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化传媒网您的位置:首页 > 艺术 > 艺术品

中国艺术品拍卖缓慢回升

 

2016年中国艺术品市场最后一场拍卖会在上海落槌,8.37亿元人民币的总成交额让保利拍卖的年度总成交额达到95亿元。95亿,距离保利2011年121亿的总成交额还有差距。但考虑到市场环境已今非昔比,这一数字还是让不少业内人看到市场回暖的信号。

2016年中国艺术品拍卖另一大型公司中国嘉德全年总成交额为54.3亿元,也只有2011年全年总成交额的一半不到,但相比2015年也增长20%。市场正在缓慢回升,不仅表现在拍卖公司的年终成绩盘点上,更吸引眼球的还是那些天价拍品。其中秋拍中元代画家任仁发《五王醉归图卷》以3.036亿元,创造2016年度全球中国艺术品拍卖成交纪录。

3.036亿元,也是最近五年拍场的最高数字。上一个过3亿的拍卖纪录还是2011年春拍中齐白石的《松柏高立图·篆书四言联》创下的4.255亿天价。

在那之前的五六年,中国艺术品的拍品价格纪录迅速从过千万飙升至过亿。等到过4亿的天价传来,拍品真伪、何人购买、市场泡沫等也随之传来,引发社会反思。

此后,中国艺术品拍卖市场进入漫长的调整期。大量游资撤离,最明显的标志就是高价拍品特别是过亿拍品减少。一个让人唏嘘的例子就是2012年6月拍出的“过云楼”藏书,共179种、1292册,成交价2.162亿元。仅仅半年后,共包括823部、近万册古籍善本的“广韵楼”藏书,成交额仅仅只有7498.6万元。

在这种情况下,开发新买家、培养新受众,成为各大拍卖公司的必然功课。在各方努力下,藏家逐渐从“50后”、“60后”过渡到“70后”、“80后”、“90后”,甚至出现了一个十六七岁的买家入场举牌的情形。

某“75后”的金融家花2.36亿港币买下吴冠中的《周庄》,某一线明星花4830万元人民币买走王翚的《江山卧游图》,成为坊间谈资。此外富二代“90后”买近现代书画、“80后”的工薪阶层买当代水墨,这些新买家都受到拍卖公司的高度重视。

“现在是一个开发新买家的好时候,往往几个新买家就能对市场起决定性贡献。”保利拍卖执行董事赵旭说,从每次拍卖登记号牌的情况看,每场都有三分之一的陌生号牌来交押金、竞拍。而且生号牌付款很快,2016年秋拍中以1.6445亿元成交的张大千的《瑞士雪山图》,在拍卖结束后的第七个工作日就办理了交割手续。这样的新买家多十个,市场就会非常厉害。

同时,“缩量增质”正成为各拍卖公司的重头戏。

在各方努力下,一批欧洲藏家开始不断释放家族珍藏,陆续通过拍场回流。法国古董商戴克成说,现在的市场是欧洲人在卖,中国人在买。市场高涨,欧洲很多老的藏品都在出来,被中国市场吸收。

中国买家的兴趣也开始从中国古画转向西方经典。保利华谊(上海)首次推出的“对话:重要东西方艺术夜场”,10件西画拍出了2.06亿元,毕加索《灯下的女人(杰奎琳)》以5865万元成交,成为当晚仅次于中国古代书画《元人秋猎图》的第二高价。

赵旭表示,市场整体还是偏冷淡,但一旦好作品出来是能够找到买家的。也许适当慢下来,长远看更有利于市场的健康平稳发展。(马海燕)

分享到:

文章来源:深圳特区报

责任编辑:田卉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