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化传媒网您的位置:首页 > 艺术 > 影像

电影衍生品 玩出新高度

 

好莱坞文化衍生品被大众喜爱

国内电影收入的90%都来自票房和植入式广告,衍生品收入只占10%,而在好莱坞,一部电影的投资回报30%靠票房收入,70%靠其他收入。据中投产业中心统计,2020年,中国电影衍生品市场规模将超100亿元。中国电影市场在飞速发展的“黄金时期”,除了眼前的蛋糕,也有一些企业开始进行长远的衍生品规划。

微影时代:酒后出好设计

北京微影时代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微影时代”)涉足了电影投资、宣发、营销、票务领域,但最大的市场还在后面,那就是衍生品市场。这是一个BAT都在争抢的电影后市场。

“衍生品应该是什么样子?一提衍生品,可能很多人都会想到杯子、手机壳和抱枕等物品,但太普通、没创意,我们希望,衍生品的创意有趣、有爱、有料。”微影时代副总裁李安宁表示。

微影时代公司目前市值数百亿元。2016年9月,微影时代成立了娱悦影业,主打项目《断片》《熟女日志》《怪探司马洛》《雪孩子》。以第一个项目喜剧大片《断片》为例,《断片》的主题场景有喝酒场景、穿越场景、穷游场景等,“我们准备招募一批会喝酒的设计师,为《断片》做衍生品场景设计。在设计衍生品之前我们准备开酒Party,在酒后头脑风暴,让设计师不醉不归,出好的设计。喜剧大片+大腕+大话题+喝酒,这一定是一件很酷的事情。”李安宁说。

在国外,衍生产品往往在电影没有拍完时就已经生产出来了,这得益于好莱坞电影衍生品市场的成熟。如《超能陆战队》的“大白”,在电影开拍前漫威影业已经把设计原稿给玩具公司,后者根据玩具的模型打样先做实物,清楚配色以及具体环节上的功能是否匹配未来用户。而这个信息会反馈到制片方,制片方再根据这些信息做微调,使电影中的形象和衍生品一致。根据《超能陆战队》片方提供的资料,“大白”的角色设计用时超过1200天。设计过程中,随着动画制作不断推进,设计人员做了很多次改进。

在国内也不乏衍生品开发、销售成功的案例,《大圣归来》和天猫合作销售的衍生品曾创造出首日销售1200万元的纪录。但在国内,大多数电影片方缺乏衍生品开发意识,导致衍生品设计和生产滞后,通常在上映前赶工出来的衍生品因创作时间有限,导致短期生产的产品质量不高,且盗版衍生品横行市场。

目前,阿里、万达、中影等,纷纷布局电影衍生业务。阿里旗下的阿里影业计划在影片剧本开发阶段就介入,根据受众的消费习惯来开发衍生品,并通过淘宝、天猫平台进行销售,通过娱乐宝发起众筹。万达则与时光网合作,共建衍生品销售体验中心。中影倾向于与好莱坞电影合作,进行衍生品代理。

万合天宜:不走寻常路

万合天宜创始人兼CEO范钧认为,创作团队必须“骚浪贱”,才能完成与众不同的创意。“骚”,实际上就是内心的热情,这种热情不仅自己得有,还得感染别人。“浪”,就是无论制作还是设计都天马行空,但浪得有规矩。“贱”,就是接地气,作品是由市场和观众决定的。

万合天宜成立于2012年,是由范钧、柏忠春和叫兽易小星创建,因聚集了一批新媒体影响力人物,并拍摄了许多别具一格的新思想短片而声名鹊起。2012年,万合天宜出品的迷你剧《万万没想到》《报告老板!》点击量破20亿,脱口秀《不吐不快》也大受欢迎,此外,万合天宜出品制作了《高科技少女喵》《学姐知道》《名侦探狄仁杰》《大侠黄飞鸿》等作品。

有了《万万没想到》这样的“爆款”后,万合天宜开始把自己平台化:不同的创作团队做不同的产品,现在共有8个工作室、制片车间、4个导演工作室。范钧自嘲,万合天宜出的产品从来没有“正常”过,最新的作品《异能家庭》和《西涯侠》也一定“正常”不了。据悉,《异能家庭》推网剧的同时还要做直播、众创,里面的每个家庭成员都进行IP化,通过IP形象最后变成衍生产品。并且,《异能家庭》和《万万没想到》的粉丝一起做产品众创,在微博、微信上会发起产品众创话题,把用户想法融入到概念里。

据悉,《异能家庭》跟观众见面时,衍生品也一起推出。在范钧看来,国内影视衍生品才刚刚开始,并将成为影视文化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分享到:

文章来源:中国文化报

责任编辑:田卉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