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化传媒网您的位置:首页 > 艺术 > 艺术评论

写生不是艺术创作的全部

 

今天我们谈写生应该看到一种现象,就是有很多艺术家把写生当作艺术创作的全部,我认为这个认识是有偏差的。因为艺术创作还需要有艺术家的艺术修养和文化修为,特别是要能够对艺术史上的大师名家,对传统经典做一些更深入的研究研习,也就是说写生和研究已有的古今中外的艺术传统是并举的,我们切不可因为要写生,废弃对传统的研究。

“山水”是中国画的概念,它并不是对客观景象的再现,我们所说的“风景”是西方油画传过来的概念,它是在一个固定的地点观看对象,观看风光,在画面上再现这样一个场景,很显然这个再现的场景非常真实地再现了此时此刻艺术家所看到的阳光、色调以及景物之间的一种空间关系,而空间、光色关系等等是欣赏风景画时最重要的价值视角。但是中国绘画中的山水画,它是主观臆想的一个空间布局,实际上是以大观小,我们把所看到的风景都放在小处、远处,这里面没有空间的变化,只有通过主观的想象,重新布排画面的山水和风云的变化,而风景画则是以小观大,这里的“小”指的是每个艺术家站立的地点和他们的观看方法,以小观大最重要的特点是小孔成镜,通过一个小孔来观看世界,而以大观小是以大的胸怀、大的意象来截取风景中的一个小部分,所以山水能够把风景,把自然对象变成主观化、意念化和情感性的重新的构置,它所表现的是以形为道的这样一种观念。中国山水画并不是视觉形象中的风光和风景,而是表现天人合一的一种道,一种关系,所以山水画中最强调它的笔墨因素,这种笔墨因素以水墨为上,强调笔性的发挥,而且这种笔性一定是和艺术家的人格境界紧密联系在一起,人格境界和笔墨格调的高低是异质同构的关系,但是在西方风景画中就没有这样一种概念,它更强调的是此时此刻你看到的风景的光色变化和空间关系的微妙的处理,这是中国画中的山水和西画中的风景的区别。

但是,中国人在20世纪引进西方绘画以后,也使今天的山水画具有了风景画的特征,除此之外,还具有了一种视觉观感效应,用笔墨来表现风景,用笔墨来画具有视觉形式感的构成,已经成为今天山水画探索的创新性的重要方向,同样,中国人画的油画的风景,也并不仅仅局限在那一点的观看方式上,也试图把在此处看到的风景和彼处看到的风景有机地结合在一起,在风景的表现中,也注重艺术家主观意象的表达,意象的风景或者是写意的风景已经成为今天中国油画家探索风景画的一个重要的路向。20世纪以来,尤其是新世纪以来,风景的概念和山水的概念在中国画和油画领域处在一种混融和混搭的状态,这种状态在更深层的意义上,体现的是中西文化的融合。同样,也把西方文化艺术和中国传统文化、中国写意精神有机地结合在一起,形成了这样两条既趋异也趋同的发展之路。

分享到:

文章来源:中国文化报

责任编辑:田卉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