心,探寻一切材料可能性的实验。

古代漆艺依附器而生,是在材料的实践上经历了以天然漆为主体,使用到如竹、皮、麻、纸、藤、金属等材料,以及不断融汇脱胎、夹纻等技法尝试各种造型髹饰材料的过程。正是在千百年来不断的实验中,漆艺术逐渐从实用走向审美、从依附于器而生到漆画艺术成为独立画种,漆艺术完成从工艺形态到架上形态直至当代意义上的实验形态的转变。当下,中国漆艺术已站在一个新的历史当口,在新思想、新文化的冲击下,如何在多元文化格局中更新中国漆艺的内涵及外延,成为当代中国漆艺所面临的新的问题。

在过去的一段时间内,漆画受千年来传统漆工艺影响,“平、光、亮”被作为评判漆画的标准,而新时期漆艺术所能承载的文化容量早已超出了传统漆艺的范畴,需要更加丰富的载体和表现形式来体现漆艺家精神层面上的思考成果。因此,漆画材料的使用绝不再孤立,对新型材料的探索和运用势在必行,它使得当代漆艺家能够更加自由地展示自己的艺术观念,也重新审视隐藏在漆画中的大漆精神的外化。

在现代艺术运动中,很多漆艺术家早已开始大漆材料的“综合”性试验,他们借助各种有可能入漆的材料进行创作,逐渐与标准和粉饰拉开距离。他们在漆艺术创作中敞开心扉,挖掘自我的深层意识,坦诚地表达与陈诉思考成果和观念,对新型材料与传统材料的综合运用进行挖掘与概括。如漆艺家唐明修直接利用木料上的树洞进行创作,张泽国选用电路板这一非传统的材料,黄维中以铝板为底胎使用化学试剂进行腐蚀产生纹理效果,苏笑柏、沈也等艺术家以漆作为媒介的创作作品,尽管有些作品难以用“漆画”概念去定义,但与漆艺材料的磨合过程成为他们创作的核心,他们在此完成了漆艺语言的重新建构。

尽管艺术界对“综合材料漆艺”有着各种不同声音和争议,但在我看来,大漆对所有材料都是包容的,材料在艺术语言的情境中没有对错,只有适合与不适合。在漆画创作中只有新思与相应语言的涌出,再没有其他问题存在。材料也只是帮助艺术家实现观念表达的手段,正因为艺术家的创造力,让大漆产生了变化万千的效果。创作的过程实际上也是艺术家认识自我的过程,好的作品正是在这种过程中诞生的。

接触漆画创作以来,我也践行着对材料的探索实验。我曾在作品中尝试利用海绵、麻绳、金属等物质与大漆结合,产生新的肌理和效果;尝试用火烧、烟熏等方式改变大漆的形态,在其中寻找更多可能性的变化,探索画面传达思想和材料的契合度。

随着实践的深入,我愈加真切地感受到不同的材质为漆艺带来了无限的可能和空间。在当代文化背景下,艺术的形态和手段更加开阔,质材的美感得到探索和挖掘,价值属性得以延展,并赋予质材多元的艺术美学和精神内蕴。材料的质感在现代漆画表现中尤为可贵。材料作为现代漆画表现的媒材之一,更多地反映在材料语言本质的回归,成为漆艺家个人思维的释放。

在当代漆画创作中,仅仅拥有对材料实验的冒险精神是不够的,对待大漆精神的沉潜专研不可或缺。对创作者而言,传统漆艺的美学精神和社会价值是否已经内化于心,漆艺家能否掌握漆的自身语言去创作具大漆风骨和生命力的独特艺术作品,这些都给漆艺家提出了新挑战。

如今我们所说的大漆精神应该是与漆艺家同化之后,渗透在作品的每一个角落。对很多人而言,大漆仍停留在“材料”层面,创作出的作品仅仅是“用”漆,而非将大漆精神鲜活地呈现在观者面前,作品没有大漆的风骨韵味。人们常说的“一出手就有的漆的味道”,只会出现在对大漆有深入研究之人身上。对漆艺家而言,漆性应该是根植于血肉中的东西。

