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大江:太行生活融入我的血液 | 《艺术市场》"高峰之路"专题之“山水篇”

 

“高峰之路——新时代语境下的中国画传承与创新”大型系列活动由《艺术市场》杂志社主办,《艺术市场》惠风书画院、《艺术市场》美术馆承办。 为了对“新时代语境下的中国画传承与创新”这一命题进行系统梳理,并对相关艺术家的成果进行理论探究,我们将进行纵向与横向的比较与呈现,选择当代具有代表性的画家就其作品和此命题进行深度访谈,希望借此契机让每位艺术家主动树立“高峰意识”,探索通往“高峰之路”的思想、方法,主动承担起复兴中华文化的历史责任,将“新时代语境下的中国画传承与创新”提高到新的认识高度。

中国画要发展,要再现中国画创作的新高峰,必须做到传承与创新,这应该是广大艺术家的共识,但如何传承、创新,如何面对当今艺术领域“有‘高原’缺‘高峰’”的难题,本刊推出“高峰之路”专题,由《艺术市场》李回源策划,特邀山水画家十二位:崔振宽、朱松发、张复兴、郭正英、林容生、管苠棢、吴强、李呈修、卢禹舜、黄越、吕大江、徐卫国 ,以期引起广泛的讨论和深入的思考。

吕大江,幼名吕海江,生于河北省涉县,1990年毕业天津美院中国画系,1990年至1995年在天津水晶宫饭店任画廊经理兼画师,1995年至1998年赴新加坡工作,获专业证书,“高峰画廊”总代理兼签约画师。2004年毕业于天津美术学院研究生班。曾先后师从著名画家孙其峰、王学仲、孙克刚、何家英、霍春阳、白庚延、曹德兆等先生,并长期随家父吕云所先生学习传统积墨法并努力开拓自己的独立绘画面貌。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首都博物馆画院执行副院长、山水画创作部主任,中国人民大学吕大江山水画工作室导师、教授,民盟中央美术院理事,民盟天津市画院副院长、中国艺术教育研究院艺术委员会委员,文化部文化艺术人才中心创作委员,中国长城画院常务理事,河北美术学院特聘导师、教授,清华大学吕云所山水画工作室助理导师,天津美协理事,天津美协山水画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荣获天津十佳青年美术家称号,新加坡星中国际美术学会副会长,天津市河北区政协委员。作品多次参加中国美协、中国文化部、外交部举办的展览并获奖,广为海内外藏家、文博机构及中央国家机关有关部委及私人藏在家收藏,作品多次发表于《美术观察》《美术》《收藏家》《中国书画报》《美术报》等核心报刊杂志。

自古以来,历代画家在特定的创作阶段都有其较为固定的绘画题材。画家不仅熟知和了解这一题材的外在特征,而且通常与所绘题材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要么是勾起了画家童年时代的回忆,要么是触动了画家内心深处的灵魂,要么是激励了画家艺术创作的热情……因此,绘画题材往往会成为画家认识自我、表现自我和反思自我的途径之一。

当代山水画家吕大江以太行山作为主要创作题材,并与其结下了不解之缘。他继承了其父吕云所的传统积墨法,并开拓创新,笔墨、章法变化多端,同时他非常注重人生经历的切身感受和真挚情感,使得他笔下的太行山愈加抒情和恬淡。

吕大江 《太行清韵》

太行生活是我创作的宝贵素材

《艺术市场》:请简单介绍一下你的绘画经历。

吕大江上小学的时候,我家紧邻大悲禅院,当时大悲禅院还比较荒凉,杂草丛生。我常去那里写生、画水彩画和速写,打下了牢固的绘画基础。三年级时,参加日本画展比赛的作品《古庙》获得了一个大奖。

上中学的时候,我才开始正式进行专业的科班训练,如素描、色彩、速写等基础训练,这些严谨、系统的绘画训练与后来我能考入工艺美校有直接关系;接着又经过3年多的中西画基础课训练;再之后是两年的工厂实习。当时,我与工作的同事们“打成一片”,他们的直率真诚、热情大方深深地感染着我的心灵。

1990年,我顺利地考上了天津美术学院,尽管在入学考试中色彩绘画显现出较大的优势,但我仍割舍不下对中国水墨画的热爱,于是选择了中国画系。毕业之后,由于种种原因让我从事了近10年的画廊工作和相应的国外经历。2004年,我又考回天津美术学院研究生班,至今致力于研究中国山水画创作,以积墨法来表现太行山的大山大水和壮观情怀。

吕大江《太行初春》

《艺术市场》:你在色彩绘画上的天赋,有没有因为你从事中国画而荒废呢?

