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砚秋深藏在巴黎的私房行头

程砚秋先生在瑞士国际学校访问 供图/程受琛

20世纪30年代是中国京剧艺术颇为鼎盛的时期,并且开始走向国际。继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梅兰芳1930年访问美国演出之后,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程砚秋也在1932年1月14日启程赴欧考察,先后访问了苏联、德国、法国、英国、意大利、比利时和瑞士等国,历时1年零两个月25天,于1933年4月7日返回北京。为此,程砚秋还做了充分的准备,学习了很长时间的外语。

我曾经见到过一张程砚秋夫妇年轻时在家中学习法文的照片,刊登在早年间的报纸上,下面的图片说明写着:“程氏夫妇每于星期一、三、五、日随法文教员习法文,图为课后于家中自习情形。”可见程砚秋年轻时的文化品位之高和意欲了解西方文化的想法,这在当年戏曲演员中是极为少见的。

欧洲之行,收获满满

在欧洲考察期间,程砚秋不仅考察和学习了欧洲各国科学的戏剧表演、发声、导演等艺术方式、方法,也了解了欧洲剧场的结构和光学、声学等在舞台应用上的情况,同时还把中国传统的京剧、音乐、乐器、武术等演示和介绍给西方的艺术界人士。

在访问瑞士时,程砚秋应邀到日内瓦国际学校讲课,教授太极拳。当他看到学校里有日本、韩国、印度等亚洲国家的学生,唯独没有中国学生,程砚秋感叹国家的羸弱,心情非常沉重。当时中国政府负责教育的李石曾正在巴黎考查,程砚秋向李石曾建议,由他本人回国义演筹集学费,资助学生入学。

程砚秋欧洲之行还有一大收获,就是经一位德国医生的手术,把幼年时被师傅打坏的腿疾治好。程砚秋的腿是如何被师傅打坏的呢?程砚秋从小出生于一个没落的满族旗人家庭,家境贫寒。母亲在程砚秋6岁时就把他“写”给京剧男旦荣蝶仙学戏了。旧时代京剧界所谓“写”,就是立下字据,如卖身契一般,把孩子交给师傅,学徒的8年期间任由师傅打骂使唤。

程永光和他的法国太太 供图/程受琛

程砚秋的师傅荣蝶仙脾气不好,对程砚秋非打即骂,呼来唤去。程砚秋在荣家经历了8年的苦难,血泪斑斑,即将出师时,师父把他的腿打伤,淤血滞留,不得医治,留下很大的血疙瘩。程砚秋成名之后曾经回忆说:“学艺的8年,是我童年时代最惨痛的一页。”

程砚秋访问欧洲期间,经过德国医生诊治和X光检测,程砚秋的腿疾诊断为“聚血肿症”。经过德国柏林大学教授、世界知名外科专家玛尔丁博士的手术,之后又有德国按摩医生几个月的治疗,才彻底痊愈。程砚秋几十年的腿疾,被德国医生治好,他也切身感受到西方科学技术的先进。

送子远赴欧洲求学

可能是程砚秋幼年学戏生涯过于悲惨,所以他成名之后绝对不准许自己的子女学戏,甚至不让他们接触戏曲。就在程砚秋赴欧考察戏剧期间,程砚秋的母亲让他的长子程永光拜在京剧老生鲍吉祥门下学戏,程永光才9岁,聪明好学,进步很快。程砚秋回国后,发觉此事,立即停止了程永光的学戏课程,决定将他送到日内瓦国际学校学习。

程砚秋回国后义演筹集到经费,除了资助中国学生到瑞士国际学校学习,还亲自到上海,送程永光登上远赴欧洲的客轮。试想一个生长在富裕家庭、祖母疼爱、父母娇惯的9岁孩子,要漂洋过海,经历几个月的远海航行,父母如何舍得?但程砚秋下此决断,一来可以使程永光远离京剧,二来可以使他学习西方的先进科学技术,学成之后报效祖国。临行之时,程砚秋给程永光带了一只木箱,里面装着几十件程砚秋穿用过的戏衣,作为纪念。

程砚秋的孙子程受琛与他的女儿程嘉丽、儿子程嘉寿 摄/吴钢

程永光只身一人来到瑞士,在陌生的国家、陌生的语言环境里,克服常人难以想象的种种困难,专心学业,在异国他乡逐渐站稳了脚跟。程永光在瑞士国际学校念书期间,结识了一位法国女同学,这位来自法国北方贫困地区的女同学生性豪爽,她的爷爷是法国北方的煤矿工人,生活艰苦。当年这些煤矿工人常在工余时聚在一起,以啤酒解乏,女同学的爷爷是工人中豪饮啤酒的冠军。女同学与程永光相爱结婚后,生下了四位子女,取名:受璋、受琨、受琛、受珈。