的确,丰富的材质使用,运用不当便可能让作品成为令人生厌的技艺炫耀。艺术创作者的心境与思想成果才是决定作品高度的重要原因,这决定了漆画的材料在由“物”上升到“意”的过程中,主观的情感渗透其中使表意性给当代漆画的材质带来活力和精神内涵。当然这些只是我个人在材料语言探索中的一些小感受,我深知道这只是一个开始,还远远不够。

当代漆艺发展趋势

当代漆艺正迎来一个即将成熟的新的发展机遇,在日常生活中、设计空间内,环保意识的觉悟,艺术哲思的考量,漆艺创新在方方面面都迅速寻找到了自己新的定位和发展目标。

中国当代漆艺凭借着得天独厚的传承优势,经过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几十年的发展,已取得了可喜的进展。

上世纪70年代后期至90年代初以来,我国的传统漆工艺发展并不景气,一直处于岌岌可危的境地,发展步伐缓慢。而近年来传统工艺、非遗等工作者都在考虑着产品的销路问题,但结果却适得其反,原因是并没有真正“用设计眼光看世界”。但近几年,随着国家文化软实力的提升,把创新融合的发展作为重要推动力,传统漆艺产业变得丰富多彩,多元包容,观念新颖,层次提升。

行业产业复苏跟随着的就是:研究机构行业专家的引领导向,从业人员的技艺提升,而这也成了高校应用型人才培养的一个重要趋向——“求创新谋发展”。目前,艺术院校基本都设置了漆艺专业,积极地进行应用型专业人才的培养,日益重视实验教学的建设,让古老的漆艺术焕发生机是高校艺术教育的一大亮点。

当代漆艺正迎来一个即将成熟的新的发展机遇,在日常生活中、设计空间内,环保意识的觉悟,艺术哲思的考量,漆艺创新在方方面面都迅速寻找到了自己新的定位和发展目标。而新的题材、新的内容则是促发创新的契机,以新方法适应新命题,达到创新的目的。现代的漆画艺术从古老的漆艺中脱胎而出,是当代艺术家、设计师、研究人员等群体智慧与传统漆艺结合的产物。漆艺术家们把漆艺从古老的文化传统中“脱胎换骨”的过程其实就是一种创新,并不是说,摒弃自身的一些特质去盲目追求标新立异才叫创新。漆艺的发展离不开在传承基础上的实验性变化,它需要创作者们既要具备传统艺术的修养,更要有执着胆大的创新尝试,同时,加强与世界美术之间的对话,兼容一切有利于发展的渠道,这样才能使漆艺术在当代得到更好的应用,开拓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

思考中国“漆学”

追溯中国漆艺的发展,一条“从跨湖桥出发”,历史悠久,纵横长江、黄河流域的漆艺母源文化血脉,清晰可见。它还将源源滚滚向东流,流向更为远方的大海。

 

我们提出主张“制器尚象”,首先,是指模仿自然现象,所谓具象。如中国人设计制作的漆勺子(2007年,江西靖安李洲坳李家村出土东周漆勺),那是从夜幕星空北斗七星连接的形状“勺星”而来。其次,是指借鉴自然规律,所谓抽象。如中国人创造“河图洛书”,周易八卦,那是从黄河与洛水的交汇相容中得到太极图像的启示。“漆弓”(将人体脊椎伸展收缩的作用力附着于桑木藤蔑皮筋及和其胶漆之上),“髹饰车舆”(御马车辕的曲线与王者乘坐的斗状方形空间即是北斗星之斗)等诸多“礼器”和“地动仪”“罗盘”等等,都是“制器尚象”的结晶硕果。关于生活设计美学的话题,设计界常有讨论,而传统工艺美术,特别是在漆艺界涉及得不多。这一点日韩漆艺界做得好,或许说是走在我们的前面。现代生活中日本人还坚持使用漆器,韩国的情况也好于我们,虽然现在韩国新娘出嫁不用贴满螺钿的家具了(此风俗有如中国浙东地域曾经的嫁妆“十里红妆”和日本曾经的金莳绘家什嫁妆),但是,于韩国统营漆艺美术馆中,我确实见到金圣洙所设计的髹漆杯子。我们中国其实也有一批年轻人在做着这样的事情,致力于大漆艺术在时尚生活中的实际应用,只是这样的展览推介和关于生活设计美学的讨论在中国漆艺界还是凤毛麟角。