吕大江没有,这一点可以从两方面来讲。家父吕云所以太行山为主要的绘画题材,由于坎坷的生活经历,使他画的太行山有一种别人无法替代的博大、厚重与悲壮,甚至给人悲凉和沉雄的感受。而我在创作太行山组画的过程中,不仅要体现出太行山的苍茫与浑然,更要让太行山以一种抒情的、恬淡的感觉呈现在观众面前,所以在我的作品中以浅绛和冷色调为主。

但在我的其他风情作品中,观众就可以看到我将大量的颜色融入到画面中,尽量让这些画作流露出清透、飘逸的感觉,不会产生压抑感。所以,我认为色彩的运用与山水画创作之间不会形成冲突。

吕大江 《天接云涛连晓雾》

《艺术市场》:人生的经历和积淀对你的创作产生了什么影响?

吕大江我的人生经历比较坎坷。我在家中排行老大,所以要照顾弟妹,会比别的孩子成熟得早。记得考大学的时候,别的同学都是由父母亲自送到学校,而我早就养成了任何事情都靠自己独立完成的习惯。

因此,从上大学到参加工作,再到出国工作,父母从来没有对我不放心。而且,各种经历也丰富了我的心灵和脑海,所以在每一幅画作的创作过程中都充盈着一种新的感觉,保持着一种理想中的画面,我始终把握着这种感觉,并尽量将自己的这份感觉表现得淋漓尽致。

吕大江《千秋风骨》220×200cm

《艺术市场》:艺术创作与个人的生活环境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请结合你的创作,谈一谈艺术创作与艺术家个人的生命经验有哪些关联性?

吕大江我出生于太行山下,可以说是“生于斯,长于斯”。自幼吃着太行山的糠窝头,喝着太行山的漳河水,所以长久以来我对太行山的“恋母情结”一直割舍不断;而且父亲是天津美术学院的教授,长期的家庭艺术熏陶对我产生了很大影响。

有一段时间,父亲喜欢画一些牛、马、羊等勤劳朴实的食草类动物,所以那时我也很喜欢画这类动物题材,例如毛驴、黄牛、山羊等。另外,因为父亲在天津美术学院近50年的教学经历,培养了大批优秀画家,如霍春阳、杨沛璋、何家英、李津、李孝萱等都曾是父亲的学生,他们经常来我家中交流艺术创作,这让我受到了很大影响。

年幼时与祖母朝夕相处,那段生活经历记忆犹新,是她用太行山的山芋、红薯、软柿子和小米稀饭把我养大,过着“糠菜半年粮”的生活,时至今日也不能忘怀的这些情节成为我在创作中“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宝贵艺术素材。

艺术应该来源于生活,还原于生活;来源于自然,还原于自然。而我们生活在喧嚣繁杂的城市,每天游走于各种应酬和社交活动,实际上是一种对艺术的亵渎。但孩提时代的生活经历已深深地融入我的血液、贯穿在我的艺术理念中,成为一笔宝贵的艺术财富。如果没有那些早年的生活经历,恐怕我现今的作品也将会是平平淡淡的,没有生活和情感。我希望在绘画作品中能够将中国绘画的传统笔墨与我的生活理念相互融合,以此表现出大自然的朴拙澹逸、亲和阳光以及厚重通透之美。

吕大江《玉树蒙春》200×200cm 2004年

以太行山为载体来表达我的精神世界

《艺术市场》:山水画是你多年来的主要创作题材,令尊吕云所是中国当代北派山水画的代表画家。请问山水题材是你艺术创作的个人爱好,还是受家庭的影响?

吕大江主要源于个人喜欢,但也受到了家父的重大影响。例如,在我十几岁的时候,父亲创作了几张尺幅如墙一般大的作品,前后耗费了三四个月的时间,他在绘画过程中全身心投入,一遍一遍地添墨,每次完场一张都需要休息很长时间。在作品《夜走太行》完成之后,由于消耗了太多精力,父亲的身体不堪重负,住了一个多月的医院。父亲在创作中不惜体力、投身创作的精神,深深地影响了我,可以说父亲是我心中超级的英雄。

虽然小时候的我还不能理解父亲的笔墨技法,但是能感觉到父亲对于绘画的执著与追求,那是一种将全部精力都投入创作的状态,这些都在无形之中深深地烙在了我的心里。所以,从创作来讲,我非常厌恶那种速度很快、潦潦草草、不负责任的作品;我更喜欢画面中带有沉淀感和厚重感的创作,就像源远流长、亘古不息的中国传统文化一样。我想以太行山为载体来表达我的精神世界,寄托自己对家乡人民的眷恋之情,表达对太行山的一种崇仰心境,回报我的家乡人民,同时也在回报自己和鞭策自己。

吕大江《家山秋色》

《艺术市场》:你的山水画作充满了现代的气息和感受,请问你对传承与创新的关系是如何理解的?

