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化传媒网您的位置:首页 > 娱乐 > 娱乐资讯

2016年的中国电影 不看票房还能看什么

 

据中国电影报报道,2016年全年电影总票房最终定格在457亿,比上年增长3.73%。国产电影票房为266.63亿元,占票房总额的58.33%。

 
纵览2016全年电影票房市场,增幅放缓是最显著特点。与过去十年的高速增长相比,今年中国电影市场表现可算萎靡不振,这种消极状况背后的原因不外乎四点:

其一、市场监管力度加大,“票补”等非常规发行措施大幅度减少;其二、硬件设施建设趋于饱和、由其所带来的红利也相对中止;其三、好莱坞电影在中国大陆的号召力减弱,进口片表现平平;其四、电影内容缺乏创新突破,不能吸引观众走进电影院。

以上四点原因中,由以最后一点最为关键。2016一年的电影市场状况,已经充分证实,大部分观众的审美水平在提高,他们不会再傻傻在坐在电影院里两个小时,去观看那些粗制滥造的作品。而这对于中国电影的长期发展来说,无疑是一个好消息。

当然,如果抛开对于电影票房的失望——毕竟这失望很大一部分来自于某种不理智的预估,让我们单纯的从电影内容方面来考察,2016年的国产电影亦有若干值得我们留意的特点。

    奇幻类型撑起中国大片市场 未来发展值得期待

今年电影票房前十的电影中,国产电影占六部,其中奇幻类型片占四部,它们分别是《美人鱼》、《西游记之三打白骨精》、和《盗墓笔记》。

通过好莱坞电影的多年浸淫,我们对于大片的概念更多的是科幻类型,例如风靡一时的漫威超级系列,和马上要上映的《星战》系列,均属科幻类型。但对于本土电影来说,原版移植好莱坞科幻大片类型,无论是文化层面,还是技术层面,恐怕都是难以实现的。

而奇幻类型植根于本土文化,无论是视觉上还是在题材上,都容易从传统文化里找到对应的谱系,同时也让大众更乐于接受。

目前的国产电影,在奇幻类型领域,基本已经形成了“西游”系列和“盗墓”系列,我们相信接下来,鉴于电影制作机构对于“武侠”题材的升级,以及“修仙”题材的发掘,还会使国产奇幻类型更加丰富。

    香港动作片厚积薄发 撑起半壁江山

对于很多今年进去电影院看电影的中国观众来说,《湄公河探案》应该可以成为最无法忘记的电影之一。这部电影的底子毫无疑问是传统的香港动作片,然而在既定的叙事框架内,由于题材选择得当,却拍出了当代主旋律的气质。可以说,它不仅促进了香港动作片类型的发展,也填补了中国商业电影市场主旋律缺乏的现状。

今年香港电影动作片表现亮眼的远不止《湄公河探案》,《寒战2》以及《使徒行者》都给观众带来不少惊喜。

名导各有方向 评说留给影史

2016年,三位大导交出了他们的成绩单,分别是张艺谋的《长城》、冯小刚的《我不是潘金莲》、以及李安的《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当然,如果把王家卫监制的《摆渡人》也放进来,就是四位。

这四位导演和它们的作品,均由于各种原因,引发一时风波。当然,这四部的电影票房表现,也没有满足人们的期待。

在此,我们秉持的观点是:大导之所以成为大导,证明他们必然有其过人之处,而对于他们作品的评说,让我们留给时间。

   小众文艺片精准定位 表现亮眼

2016年,如果要拉一个年度话题电影榜单,《路边野餐》是可以榜上有名的。《路边野餐》凭着他在艺术上的探索,先是在各大电影节上获得青睐,接着在众多文艺青年中掀起讨论高潮,虽然票房最终表现难与商业片相比,但就其投入产出比来说,依旧是乐观的。

除了《路边野餐》,今年还有《罗曼蒂克消亡史》、《追凶者也》、《塔落》、《七月与安生》等电影都不同程度的引起讨论,他们在风格上的尝试和艺术上追求,均在业内引发肯定。

   都市浪漫总有人看 轻类型是电影院刚需

在今年大盘一路走低的情况之下,有两部电影的表现仿佛并未受到影响,那就是《北京遇上西雅图之不二情书》和《从你的全世界路过》。这两部电影一个是五一档期,一个是十一档期,一个7.8亿,一个8.1亿。整体来看,大概是今年电影市场投入产出比最高的电影之二。

两部电影都大体遵循都市浪漫类型的叙事逻辑,虽然并未表现出更多的创新和突破,却也被大众认可。

由此可见,喜剧以及都市浪漫剧等轻类型电影,对于电影观众来说,应该是一种刚需。大家未必要去电影院看一部现实主义题材的严肃电影,但是一定会跟家人或者情侣去电影院渡过一个轻松愉快的假日下午。

 《西游记》依旧是华语最大IP 师兄师父成大年吉祥物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今年的中国电影市场依然有两部西游题材电影,分别是前面提到的《西游记之三打白骨精》和《大话西游3》。如果说《西游记之三打白骨精》的票房表现多少依赖于它的精良制作,那么《大话西游3》所获得的3亿票房里,更多的是大IP的力量。

而在接下来的2017年里,我们马上要看到的还有周星驰的《西游伏妖篇》。

回忆最近几年的春节,仿佛总是有叫作唐僧的和尚和叫作孙悟空的猴子在陪着我们,我们是如此的喜爱他们,以至于像孩子一样,对这个故事百看不厌。然而故事之外,也希望我们的电影人都能保有那个和尚百折不挠的意志力,和那只猴子上下求索的精神力。(杨静)