所谓“用”+“美”,用,即使用(指材料的有机运用,如大漆在餐具上的使用优势是可以杀死大肠杆菌等),实用(指造型要符合人体的使用功能)和更高境界的精神(中国传统的礼,所谓礼器)上的用。所谓美,是指愉悦视觉,触觉等人的感受器官,令人有生理上的快慰和情感上的触动。由此创作出的艺术品既可陶冶情操,又可在生活中起到潜移默化的教育作用,这正是提高全民族生活设计美学素质的一个卓有成效的形式和方法。

漆画中的理念创新

漆画的新型材料以及综合材料以不同的形式混合重组,已经成为新形势发展中不可避免的问题。漆画创作者应该积极参与进来,寻找漆画技法表现更多的“可能性”。

漆艺术创新是一种理念,其本意不是狭义地自我否定,而是在肯定过去的基础上,不断地追求多样化和包容性。其融合与创新,不是否定过去传统的融合,也不是拒绝新材料介入的求新,而是如漆材料本身的宽容度,如水般的万变性。将其与不同材料做有度的创意尝试,把漆材料的特性体现在生活的方方面面,或是如泼漆般奔放有力,如剔漆般工谨严密,也可以是朱红墨黑的神秘,嫩绿浅脂的清新。漆性,即是顺其性随其意,掌握其异形,将其化作如镜如丝或如树如沙。它是无形,同时又是有形的,适性而作,才是漆艺术创意的初始。这种包容更多可能性的“创新”,使得创作从“多元式理念”走向“个性化理念”。

“个性化理念”,笔者认为现阶段的雏形应是打破常规,将“不可能”、“不可以”变成“可能”“可以”。在艺术家现有的扎实艺术功底基础上突破自我,形成自己的艺术独特理念。因此,对于创作者而言,漆画材质与技法的创新发展主要表现在两个层面:一方面是以漆作为一种材料媒介之外,在材质技法上寻求更广的发展空间;另一方面,将漆的材质技法合理地运用于表达创作者的艺术理念,创作出具有时代特点的艺术作品,这是在继承传统艺术语言基础上的一种创新表现。两者之间相互作用。笔者认为,漆画的新型材料以及综合材料以不同的形式混合重组,已经成为新形势发展中不可避免的问题。漆画创作者应该积极参与进来,寻找漆画技法表现更多的“可能性”。

 

所谓“用”+“美”,用,即使用(指材料的有机运用,如大漆在餐具上的使用优势是可以杀死大肠杆菌等),实用(指造型要符合人体的使用功能)和更高境界的精神(中国传统的礼,所谓礼器)上的用。所谓美,是指愉悦视觉,触觉等人的感受器官,令人有生理上的快慰和情感上的触动。由此创作出的艺术品既可陶冶情操,又可在生活中起到潜移默化的教育作用,这正是提高全民族生活设计美学素质的一个卓有成效的形式和方法。

漆艺与室内设计的碰撞

漆艺与室内装饰的结合并不是在今天出现的,当漆艺遇到了室内设计,是两大美丽事物的结合与碰撞。

漆艺不仅表现力丰富,表现题材广泛,表现手法多样,而且漆材料性能稳定,对环境的变化适应性强,具有坚固,不易变色褪色,便于清洁等优势,近些年来,我认为漆艺在室内设计中的应用主要突出表现在以下三方面:

1.漆画天然的木质材料易与室内风格取得和谐。漆壁画不但装饰了墙面,而且弥补修整了空间,实质上漆板已经起到了装饰材料的功效,使得装饰性与实用性有机结合,这种设计形式在宾馆、饭店、会议厅等空间较大的室内中效果尤其突出。

2.漆家具是漆艺立体造型的主要形式,是漆艺具有实用性和装饰性的典型代表。漆家具在保留古典风韵的基础上,还体现了时尚特征,突出人性化,它的造型、线型、漆色、工艺和图案非常和谐,用整套漆艺家俱布置卧室和书房,不但具有较强的民族风格,而且极具装饰效果。