程砚秋孙子保存的程砚秋当年穿过的黄帔 摄/吴钢

1949年3月,程砚秋赴捷克布拉格参加世界保卫和平大会。程永光到布拉格看望父亲。程砚秋在布拉格见到了分别已15年的长子程永光,父子相逢,欣喜异常。程砚秋后来回忆:“15年未见,他变成个瘦高个子,也没学什么外国的坏习气,我对他很满意。”当时,程永光给出席和平大会的中国代表洪深、丁玲、徐悲鸿和程砚秋等口译大会发言,帮了许多忙。

长着“洋面孔”的重孙

我到巴黎时,曾经在巴黎的“山东餐馆”见到过程永光,他当时已经退休。他经常带着儿孙来“山东餐馆”吃北方菜。我的父亲吴祖光是程砚秋的电影《荒山泪》的导演,所以巴黎的《欧洲时报》还对我们的见面做了报道。可惜后来程永光逝世,我们在巴黎只见了这一面。

程嘉庆拍摄剧照 摄/吴钢

程永光的长子程受璋也娶了一位法国太太,生下了两个儿子,长子程嘉庆是程砚秋的嫡亲重孙子。他虽然不会说汉语,长着一副欧洲人的面孔,但是他的脖子总是挂着一块金牌,上面写着“嘉庆”。程砚秋如果在世,绝对想象不出他会有这么一位“面目全非”的法国重孙子。巧的是,程嘉庆与我同住在巴黎的一座公寓楼里,我住6层,他住3层。

李海燕在巴黎演出《锁麟囊》后与程嘉庆见面,中为中国祝法国大使翟隽 摄/吴钢

我工作的巴黎中国文化中心,在2016年主办的“第七届巴黎中国传统戏曲节”上邀请了中国国家京剧院的知名京剧演员李海燕演出《锁麟囊》,这也是《锁麟囊》全剧第一次在巴黎演出。这届戏曲节场场爆满,两个月前戏票就都预售出去,都是法国人花钱来买票看戏。《锁麟囊》这出以唱为主的文戏居然一票难求,但我还是预先挤出来一张戏票给程嘉庆,希望他能够来看看他祖上的剧目。演出时,我坐在第一排拍照,嘉庆坐在我旁边,通过法文字幕,他完全看懂了剧情。这是他第一次看京剧,也是第一次看《锁麟囊》。演出结束后,我带他上台,与李海燕见面,李海燕拉着他的手,分外亲近。我提议趁着这次演出的机会给他“扮上”。李海燕亲自在化妆室里给嘉庆扮戏,从照片上看,嘉庆的动作虽然完全是外行,但仍有程砚秋的神韵。

程砚秋孙子保存的程砚秋当年穿过的坎肩 摄/吴钢

异乡沉睡百年的戏衣

在法国,程永光的长子程受璋和小女程受珈都住在外地,二子程受琨已经去世。只有三子程受琛居住在巴黎,他从事理疗行业,太太也是法国人,在机场工作,生有一女一子,小儿子17岁,已经是法国中轻量级散打比赛的冠军了,看来真的遗传了程砚秋的武术功夫。

程砚秋留在法国的戏衣、彩鞋等 摄/吴钢

当年程砚秋送程永光到巴黎留学,曾给他带了一些戏衣作为纪念。程永光去世之后,这些戏衣就保存在他的三儿子程受琛在巴黎南郊的家中。由于是法国混血,他平时很少与中国人来往,因此从未有人看到过这些戏衣。我听说此事,就和山东餐馆的薛老板一起到程受琛家拜访,街尾寂静,小院深深。当程受琛打开这些戏衣时,我大吃一惊。这些戏衣全是女装,而且都是程砚秋穿过的。有很多件是长短不同的坎肩(外面穿的背心),这是因为程砚秋身材高大,在台上演出时经常穿这种坎肩,显得身材苗条一些。两双特大号的彩鞋大小有43码,一看就是身材高大的程砚秋的专属。这些戏衣一看就是手工绣制的精品,与现代的机绣截然两样。戏衣保存很好,但是从领口和袖口的磨痕看得出是穿过用过的。一件黄色的“帔”,领口的装饰绣工精致,双凤典雅,领口有暗黄色的穿用的痕迹,可以肯定是程砚秋当年在《贺后骂殿》剧中所穿的。

程砚秋用过的“锁麟囊” 摄/吴钢

特别是其中的一件锁麟囊,是程砚秋代表作《锁麟囊》中的代表道具。红色的绸布当中绣着麒麟送子的图案。上面有铁丝弯成的扣吊,是为了演出时挂在帐子里拴绳子用的。看到程砚秋用过的锁麟囊,想到此剧当年演出的盛况,也惊异此囊竟在异国他乡沉睡了将近百年之久,不胜感叹。

文章来源:文化月刊杂志 责任编辑:路雪

相关阅读:

热点新闻

精彩专题

更多»

主管单位: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和旅游部主办单位:中国文化传媒集团

关于我们 | 网上读报 | 网站地图 | 广告刊例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本网声明 | 版权声明

京ICP证11060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0004 京网文[2010]0444-036 ISP许可证B2-2011008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2631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293-5 禁止利用互联网等从事违法行为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3213130 63213114

© 2017 中国文化传媒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