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超诗苑》序:超然物外 静幽悟心

 

超然物外 静幽悟心

——《国超诗苑》序

作家出版社,2018年1月版

张 炯

对于李国超这样一位自学成才、长期坚持业余创作的同志,过去我虽然不认识,看了他的自我介绍却不能不油然生出敬意!认真把他寄来的诗稿读了一遍。年过八旬,视力不济,要我作序,实在为难。但却之不恭,只好勉力为之。

记得1956年《诗刊》创刊时,毛泽东给臧克家先生写过一封信,其中说:“诗当然应以新诗为主体,旧诗可以写一些,但是不宜在青年中提倡,因为这种体裁束缚思想,又不易学。”然而旧体诗毕竟传统深厚,为许多人所喜爱;后来兴起的新古体诗,属于韵律不那么严谨的一种。有的还可以半文不白,对作者的束缚可能少些。因此写的人更多了。但五、七言体或三、四言体,束缚是仍然存在的。当今诗坛以文言写的旧体诗和以白话写的新体诗,可谓双水分流,各行其道。酷爱旧体和近体诗的作者,各地皆有,亦为庞大的诗人群。《国超诗苑》中的诗正属近体诗中的五、七言或三、四言体,所以,形式上不免受到限制。诗稿依内容分乡恋篇、励志篇、风物篇、赋闲篇四个部分,有抒情,有叙事,有咏物,有明理,展现了他对于故乡和父母的眷恋与怀念,对于自己平生意愿的追寻和艰难奋斗的历程,对于先贤故旧的缅怀和各种风物的吟咏,以及对于闲适心情的抒发。由于内容和形式不同,具体诗篇的风格也略呈差异。

以我粗浅的理解,诗长于抒情和咏物而短于叙事和明理。虽然也存在叙事诗和哲理诗,但要写好,十分不易。所以,《国超诗苑》中的诗给读者的观感是抒情和咏物的诗好于叙事和明理的诗。好诗往往要情、意、象三者完美统一。立意和抒情应与象和境相切合。当今诗论讲“情感的对应物”,实际就指能够很好表现情感的意象和意境。毛泽东给陈毅论诗的信中说:“诗要用形象思维,不能如散文那样直说,所以比、兴两法是不能不用的。赋也可以用,如杜甫之《北征》,可谓‘敷陈其事而直言之也’,然其中亦有比、兴。‘比者,以彼物比此物也’‘兴者,先言他物以引起所咏之词也’。韩愈以文为诗;有些人说他完全不知诗,则未免太过,如《山石》《衡岳》《八月十五酬张功曹》之类,还是可以的。据此可以知为诗之不易。宋人多数不懂诗是要用形象思维的,一反唐人规律,所以味同嚼蜡。”不少宋诗往往缺乏生动的形象,理胜于情,故毛泽东说它“味同嚼蜡”!《国超诗苑》中的诗,我比较喜欢的是情、意、象结合得比较好的那些诗。如《乡恋篇》中的《寻根》《青衫》《田父》《守望家》《归来》等,看似平淡,却情真意切,诗人的自我形象跃然纸上。像《自题三首》:“蜀北农娃志气伦,无端学艺独钟情。当头俯首勤为径,运笔凝神汗血倾。”“寻回自我新天地,笃守如磐意赤诚。陋室高吟琼尺上,犹怀抱负征涯生。”“粗茶淡饭手亲烹,短布衣衫出远行。翰墨雄强开幻境,成功练艺梦圆成。”都较好地表达了自己学习书法的艰辛与决心。还有《惜光阴九首》《追寻》等篇亦然。他的五言诗也有许多好的,如《孺子牛》:“角力超前挽,躬身俯首求。甘当天下事,愿做万民牛。”不但立意高远,形象也生动!他的一些缅怀先贤和烈士的诗也情深意切,气势豪雄。如颂王震将军的《拓荒》:“率部新疆气宇昂,天山矗立米粮仓。功勋卓越丰碑铸,绝壁荒原变富强。”颂革命烈士的《雨花台》:“殷红血祭雨花台,绝唱丹心百世槐。革命高扬真理谱,从容走近酷刑裁。昂头就义红旗展,信念坚持胆魄来。壮烈千秋昭示后,英雄气概国皆魁。”还有他《风物篇》中的《放翁吟》:“诗篇万首一生搏,铁马冰河铸气魄。敢赴沙场征战多,男儿热血真求索。”《黄宾虹焦墨画》:“黑云突兀雾濛濛,轮廓分明意韵通。绚烂峥嵘登极致,恢宏气势稳称雄。远高朴茂化为简,精邃删繁淡愈葱。错落参差焦墨美,浑圆润透养神功。”《阎肃颂》:“佳篇皆共赏,用尽毕生功。军旅雄心铸,国兴碧血融。红岩江姐颂,浩瀚宇天穹。敢问何方路,担当尽瘁终。”

这些篇什写得都相当贴切,不仅给读者以鲜明的印象,而且正气跃然,掷地有声!

国超有许多写乡居和闲情的诗,或写人,或咏物,或写景,一屋、一树、一花, 都颇有超然物外的禅意,又有镜花水月的静幽悟心。如《乡间止嚣庐》:“采风点墨风华香,旷野飘遥美自尝。远隔家人成异客,离开闹市守芸窗。踏春赏景称佳地,爬格抒怀潜醉乡。蚊子飞叮掀梦醒,结庐寻扇写文章。”大有陶渊明的境界。又如《船夫》:“惊涛拍岸烟波淼,巨浪绕滩岂等闲。浓雾锁江难摆渡,轻舟越过两山间。”写《村姑》:“村姑质朴善良心,直白勾通无拐点。知足乐观长寿方,淡然有趣病灾敛。”写《村景》:“白云溪竹绕,乡土翠条柔。横在青纱帐,村景一览幽。”写《秋菊》:“晚来秋菊俏,豪放傲风霜。风彩园林竟,淡然花露香。”写《山水间》:“乐穷无限景,烟雨雾云环。险处攀登绝,采峰何等闲。”写《村上树》:“村树已眠尽,嫩芽吐露馨。秀枝舒展尽,青绿满园娉。”写《月下树》:“月明婀娜树,围坐品茶吟。相守举杯敬,清池倩影深。”每一首都类白描,形象生动,观察精细,平淡里不乏雅致!

我不敢说《国超诗苑》中的诗都是佳作,但类似的好诗不少,而且后期的诗比前期更加灵动,对于一个自学成才的诗人来说,应是十分难能可贵的了。如今,他虽然年过花甲,但诗心仍然不减,诗情仍然旺盛。祝愿他精益求精,写出更多的好诗!

文章来源:中国文化传媒网 责任编辑:周伟

相关阅读:

热点新闻

精彩专题

更多»

主管单位: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和旅游部主办单位:中国文化传媒集团

关于我们 | 网上读报 | 网站地图 | 广告刊例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本网声明 | 版权声明

京ICP证11060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0004 京网文[2010]0444-036 ISP许可证B2-2011008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2631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293-5 禁止利用互联网等从事违法行为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3213130 63213114

© 2017 中国文化传媒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