3.屏风是家具中的一种形式。具有现代装饰风格的屏风是在传统屏风的基础上设计的,屏风文化有数千年悠久的历史,自诞生起,它就是室内分割和室内装饰的重要手段,在古代屏风还具有富贵吉祥、镇宅祛邪的文化内涵。屏风可灵活放置,将它位于两个不同区域之间,可起到了划分空间的作用,如果将它靠墙放,则起到装饰效果。

漆艺如何走入生活

要顺应多元化需求,结合现代设计理念,将现代的时尚元素、色彩、造型与传统漆艺技法相“混搭”,实用与审美并重,使漆艺真正走出博物馆,走入大众生活。

 

传统漆艺在现代家居设计中的应用

由于自身的优质耐久,防腐防潮适于装饰,从周代至南北朝,漆家具就一直是中国家具体系的主流,并一直保持到清朝。多年来,家居家具设计师们喜欢将漆艺等中式元素应用到现代设计中来,有时是纯粹的中式风格,有时是将漆艺元素等传统符号混搭现代的新型材料、技法表现出来。

传统漆艺在现代饰品中的应用

漆艺作为中国传统元素之一,将它运用在首饰、配饰中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在湖北凤凰山出土的漆木梳、漆篦子就是其代表作。时至今日,不但传统的女性饰品,男性饰品也有着发展的广阔天地,比如领带夹、烟盒、打火机,此外还有钥匙扣、皮带扣、袖扣、钢笔、手表等等。

传统漆艺在现代包装设计中的应用

现代包装设计的基本功用就是保护产品的完好、便于做产品的介绍。这两点传统漆艺不仅能够做到,而且还能做得更美观,提升产品的档次和品位。漆艺自身具有防水防高温、坚硬耐久的品质,本身就可以成为艺术品或者纪念品;此外,漆工艺具有绿色环保的天性,这点是很多现代化工材料无法替代的。

传统漆艺在现代生活器具中的应用

漆艺最开始是作为实用器物出现的,并非远离生活。漆艺的生活器皿基本上囊括了我们日常所见的生活器具,包括餐具、茶具、酒具、文具等等。饮食、茶、酒等中华文化同漆文化一样源远流长,若将它们融合创新,在体现东方文化特质的同时,又能将传统漆器艺术重新带回到现代人的日常生活中。

 

在我们的现代生活中尚有许多可以与传统漆艺相应用的领域,比如:公共艺术(如主题公园雕塑、座椅、装置艺术等应用漆艺)、室内空间(如家居装饰及摆件)、电子产品(如手机电脑外壳及内部电子元件)、交通工具(如高铁桌饰、汽车仪表盘装饰、飞机与游船内装)、旅游纪念品、儿童玩具、教育热点等等方面,使人们可同时享受传统工艺之美、现代设计之美。

漆·品:一场漆艺的美学革新

“技术”对于我们这个最早使用大漆,且拥有传统漆艺丰富技法的国度来说是不可舍弃的,但是一味地强调“技术”而忽视艺术,“一条腿走路”肯定会妨碍当代中国漆艺品质上的提升和未来的发展。

记得多年前,在湖北武汉举办的“国际漆艺三年展”,来自美国的越裔漆艺家阮菲菲的装置漆艺作品《镜廊》,一改亚洲漆艺传统的小品气质,展出效果出人意料,在艺术观念上对当时中国漆艺界冲击很大;曾在广州53美术馆举办的来自中国、日本、法国三位漆艺家的“漆匣演义:国际漆艺三人展”,再次让这种刺激增加了强度。日本漆艺家大西长利认为中国当代漆艺尚属于“起步阶段”,指出了以平面绘画的形式赖以生存的中国漆艺界的窘状。在技术上重新掌握,在艺术上急需更替,这两者的关键问题就是“品”的问题。漆工、漆学、漆艺其实都离不开这个根本内容,只有品质、品格、品味的全面提升,才能使漆艺成为具有艺术价值的可供品鉴的艺术品。

