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堡垒》口碑票房皆遭滑铁卢 专家把脉中国科幻电影前路

王彦/文


毫无疑问,《上海堡垒》垮掉了。上映六天,这部投资超3亿元的影片总票房1.17亿元,单日票房连续两天在200万元左右,口碑更是跌至3.2分。网络讨论中,有句短评被许多影迷以点赞的方式认同:“如果说《流浪地球》开启了中国科幻电影元年的大门,那么《上海堡垒》又给关上了”。对此,影片导演滕华涛在微博上发文道歉:“真的很抱歉,因为我相信,没有人想要去关上这扇闪着光的门。”

中国科幻电影元年是一扇闪着光的门,此话不假。因为在当代电影重工业体系里,科幻电影因其对逻辑的架构、工业的复杂性完整性以及细节饱满度等方面的高要求,被视作整个体系的头部作品。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尹鸿认为:“当一部电影以单兵突进的方式带领一个类型冲上新高度,总有些声音迫不及待地冠以‘新纪元’等说法。其实不然。偶然性无法代表一个类型,《流浪地球》的突围无法代表中国科幻电影的整体崛起。只有等我们拥有了一批基本成熟的作品,才能称之为一片类型的新沃土。在那之前,每一部作品成功与否,都值得思考。”

推及《上海堡垒》,这部诞生于所谓“中国科幻电影元年”的作品,其实带着过去六年间中国影视市场的某些旧疾。在尹鸿看来,该片不是第一个犯错的,其失误颇具代表性。

轻故事强视效重流量,新片创作完全“用偏了力量”

从客观条件看,《上海堡垒》曾被寄予希望:科幻题材,热门小说改编,尤其是这个故事中,人类在自己的家园与外星侵略者作斗争,带着浓厚的热血情绪,与暑期档气质吻合。可如今票房口碑失利,专家一针见血:该片的创作思维偏离了内容层面的亮点,“看轻了故事,强调了视效,更高看了流量,企图仰仗外部的视觉冲击来吸引观众,力量用偏了。”

用偏力量的《上海堡垒》中,诚然看得见1600多个特效镜头,也的确让中国大城市第一次在电影里成为前线,但更多的是经不起细看的科幻场景、经不起推敲的故事逻辑、无法免责的“流量思维”。

对于一部承载科幻类型片希望的影片而言,片中的科学幻想当为重中之重。尹鸿说:“科幻片最强调的世界观在这部影片里是模糊的。对未来的幻想假设需要成体系的逻辑起点,诸如敌人是谁,为什么入侵,如何反击等环节,都要周密又合理的逻辑来支撑,这些是视效轰炸无法取代的。”可惜的是,影片里不仅逻辑漏洞频出,就连科幻元素也多是观众见识过的——外星文明入侵俨然《独立日》的风格,作战工具似乎与《环太平洋》师出同门,上海的城市背景在《变形金刚》里出现过,地标建筑则已在《流浪地球》里被冰封过了一次。

科幻已然半边坍塌,遗憾的是故事和人物同样羸弱,各主要人物几乎一水的功能性人物。当潘队牺牲、路依依让江洋开战机时,观众会怀疑他们的行为能动性——没有平凡铺就的温度,何以凸显拯救与牺牲的伟大?至于鹿晗所饰角色时时刻刻面容精致,更是将六年间中国影视某些“颜值至上”的痼疾暴露无遗。

它没有考虑到剧本,没有考虑到导演风格和技法,没有考虑到工业标准与叙事的统一,没有考虑到演技,没有考虑到作品调性,也没有考虑到近年来观众的不断成熟。总而言之,“流量思维”已在过去几年划出了全盛到衰败的轨迹,而《上海堡垒》只是在六年后,为错误买了单。

中国电影仍需在工业化层面实打实探索

中国科幻电影没有硬核过吗?除了今年的《流浪地球》,早在1986年,我们就拥有过一部8.1分的《错位》。彼时,我们就能熟练地运用镜头,对复制人恐慌这种命题作文进行本土化、富于逻辑的改编了。可为什么到了2015年,《三体》传来电影拍摄消息时候,大家喊的却是“不要拍摄,不要拍摄,不要拍摄”?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会长饶曙光说:“21世纪后,中国拍不好科幻电影的原因很多,比如够硬的剧本太少,电影工业体系不够成熟。可最根本的问题,还是对市场的习惯性盲从。”《上海堡垒》正在栽这样的跟头。

这两天,中国电影界流传一个段子:时间倒拨六年,你会选择投资《哪吒之魔童降世》还是《上海堡垒》?饶曙光说:“这是个无解的问题,但又对整个业界、所有电影人充满着反讽意味,因为‘没有先例’‘零经验’‘无参照系’曾是两部电影片方共同的困境。”我们既无法事后诸葛亮般得知“流量思维”只风光了两三年,也很难在《大圣归来》等一连串动画电影崛起前,就对“神话传说就是中国动画电影的素材库”之说投以完全信任。市场给不出预判答案时,电影人一切以内容为王而做的实打实的探索,才更显珍贵。

无论是以一己之力提升中国科幻电影水平的《流浪地球》,还是正在把中国动画电影带上新平台的“哪吒”,它们的成功从来不在乎市场如何起风,而是自己如何脚踏实地,在仍旧瘠薄的中国电影工业土壤上,一步一脚印。

文章来源:文汇报 责任编辑:陈晓悦

相关阅读:

热点新闻

精彩专题

更多»

主管单位: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和旅游部主办单位:中国文化传媒集团

关于我们 | 网上读报 | 网站地图 | 广告刊例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本网声明 | 版权声明

京ICP证110609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10004 京网文[2010]0444-036 ISP许可证B2-2011008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2631

京公网安备110102001293-5 禁止利用互联网等从事违法行为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3213130 63213114

© 2017 中国文化传媒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