吕大江作为一名画家,首要任务是夯实深厚的传统笔墨功底。“课徒画稿、口传心授”的中国传统教学模式沿袭至今,使我们受益匪浅。在建立了坚实的传统笔墨功底之后,还要不拘泥于传统、有所创新;否则,一味地临摹古画,沿袭传统笔墨,在创作中没有任何的升华,那只能说他是一位优秀的画匠,并不是一位优秀的画家。

艺术创作需要画家拥有丰富的学识与涵养以及对生活的独到感悟;尤其是一位优秀的画家,他所感悟到的人与人、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有时仅仅依照照片是创作不出优秀作品的,所以我经常到太行山、黄土高原等地写生、考察和体悟。在大自然当中,即使可能你没有动笔画速写,但是大自然必然会给予你一些感受,其中的一草一木、一沟一壑、一山一石……都会在你脑海里留下灵感,并撞击出闪亮的火花。

吕大江 《高山顶上有人家》

曲不离囗,拳不离手

《艺术市场》:中国人民大学画院吕大江中国画课程高级研修班即将开课,请谈一谈你的教学理念。

吕大江在教学方面,要遵循潘天寿先生“练笔在课堂、取材在自然、立意在心上”的教导和黃宾虹先生“笔墨精神千古不变,章法面目刻刻翻新”的精神,坚持“外师造化,中得心源”,我继承了父亲(吕云所)的积墨教学体系,但风格有所不同。父亲和我同样是画太行山,父亲是北宗的面皴,我可能更喜欢用南宗的线皴和点皴,父亲的黑色太行是一种苍茫厚重、坚硬沉雄、博大的交响乐般的阳刚之气!我的画可能更多了一些太行柔情的一面,出现了许多可适、可居、可行的人文情怀和苍茫氤氲、浑然寂寥、空灵飘逸之感!

在狠抓基础教学的同时,严格实施临摹、写生、创作为一体的教学环节。

首先,在课堂上通过山水画技法课徒,进而进行传统经典作品的临摹(加强室内功练习),来了解学生的基础技能与基本水平,磨练同学们的传统功力。第一意临,第二法临,第三对临,第四背临。首先,意临面对经典作品要读、看、思,领悟它的精神面貌;第二法临,抽出比较好的结晶的地方,把好的零件局部地临;第三对临,练就它什么样你要能画成什么样、练就硬功夫;最后是背临,强调练功的纯熟性!鉴于当前山水画教学中不重传统,只重“对景描摹”与“主观臆造”两大倾向,我们要特别强调对传统程式、格法的临摹与训练,对于练功,要强调“曲不离囗,拳不离手”与“死透了再活起来”,强调积墨中“厚而透”的重要性。

其次,再进入生活中写生,培养同学们的观察力、记忆力、记录生活的能力。锻炼同学们直接对景写生、对景剪裁、对景直接创作的能力,形成粗记、细记、心记的习惯。

再次,在创作课教学中,深入细致地解决创作课中的一系列问题,意在发现、引导、启发每个同学寻求不同于他人的“自我绘画语言”样式。激发同学们的想象力与艺术的“意匠、锤炼、加工”能力,引导同学们将生活原材料升华为“艺术的冶炼”的能力。

最后,坚持尊重个性、发掘个性、呵护个性、引导个性、张扬个性。着重开掘同学们的想象力与创造力。提倡多元审美,反对“千人一面”,强调“千人千面,一人一面,兹人兹面”。虽然“创造是不可言传的”,艺术个性不是教出来的,但又是可以发现、启发、引导、挖掘每个同学的创造潜力。所以,在教学中会十分强调“因材施教、启发式教学”。在毕业时,希望每个同学都能创作出“既有传统资质,又具现代精神”的山水画时代经典作品。

(原文刊于《艺术市场》杂志2018年5月号)

吕大江《奇峰出奇云》136×68cm

吕大江的山水画是从家父吕云所画“太行山”的笔墨转化过来,吕云所是20世纪80年代以太行山为题材的画家中最出色的一位,其画作《夜行太行》成为了那个时代的经典。吕大江深得家父衣钵,并回归到以黄宾虹的笔墨来描绘太行山脉,理念构架和笔墨方向清晰

——尚辉

吕大江的艺术探索,一方面要沿着传统的道路继续前进,另一方面也有自己的拓展,并取得阶段性的成果。

——于洋

吕大江的山水作品在形神兼备中获得了现代气息和现实感受,拥有精湛的表现技法和笔精墨妙的艺术修养。

——徐恩存

对吕大江来说,在复杂的多向探索中,最重要的突破是笔墨的性灵化而非符号化,是结构的自主化而非程式化。

——贾德江

吕大江的太行画作浑厚华滋、气韵生动、内涵丰富。

——王璞山

热点新闻

精彩专题

更多»

主管单位: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和旅游部主办单位:中国文化传媒集团

关于我们 | 网上读报 | 网站地图 | 广告刊例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本网声明 | 版权声明

京ICP证11060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0004 京网文[2010]0444-036 ISP许可证B2-2011008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2631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293-5 禁止利用互联网等从事违法行为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3213130 63213114

© 2017 中国文化传媒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