从美学史的发展和更新中,我们可以看到历史上人类美学史所经历的五个美学阶段,每个阶段的优秀艺术作品,都能呈现这个阶段的美学特征及最高成就。反之,没有现代的美学素养则严重影响了艺术作品的品质和价值。

固然,“技术”对于我们这个最早使用大漆,且拥有传统漆艺丰富技法的国度来说是不可舍弃的,但是一味地强调“技术”而忽视艺术,“一条腿走路”肯定会妨碍当代中国漆艺品质上的提升和未来的发展。重新掌握漆艺传统的语言,仅是转换的初级阶段,处于重新起步阶段的我国漆艺界在艺术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漆艺、漆画的美学革新,十分有赖于社会整体大环境的改善,即艺术教育、美学知识的普及与提高。提高漆的品质,一场当代漆艺的美学革新,实际上与时代的进步和发展同步。近十年漆艺界发生的巨大变化也证明了这一点,因此我们有理由期待,一场漆艺界的美学新变革在不远的将来,会发生在我们这批孜孜不倦的漆画、漆艺工作者中间。

漆艺中的“幸福设计”

仅仅满足人类物质使用需求不再是设计师的目标,除了不断美化外观造型,幸福设计逐渐成为近年来设计领域所关注的重点。

传统漆器大都围绕容器制作,而近现代的创新漆艺开始涉及更多的设计载体,并与时尚潮流相结合,逐渐摆脱古典漆艺予人的单一印象,由此开拓出多方面与漆相关联的实用价值,对提高其实体效用有着积极作用。当代漆艺的表现形式多姿多彩,常见与生活用品相结合,如:漆表、漆笔、漆扇等,适用面更广,其当代的象征也逐渐转化为优雅、创意与时尚。例如,法国设计师Nathalie Rolland Huckel受国际名牌爱马仕之邀,设计Arceau系列漆绘名表,重现东方骏马的威风凛凛,不但将“漆”的元素引进高端消费层面,相应所带来的名牌效应亦带动着选购效用的价值提升。

近十年来的部分漆艺术,虽然设计师的初衷并非直接围绕幸福设计而展开,但却是可以达到让使用者身心满足的效果。相较于其他媒材,“漆”集合传统审美与当代时尚于一身,尝试大胆假设:以“康熙”为主题的漆笔设计,相较于其他普通钢笔,或许更容易让人在签名的瞬间,因联想到过去的皇者风姿而心潮澎湃,幸福感油然而生。

基于近现代关于幸福设计的理论学说,精神层面上的富足是产生幸福感的条件,但对于明确其所生成的因素却存在难度。人的精神感受趋向主观,可能在某一瞬间的诱因吻合而产生的幸福,并不能持久延续,但只要设计作品在投入使用后,让人们享受其过程并产生愉悦感,那也是为幸福设计做出有效的贡献。

忠于传统手工艺,并结合不同的对象进行个性化创新设计,大件如室内家具订做方案,小至随身携带的灵巧用品,均可与漆艺融合创作,古典时尚皆宜。秉承“设计幸福”的理念,漆艺在设计策略的考虑中,即使面对相似的载体形式,可以适当加入突显其民族特色的装饰元素,在本国人看来是文化的传承与延伸,于外国人的眼中则是极具魅力的异国风情,不但能运用差异化来展现独特个性,还能在文化特色的氛围中体会幸福的感受。

漆艺术的地域概念

漆这个古老的传统材料,介入现代人的一些观念,这两者就是远古与现代的对话、碰撞,产生了新的火花。

 

12年前的一次机缘巧合之下,我参加了由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办的“第三届中国漆画高级研修班”,从此与中国漆画结下了不解之缘。在研修学习期间更是有幸认识了广州美术学院的蔡克振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漆画艺术委员会原主任),在谈话中偶然得知,这位中国漆画界的开拓者竟然是中山人。自己也未曾想过,在往后的日子里,中山美术馆与漆艺术竟也结下了千丝万缕的联系,如今成为了助力当代漆艺术展的“飞鸿羽翼”!

依托中山百年美术发展所带来的丰富底蕴支撑,考虑到地方美术馆应该扬长避短,挖掘和发展特色展览。中山美术馆决定把漆艺术这一具有中华几千年美学传承内涵的艺术种类定为扶持和宣传的重要目标,并参与组织、成功策划了“广东省第三届漆画展”(中山);“广东省第四届漆画展”(广州);“广东省第五届漆画展”(肇庆);举办了“首届广东省美术家协会漆画艺术委员会委员作品展”(中山)等漆画艺术展览。并与广州小洲艺术村、艺术广东等机构,合作举办“漆重奏——广东省漆画提名展”(之一、之二),在艺术广东为广东漆画举办集体亮相的联展和群展;先后挂名在广州、佛山、中山、东莞、深圳等地举办漆画作品联展和个人画展,配合画展活动举办漆画讲座,普及和传播漆画知识,深受大众欢迎,且得到了业界的广泛好评。中山美术馆也由此得到了“广东省漆画艺术委员会创作基地”的光荣头衔。

中国人做艺术,不管什么画种,一定要明白一个概念:就是地域的概念。从全国的角度来说,各地都有地域性的美术群体,形成了各自的风格。而在世界的格局范围内,中国也是一个地域,我们中国的艺术家要向国际化方向迈进,就一定要抓住我们的品牌,那就是民族的。这句话可能比较老,但是我认为是真理,民族的才是世界的,首先要保住本土的一些特色。在此基础上,思考我们如何跟世界对话、沟通及嫁接。

漆艺的推广与运营——以乔十光美术馆为例

当下中国民众对漆艺术的薄弱认知,仍是发展推广漆文化面临的一个重要现实问题。

乔十光美术馆,作为国内为数不多的专门推广运营漆艺术的民营美术馆,以著名漆画家、现代漆画开拓者乔十光先生的名字命名。自2012年成立以来,主要从学术交流、展览活动以及公共教育等方面出发,全方位推广漆艺术。比如,由美术馆组织策划或协办的一系列乔十光艺术展,不仅是对乔十光老师几十年漆画艺术之路的总结,更重要的是想让各地的民众有渠道去了解漆画这个古老而年轻的画种。

随后,以此为平台,我们也举办了全国性的学术交流活动和漆画评奖。美术馆对外定位于“国际漆文化交流平台”,让漆文化走向国际,对内提出打造“无墙美术馆概念”,通过免费向公众开放和举办众多的公众教育活动,让深具底蕴的艺术走向生活。美术馆并不局限于对艺术家个人作品的推广,而是致力于打造一个漆艺术品牌,聚集更多的漆艺术家,丰富美术馆的艺术体系,陆续举办了像“漆行无疆——清华大学乔十光漆画艺术创新奖励基金首届获奖作品及评委作品展”、“谈漆论道——当代漆文化艺术论坛”等一系列有影响力的展览,接待了许多外国驻华使节和国外商务机构、文化团体,更大范围地拓展影响力,打造漆艺传播品牌。

基于历史原因,现在很多民众并不知道漆以及它的文化内涵,有些观众甚至认为它是日本的,或是西方的化学材料,还有一部分人会认为艺术是高高在上、遥不可及的,距离感相当强。所幸,随着经济的发展,国家对文化的大力支持,普通观众开始主动“踏”进美术馆,不再排斥,会去欣赏、近距离感受艺术。近几年,通过每日的定时开放及大量的活动组织,乔十光美术馆接待了众多来看展的观众和参与教育普及活动的中小学生和家长,通过对漆画、漆器的欣赏和工作人员的解读,不少人对中国漆文化产生了浓厚兴趣,甚而自豪感。漆文化推广也得益于新媒体的发展,另外,积极地参加合适的中外艺术博览会,拉近漆艺术与公众的距离,也会让漆文化的传播更加宽广。

文章来源:雅昌 责任编辑:路雪

相关阅读:

热点新闻

精彩专题

更多»

主管单位: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主办单位:中国文化传媒集团

关于我们 | 网上读报 | 网站地图 | 广告刊例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本网声明 | 版权声明

京ICP证11060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0004 京网文[2010]0444-036 ISP许可证B2-2011008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2631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293-5 禁止利用互联网等从事违法行为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3213130 63213114

© 2017 中国文化传媒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